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67 退休后的打算

混世小术士

“峰哥,什么时候娶我啊。”林玥问。

“就快了,帮着汪书记处理完这笔钱,我调到电信去,到时候一切都安稳了。”裴近峰的声音。

“整天帮别人处理钱,也不想着给我投资,真坏。”林玥撒娇道。

“嘿嘿,信息港改制要黄了,我必须先谋个出路,这五百万马上就能进入听风茶楼,到时候,汪书记收到了钱,咱们就好办了。”裴近峰道。

“你为什么不直接给汪书记钱。”林玥问。

“那可不行,那是行贿,这钱转了一圈,最终落在汪书记媳妇的账户上,成为经营所得,就不会有问題了。”裴近峰道。

“那你可快点,我都要老了。”林玥埋怨道。

“那就再快点,嗯,哼,这样快不快。”接着便是裴近峰喘息声和林玥的,然后便是数不尽的甜言蜜语,猛一听就跟两人感情真的挺好似的。

听完录音后,王宝玉心情无比的畅快,一阵哈哈大笑,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汪卓然晚节不保,被拉下岗位的凄惨样子。

高兴归高兴,这事儿还是必须要非常慎重,汪卓然不同于一般的小官,必须一招致命,如果通过上级调查,说不定就能扣押下來,乔伟业打伤了人,还能官复原职,汪卓然也肯定会为自己找到很多说辞,必定后患无穷。

王宝玉思來想去,还是拿起电话,打给京城的李专员。

“臭小子,又有什么事儿啊。”李专员有点不耐烦。

“您可要一定救救我啊。”王宝玉凄惨的叫道。

“怎么了,又被人绑架了。”李专员漫不经心。

“比那还惨,市委市政斧计划着要把春哥集团收为国有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按理说这事儿行不通啊,你犯了大错误了。”李专员吃了一惊。

“唉,前一段时间,市委书记的儿子制造假春哥丸,被抓了起來,结果,他就怀恨在心,总是找别扭,我生不如死啊。”王宝玉继续装出悲凉的样子。

“臭小子,自己想办法摆平啊,我们也不能伸手太长。”李专员推辞道。

“春哥集团黄了不要紧,李可人老师的全部投资可都泡汤了,那要画多少画才能补回來啊。”王宝玉搬出了李可人。

“那我跟欧阳局长说说,看看能不能让你们的市委书记罢手。”李专员这话明显在体谅李可人。

“说了也沒用,能顶一时,早晚还是有麻烦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那你到底想干什么。”李专员问道。

“现在沒办法了,只能将市委汪书记拉下马。”王宝玉道。

李专员哼了一声,“你小子胆子现在是越來越大,不过你找错地方了,该跟纪委举报。”

“他不但是市委书记,还是省委常务,官官相护,一个不小心就会捅更大的马蜂窝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听明白了,你是想通过我,直接向最上级举报吧。”李专员也是个聪明人,立刻反应过味來。

“嘿嘿,你是个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的正人君子,我相信你不会见死不救的。”王宝玉转脸又嘿嘿笑道。

“有证据吗。”

“当然有,证据确凿。”

“这次看在李可人的面子上,就再帮你一次,我只能负责将这事儿替你转交上去,至于处理成什么样子,我可管不了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那真是太感激了,改天去京城,我一定请你吃饭,不,去泡桑拿,按摩洗浴一条龙服务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去你的吧,來不來就想拉拢腐化人民干部。”李专员笑道。

机不可失,王宝玉连忙整理了一份详细的材料,用特快专递邮寄给李专员,还用红笔标志了李专员亲启的字样。

王宝玉原本以为,以政斧的效率,这事儿还要拖上一阵子,令他沒想到的是,就在一周之后,來自京城的纪检特别调查组就下來了。

省市各级领导都吓了一跳,沒等他们反应过味來,纪检组就迅速控制了听风茶楼以及卓然企业管理公司,同时将汪卓然媳妇及其他亲属的所有银行账户都冻结了。

依然坐在市委书记办公室里的汪卓然,一听到这个消息,惊得面如土色,知道大势已去,只觉得头顶一阵剧痛,血压迅速飙升,眼前一黑,随即被送进了医院。

由于王宝玉提供的证据详尽确凿,几天之后,在省委的办公室里,纪检组组长公布了处理结果,那名省委副书记和平川市市委书记汪卓然,涉嫌利用职务之便,受贿洗钱,被立刻免职,交由公安部门继续补充证据。

裴近峰当然也被免职,而汪卓然的媳妇账户上,存款居然高达五千多万,对此,这名家庭妇女居然毫不知情,儿子汪求真更是一无所知,否则也不会去卖假药,足见汪卓然做事儿之谨慎。

后來听说,汪卓然根本就沒打算动上面的钱,说是留着退休后,让不学无术的儿子做点买卖,一辈子能自己顾得上吃喝,然后好好享受享受,带着老人出国旅游,最好再从国外买个私人别墅。

先是孙子被关进了监狱里,儿子又自毁前程,汪卓然的父母整曰以泪洗面,从前那个风光无限,备受外人关注与羡慕的家庭,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,两个老人少不了互相埋怨,责怪对方沒有起到教育子孙的义务,然而埋怨之后又是默默的哭泣。

而乔伟业一下子老实了许多,作为汪卓然的秘书,他也少不了被调查,让人心寒的是,面对调查组,乔伟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甚至还说自己早就看不惯汪书记的读才作风,可惜自己人微言轻,说不上话,只能选择沉默,当然,乔伟业也沒有去病房看过汪卓然,众叛亲离的汪卓然始终不配合医生的检查,一味嚷嚷自己只求一死。

初冬的第一场雪终于洋洋洒洒的飘落了下來,先是细微的雪粒,然后便是美丽的雪花,短短几个小时,便用一望无垠的洁白,盖住了这个世上所有的瑕疵,王宝玉背手站在窗前,看着窗外银装素裹的美景,心中感慨万千。

全本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