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68 悲情牌

2168 悲情牌

走到今天,王宝玉本不愿意跟人为敌,但一步步走來,朋友的数量却一直和敌人的数量成正比。

所以,得饶人处且饶人是一句真理,但不要轻视别人,更是至理名言,汪卓然大概做梦都沒有想到,他会栽倒在王宝玉这个他一向瞧不起的商人手里,殊不知还是因为过度宠溺儿子和太过相信下属的缘故。

最上头都有了重大批示,省里更是不敢怠慢,立刻下发了文件,以汪卓然事件作为典型,进行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廉政教育活动,随后,有着学者市长美名的阮市长被正式任命为平川市的市委书记,终于应了王宝玉那次升官的预言。

一名姓李主管经济的副市长,成为了平川市的新任市长,跟阮焕新的关系非常要好,从此,王宝玉似乎已经踏上了坦途,再也不用担心政府再难为他。

政府里沒有人摆庆功宴,也沒有人前去道喜,心中有鬼的人人自危,一身正气的也感慨不断,汪卓然也是多年的老干部,也曾为了平川市的发展付出过心血的到头來如此凄凉结局,让人如何不动容。

“宝玉,傻站着看什么呢。”身后传來一个声音,王宝玉回头一看,正是神采奕奕的代萌。

“嘿嘿,又想亲哥哥了。”王宝玉打趣道。

“一直都在想,我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本姑娘成功的离婚了。”代萌得意的扶了扶眼镜,别说天价眼镜确实质量就是好,像代萌这种粗枝大叶的,竟然也能用上几年。

“刘建南终于被你榨干了。”

“这话就不对了,我堂堂市长秘书,对他付出也不少啊。”代萌道。

“这小子沒有寻死觅活吧。”

“沒有,反而还很高兴呢。”代萌道。

“真有心胸。”王宝玉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他说了,正全力准备跟我下次结婚。”代萌道。

王宝玉几乎差点就地昏倒,呆子太疯狂了,嗯,刘建南更疯狂,他们真应该成为夫妻才对,“你们俩吃饱了撑的。”

“嘿嘿,刘建南蹲监狱里实在无聊,当然自己要找点乐子,说是感受一下新婚之喜和离婚之苦。”代萌解释道。

王宝玉哼了一声,不可理喻,明知故问:“找我啥事儿啊。”

“还不是商量咱们的婚事啊。”代萌果然不出意料的说道。

“等你跟刘建南再结再离再说吧。”王宝玉很绕嘴的说道。

“宝玉,你也拿出点诚意來,不行咱们先办个订婚仪式,把这事儿先确定下來。”代萌自以为是的说道。

“跟你订婚,然后再把未婚妻嫁给刘建南,我这不是有病吗。”王宝玉瞪着不解的眼珠子问道。

“这么说就不对了,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最终跟你在一起吗。”代萌不满道。

“你一个市长秘书,根本不愁嫁,为什么非要盯着我不放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呵呵,咱们平川市,沒人比你更有钱了,宝玉,我已经替你相中了一款克拉钻戒,颜色净度都是最好的,才十七万。”代萌呵呵笑道,直言不讳,脸皮够厚。

“十七万就能打发你。”王宝玉表示不信。

“嘿嘿,我是说订婚戒指,结婚再买个大点的就行。”

“呆子,跟你说很多遍了,我们不合适,做朋友倒还是不错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可是我爷爷说了,三婚一定是你。”代萌固执的说道。

“听我说,你爷爷那是哄你的,怕你在我身上耽误一辈子,哪有爷爷盼着孙女结三次婚的。”王宝玉道,如今的他已经明白了代亮的用意,还不是知道孙女的心里有这个男人,两个人又不可能成,才故意这么说的。

“宝玉,你也太无情了吧,我容易吗,我那可怜的爷爷不在了,你看在我爷爷帮过你的面子上,也不应该这么拒绝我啊,我想爷爷了,爷爷……”代萌说着,居然落泪了。

“你爷爷跟老神仙走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瞎说,我爷爷一定早就死在外面了,你说一个老人家在外面能去哪啊,还从來沒有消息,饿死渴死冻死都有可能,说不定就在平川哪个角度里慢慢的腐朽,而家人却一无所知。”代萌不停的擦眼泪,还甩鼻涕,全无任何优雅之态。

“行了,别哭了,你爷爷还活着呢。”王宝玉说着,从包里拿出了从世外桃源拿來的那张纸递了过去。

“某年某月某日,有熟客來访,请自回,为师采药去,云深不知处。”代萌一看就彻底愣住了,果然是爷爷的笔迹。

“宝玉,我的亲老公,你在哪儿发现的。”代萌惊喜的问道。

“上次我遇险的时候,偶尔到了一处地方,就发现了这张纸条,当然,这个地方我现在已经找不到了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我爷爷还活着,兴许能回來参加我们的婚礼呢。”代萌破涕为笑。

“唉,既然知道你爷爷还活着,那就别闹了,好好找个人嫁了吧。”王宝玉又劝道。

“这跟我爷爷活着有什么关系,宝玉,我奶奶也全身是病,爷爷不在家,她老人家心里也惦记着,吃不下喝不下的,宝玉,咱俩要是结成恩爱夫妻,说不定我奶奶一高兴,就能把我爷爷忘了,你不能这么绝情。”代萌又哭了起來。

跟这个呆子真是整不明白,居然开始打起了悲情牌,心肠好的王宝玉,免不了又是一通安慰,代萌继续感叹爸爸妈妈也不容易,到现在依然坚持上班,说是不能给女儿丢脸,就盼着女儿早点嫁给好人家。

王宝玉嗯啊的答应着,最后代萌自己都说烦了,脸变得很快,几句温柔的话,就变得喜笑颜开,尽管脸上还带着泪。

“呆子,新市长对你还不错吧。”王宝玉岔开话題问道。

“还好,就是整天看我色迷迷的。”代萌道。

“得了吧,我可是听说他有老婆有孩子,再说了,你原來可是前任阮市长的秘书,他沒这个胆子。”王宝玉不屑道。

“逗你玩的,他可是个不苟言笑的人,阮市长有时候还开个玩笑呢。”代萌呵呵笑道。

“阮市长不是一直很看好你吗,沒说继续带你当秘书啊。”王宝玉好奇的打听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