混世小术士

2155 没给她钱

2155 没给她钱

王宝玉一阵感慨,看这群人把程雪曼吓得,多可怜啊,不就是百十万嘛,老子不差钱,“雪曼不用管那些,他们有意见尽管來找我说。”

“宝玉,你真好,等我分红之后,一定还给你。”程雪曼兴奋的几乎手舞足蹈。

“说这些就外道了,在处理假药的事情上,你是有功的,再说了,如果不是你的那几块巧克力,我们都死在地下了,雪曼,你又救了我一次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呵呵,我们宝玉有情有义这一点,哪个男人也比不上。”程雪曼赞了一句,把银行卡塞进包里,自是笑靥如花。

“对了,先别告诉别人这是我给你的钱,让我耳根先清净两天。”王宝玉还是提醒了一句。

“嗯,我懂,嘻嘻,我终于又有车了。”程雪曼笑着,很快就出去了。

春哥集团的楼下,很快又多了一辆红色的小跑车,程秘书又成为了众人议论的对象,不知内情的人,都说程雪曼又挂上了大款,也有石临东这一队的人,猜测是王宝玉赠予的,因为程雪曼和王宝玉的关系明显好了许多。

对此,程雪曼也不解释,重新获得了王宝玉的信任,脸上的傲气和得意又多了几分。

如果不是冯春玲的回归,王宝玉可能还真会跟程雪曼重修旧好,但是,他的心里还是记挂着远方的冯春玲,为了不受程雪曼的诱惑,守住对冯春玲的这份真情,王宝玉便毅然再也不上程雪曼的博客,平时跟程雪曼倒也是有说有笑,程雪曼也看到了希望一般,在一段时间内,再也沒有迟到早退过。

这天,后爸王一夫的一个电话,打破了生活的平静,再次让王宝玉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宝玉,这一次汪卓然似乎要下死手了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怎么回事儿,我也沒干任何违法的事情啊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今天召开的市委常委会议上,汪卓然重点提到了春哥集团的问題,列举了你的六大罪状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六大罪状,他娘的,怎么编出來的。”王宝玉忍不住骂道。

“我记录了一下,你先听听,看起來他的手里也有充分的证据。”王一夫道。

王宝玉也拿出笔,认真的记录起來,还真是触目惊心,冷汗频频。

第一条罪状,早期资产來历不明,说王宝玉在做官期间,标榜自己廉洁奉公,却经常出入高档场合,花钱都是大手笔;第二条罪状,个人作风腐化堕落,跟秘书在内的多名女人,存在难以启齿的不正当关系;第三条罪状,药业公司成立伊始,亿万资产來源成谜;第四条罪状,跟黑社会关系盘根错节,被人称为二当家;第五条罪状,在公司经营期间,威胁贿赂官员,曾经送过笔记本等贵重物品,并和多名干部子女关系匪浅;第六条罪状,春哥集团不断买地扩张,有一家独大的嫌疑,影响了平川市经济的均衡发展。

“爸,汪卓然说得这些罪状,都是莫须有的嘛,尤其是着第六条,简直就是不讲理。”王宝玉恼火的吵嚷道。

“我们几名常委不同意对春哥集团采取任何措施,汪卓然恼火的放话了,谁要是袒护你,就上报省委,就对谁坚决一查到底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哼,他分明就是因为儿子的事情,故意找茬。”王宝玉哼道。

“大家也都是这么认为的,目前看來,汪卓然的议案在市委得不到通过,肯定要去找省里,而且我还听说,他通过乔伟业的关系,跟一位省委副书记打的火热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爱查就随便他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能这么想,他毕竟是市委书记,手中的权势倾天,对于上述所谓的罪状,你还是要想好如何应对。”王一夫提醒道。

放下电话后,王宝玉闷闷抽了支烟,开始逐条分析起來。

这第一条早期资产问題,时间过去这么久,想必他们也查不明白,何况自己还有一个有钱的妈,嗯,能够推得掉。

第二条作风问題,也不用担心,自己毕竟是未婚,想跟随沒人管得着,假如调查这些女人的话,想必她们也不会说自己的坏话。

第三条就存在问題了,那就是后來唐蔷薇拿來的那一个亿,可是用大麻袋装來的毒资,资金的來源还要想个好办法解释。

第四条黑社会二当家的问題,王宝玉倒是不担心,毕竟自己沒有作恶的前科,再说徐彪现在干得也是正当买卖,都是企业家,彼此称兄道弟可以解释的通。

第五条嘛,送的都是不值钱的笔记本,想必构不成行贿。

第六条就是扯淡,不用在乎。

一条条仔细分析下來,王宝玉渐渐放下心了,唯一存在问題的第三条,唐蔷薇已经死了,死无对证,有能耐他们就去韩国查。

随后,王宝玉又想到一个问題,汪卓然这种高官,每天工作很忙,是怎么想到这些问題的,还是乔伟业那个犊子搞的鬼。

“王总,这个乔伟业必须除掉,以绝后患。”随后被王宝玉叫來的石临东听说情况后,皱眉说道。

“这小子真是坏透腔了,老子一次次给他机会,他倒是越蹦跶越欢。”王宝玉也很是恼火。

“我先去安排人把他调查个底朝天,他可以抓咱们春哥药业的把柄,难保他自己不是一屁股后账。”石临东说道。

“好,事不宜迟,临东,那这件事儿悄悄进行,不要让太多人知道。”王宝玉吩咐道。

“嗯,王总,还有件事儿,程雪曼那辆车……”

“我沒给过她钱。”王宝玉立刻说道。

石临东一愣,脸色变得很不好看,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程雪曼想把车挂到公司名下,我觉得不太妥当。”

哦,王宝玉虚惊一场,这个妹夫太严格,点头说道:“还是让她以个人名义办理手续吧,可以适当给大家增发点油补。”

好,石临东并未深究,转身走了出去。

石临东去暗中调查乔伟业,还是属于曲线救国的路子,还得尽快拿到他的罪证才行,王宝玉坚定了想法,开始认真思考对敌良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