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74 常喝奶

2174 常喝奶

“嘿嘿,呆子,你除了认钱,还认识别的吗。//”王宝玉开玩笑道。

“我认识的东西可多了,比如你这个地方,闭着眼都认识。”代萌顽皮的点了点王宝玉的下面。

“老实点,让人看见了,你可是大秘书。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“哪又怎么了,我也是个女人啊。”代萌道。

别说,代萌总能让人开心,跟她逗了一阵子,王宝玉的心情好了不少,这时,病房里进來了两个人,正是钱美凤和白英杰。

“宝玉,怎么回事儿啊。”钱美凤着急的问道。

“人吃五谷杂粮,得病是很正常的事儿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买卖做大了,就要学会管理,让下面的人去做,干嘛啥事都自己操心啊。”钱美凤道。

唉,大家都以为王宝玉是累的,殊不知,王宝玉是因为冯春玲的短信,一时急火攻心,又在楼顶受了风寒,外加洗澡时间过长,才最终住进了医院。

“白总,怎么好意思让你也來。”王宝玉跟白英杰客气的打招呼。

“都是一家人,來看看也是应该的。”白英杰道。

“对了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市委阮书记的大秘书,代秘书。”王宝玉介绍着代萌。

“代秘书,啥时候转正啊。”钱美凤不解的问道。

王宝玉哈哈笑了起來,解释道:“人家叫代萌,就姓代,当然是代秘书了。”

“你这个姓可是吃亏了。”钱美凤也笑了起來。

“代秘书,真是幸会。”白英杰连忙礼貌跟代萌握手,尽管王宝玉拿代萌不当回事儿,可是在别人眼里,代萌可是高不可攀的大秘书。

“白总,幸会,我可是经常喝你的奶。”代萌语出惊人道。

屋里的人都笑了起來,白英杰一脸尴尬,只顾着傻笑,王宝玉很严肃的纠正道:“代秘书,注意语法,白总是生产奶的,自身不产奶。”

“嘿嘿,说话那么较真干什么。”代萌红着脸笑道。

“呵呵,喜欢喝还不简单嘛,我到时候让人给你送一些。”白英杰笑道。

钱美凤连忙捣了他一下,小声说:“人家才不稀罕……”

“好啊,我喜欢喝乳酸饮料。”代萌不客气的说道。

白英杰又是一阵尴尬,道:“代秘书真是性情中人。”

王宝玉一旁看得嘿嘿直乐,代萌是有便宜就沾的那种人,白英杰以后可真得要给市委秘书行贿送奶。

“英杰,你先出去一下,我有话跟宝玉说。”钱美凤道。

白英杰很体谅的转身出去,代萌愣了愣,也跟着走了出去,钱美凤直盯着王宝玉道:“宝玉,我听说你又跟程雪曼搅和在一起,你这么做对得起春玲吗。”

“唉,你烦不烦啊,我,我跟程雪曼沒什么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沒什么,一大清早让她送进医院里,还说沒什么,你什么时候才能改了花心的毛病。”钱美凤气咻咻的质问道。

“跟你说不清楚,我老实告诉你,我这半年多都沒碰过任何女人。”王宝玉气得背过身去。

“春玲啥时候回來啊。”钱美凤问道。

“回來个屁,她要嫁人了。”一提起冯春玲,王宝玉心里又是一阵疼,神情不禁又是一阵黯然。

“嫁人,我怎么沒听说。”钱美凤疑惑道。

“你是谁啊,人家非要什么都告诉你。”王宝玉不屑道。

“也是,我们也有段时间沒联系了。”钱美凤理解道。

“你跟白英杰什么时候结婚啊,准备差不多了吧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。

“本來计划春节前,嗯,也不着急,还是等到明年春暖花开吧。”钱美凤显然是临时改变了主意:“等我有时间打电话问问春玲,也太不够意思了,结婚这么大的事儿,怎么都不和好姐妹说一声呢。”

“她也是不想给你添麻烦吧。”

“不对啊,上次她答应过我要好好考虑你们的事儿的,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主意。”钱美凤一脸疑惑。

“她又沒说一定嫁给我,而且走了之后,电话短信都很少。”王宝玉叹了口气。

“那就是你表现的不够积极,让她感觉不到诚意。”

“我等着她就是最好的诚意。”

哈哈,走廊里传來了一阵阵笑声,显然白英杰和代萌相谈甚欢,代萌叽叽喳喳个不停,一向稳重的白英杰也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“这个代秘书还真是自來熟啊。”钱美凤皱了皱眉,简单安慰了王宝玉几句,转身出去了。

代萌又进來跟王宝玉道别,还是笑个不停的说:“这个白总真好玩,一幅娘娘腔。”

“你老实点啊,他可是我未來的姐夫。”王宝玉坏笑着提醒道。

“切,我才看不上他呢。”代萌不屑道。

“人家的资产也不低,还是未婚青年,配你富富有余。”王宝玉鄙夷道。

“跟我沒关系,他要是肯跟我结婚,分一半财产然后立刻离婚,我倒是可以勉强考虑一下。”代萌大言不惭道。

“做梦吧,天底下沒几个刘建南那种傻蛋,守着我姐,你就跟人家的未婚夫勾勾搭搭,真不像话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什么啊,他非要给我送奶,我当然得告诉人家地址,然后好好谢谢人家了。”代萌翻了翻白眼。

“沒把全家的奶都要出來啊。”王宝玉鄙夷的翻了个白眼。

“嘿嘿,知我者,老公也。”代萌吐吐舌头,撒娇道:“老公,快点好吧,咱们去开房,好久沒那个了。”

“自己解决吧,本大爷沒那个心思。”王宝玉不耐烦道。

“真是的,不就是有俩钱吗,还真把自己当成大爷了。”代萌恼羞成怒,在王宝玉的下面使劲抓了一下,愤愤的走了出去。

靠,真狠啊,王宝玉捂着裤裆,疼的呲牙咧嘴,不过,他倒是清醒了,身体已无大碍,在医院里也赖了好几天,还是出院吧。

公司那边有石临东照看着,王宝玉倒也不担心,出院后,他直接回到了家里,尽管李可人和小光都去看过他,但见到王宝玉从医院回來,两个人还是非常的高兴。

“爸爸,这是我写的日记。”小光拿着一张纸凑过來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