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73 堵住水管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173 堵住水管

王宝玉明白程雪曼想表达什么.却装作听不懂.打岔道:“雪曼.最近还跟吕云天有联系吗.”

“有啊.这小子真好玩.总有很多搞笑的事儿.前些天.跟女朋友玩做『迷』藏.结果鼻子碰在了墙上.蹭掉一大块皮.都不敢出门.”程雪曼沒隐瞒的说道.

哈哈.王宝玉终于笑出了声.程雪曼妩媚的点了点王宝玉的额头.说道:“宝玉.你笑起來的样子很好看.阳光年轻.皱眉皱脸可就像小老头了.”

“也沒个开心的事儿.雪曼.还写博客吗.”王宝玉问道.

“哦.你也知道我有博客.”程雪曼惊讶道.

“听田英说的.也看了看.”王宝玉道.

“那你觉得我的博客怎样.”程雪曼仰起脸.满眼的期待.

“很好.很感人.但是里面哀怨的东西太多.做人不能学林黛玉.要学就学袭人.”王宝玉说道.

“袭人只是个丫鬟.有什么好的.”程雪曼不解道.

“袭人对贾宝玉沒有幻想.甘愿付出.所以最终获得了好归宿.反而是薛宝钗和林黛玉挣來抢去的.一个早早病逝.一个空悲叹.”王宝玉暗示道.

程雪曼脸上一阵黯然.沒说话进了浴室里.过了很久.才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衣走了出來.招呼王宝玉也去洗澡.

是该清醒一下.王宝玉走进了浴室.却发现里面早已放着一套高档的男士睡衣.很新.看着是沒有人用过.拿在手里.一股好闻的洗衣『液』的味道.应该是洗干净的.

脱去衣服.任凭水流冲刷而下.王宝玉却又想起自己跟冯春玲在浴室里的情形.一阵伤心.难以压制那份情感.就在浴室里哭了起來.泪水伴随着水流.不知道寂寞的流向何处.

宣泄了情绪后.王宝玉穿着新睡衣出來.精神状态好了许多.程雪曼正坐在沙发上往脚上涂红指甲.对于这一点.王宝玉很不理解.如今是冬天.穿不了凉鞋.涂红指甲给谁看啊.

“宝玉.怎么洗那么久.不怕感冒啊.”程雪曼嗔道.

“这段时间太忙.沒顾上好好搓泥.刚才好好洗了洗.稍微一搓.就是哗哗的掉泥.”王宝玉嘿嘿直乐.

“真恶心.别把我家水管给堵了.呵呵.看看.漂亮吗.”程雪曼翘起脚趾.冲着王宝玉勾了勾.

“漂亮.”王宝玉随口敷衍着.打着哈欠走进了屋里.一头栽倒在**.

“宝玉.怎么一点情趣也沒有啊.”程雪曼追进了屋内.也上了床.口中嘟嘟囔囔道.

“睡吧.梦要比现实更温暖.”王宝玉道.转过身去.将一个后背扔给了程雪曼.

“宝玉.有你在这个屋子里.我就觉得不孤单.”

“嘿嘿.这才多大的房子啊.所以你这么害怕孤单的人.不适合住大别墅的.”王宝玉开着玩笑.

程雪曼果然不高兴了.说道:“那不一样.跟房子大小不一样.宝玉.我就很喜欢你家别墅的格局.晚上在『露』天阳台看看星星.月亮.多美啊.”

王宝玉含糊的说道:“看个屁啊.十分钟就得把人冻透.赶紧睡吧.”

唉.程雪曼叹了口气.就靠着王宝玉这样躺着.一只手还是不老实的抚弄着王宝玉的头发.沒过一会儿.就传來了王宝玉的鼾声.

“真是个冤家.”程雪曼自言自语道.转身紧紧的搂着王宝玉.不知道何时也睡着了.

其实.王宝玉根本就沒睡.也根本睡不着.听程雪曼传來微微的鼾声.他大睁着眼睛看着黑洞洞的屋子.无法抑制的想着远方的冯春玲.

怎么会是这种结果.但是冯春玲结婚又有什么错.以她的眼光.一定不会挑错人的.哎.只怪自己当初不珍惜.深深伤害了冯春玲.报应啊.王宝玉后悔莫迭.尽管身后依偎着软玉馨香的程雪曼.但这一切显然对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吸引力.

身上越來越冷.王宝玉『迷』『迷』糊糊之中.仿佛來到了一座雪山之上.极目之下.空空『荡』『荡』.忽然.冯春玲笑『吟』『吟』的出现在雪山的一侧.王宝玉急忙奔了过去.紧紧抱着冯春玲大喊道:“不可以嫁给别人.我一直在等着你啊.”

冯春玲也紧紧抱住王宝玉.嘴里也一直大喊着.虽然近在咫尺.王宝玉却听不到她在说什么.

王宝玉大喊:“春玲.你说什么.我听不清楚.别嫁人.好吗.别嫁人.”

“宝玉.宝玉.我不嫁人.”一个声音传來.王宝玉『迷』糊的睁开双眼.正是程雪曼趴在他的身上.俏脸绯红的答应着.

“不.”王宝玉大喊着推开她.却昏了过去.

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.王宝玉却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**.还挂着吊瓶.母亲刘玉玲和妹妹王琳琳正焦急的看着他.

“哥.你怎么搞得.发烧四十多度.是不是身体免疫系统出现问題了啊.”王琳琳埋怨道.

“你以为掌管那么大的集团容易啊.跟你似的.三天打鱼两天晒网.儿子.放宽心啊.妈相信你能管理好的.”刘玉玲理解的说道.

“我怎么來这里的.”王宝玉依旧『迷』糊道.

“还不是程雪曼那个『骚』狐狸把你送來的.你啊.怎么又跟她搅和到一起了.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吗.”王琳琳很不满的说道.

“我们沒有什么.”王宝玉搪塞道.

“别管你哥的事儿.我倒是觉得那个程雪曼也不错.看她这幅样子.哭得跟泪人似的.”刘玉玲道.

“哼.她就是会演戏.妈.你可千万别被她的外表『迷』『惑』了.”

“这倒沒有.就是觉得那孩子似乎心头压了很多事儿.大概过得也不容易吧.”刘玉玲道.

“都是亏心事儿.”王琳琳哼了一声.

“你们不要说她了.”王宝玉皱着脸.摆手道.让程雪曼给送到医院來.还真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.

王宝玉在医院里足足住了三天.來看望他的人自然不少.乔伟业下去之后.代萌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新一任市委书记秘书.这不.阮市长派了她來探望王宝玉.这面子还真是够大.

“老公.你可要保重身体啊.那么多钱还沒花呢.”代萌笑嘻嘻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