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75 主动请辞

2175 主动请辞

“我儿子就是聪明,我像你这么大,字都不认识几个。.”王宝玉揽过小光,看起了小光写的日记。

“我的好爸爸,整天不回家,我担心又害怕……”

王宝玉笑了起來,使劲亲了小光几下,说道:“小光,爸爸以后会经常陪你的,绝不食言。”

“拉钩。”小光咧嘴一笑,到了换牙的年纪,大门牙掉了一颗,更显得可爱无比,李可人拿过來一盘水果,很郑重的叮嘱道:“小孩,过了三十,就要多注意身体,我看你就是烟酒过度。”

“大姐,别唠叨了,我以后会注意的,最近应酬多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等应酬少了,你就能整出个纵欲过度。”李可人不客气的打击道。

王宝玉连忙捂住儿子的耳朵,苦着脸说道:“大姐,不知道咱家这个是早熟的神童啊,要训你背后训,别守着孩子。”

李可人忍不住笑了,说:“对了,阮市长,哦,是阮书记,说让你出院后,领着小光去看他。”

“不是前段时间刚去了吗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清楚,可能是跟小光投缘吧。”李可人道,又说:“小光这孩子,谁见了都喜欢,幼儿园的老师恨不得把他领回家去当儿子。”

“嘿嘿,基因好,沒办法。”王宝玉得意的笑。

身体沒有大碍,既然阮书记招呼了,还是应该去一趟,王宝玉立刻开车拉着小光,來到了市委大院,看门的自然也认识王宝玉这个亿万富翁,敬了个礼,也不看证件就果断放行。

“阮伯伯。”小光欢快的喊着,就扑进了阮书记的怀里。

阮焕新抱着小光亲了又亲,还满不在乎的将小光放在大办公桌上,从下面拿出了一盒精致的巧克力,还有几本图画书。

“阮伯伯,这些图画书我都看过了,你上次答应给我买新的。”小光撅着嘴巴说道。

阮焕新拍了下脑门,面带愧疚:“小光,伯伯最近有点忙,下次一定补上,还买更多书好不好。”

“好吧。”小光点点头,开始自己吃巧克力。

“宝玉,快坐吧,我正好找你有事儿要谈。”阮焕新道。

“有事儿您尽管吩咐。”

“有两件事儿,第一件事儿,政府要建设绿色食品基地,來保证冬季菜篮子供应。”阮焕新道。

“这个项目好啊,咱们北方一到冬天,蔬菜价格就贵的离谱,好多老百姓冬天只能吃腌酸菜。”这个王宝玉深有感触,每年过冬前,村里的老百姓便会准备很多白菜,整棵的洗净腌在缸里,当咸菜或者当馅料,几乎要吃上半年。

“希望春哥药业可以在经济上支持一下。”阮焕新直言道。

“沒问題,春哥集团可以投资。”王宝玉立刻拍板。

“还有一件事儿,有人又把你给告到了省里,说春哥药业成立之初,贿赂药监局领导,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,就拿到了相关的审批手续。”阮焕新道。

过了这么久,居然又被人翻出了旧账,王宝玉不禁一愣,这个情况属实,当初确实利用了跟药监局局长洪仁越的私人关系,拿到了春哥药业经营执照的前置手续。

“阮书记,很多企业成立之初,跟我的情况都差不多,药品的临床期太长,实在是等不起,我跟洪局长交情并不深,只是和他的儿子是好朋友而已,当初的手续确实不合法,但绝不存在行贿的情况。”跟阮焕新不是外人,王宝玉毫不隐瞒的说道。

“这一点大家都清楚,要不工商局附近也不会有会计事务所,只是省里对此表示关注,我们这边总要有个说法才行。”阮焕新道。

“集团都这么大了,总不至于推倒重來吧。”王宝玉心惊的问道。

“情况沒那么严重,之前我找洪仁越谈过了,希望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,沒想到洪仁越很识大体,说是自己已经快到了退休的年纪,便主动承担监管不严的责任,只说你当初不懂。”阮焕新感叹道。

这个洪仁越还真是地道,王宝玉感激的问道:“那洪局长是怎么处理的。”

“他自认监管失职,主动请辞了药监局局长的职务,算是将你彻底保下來了。”阮焕新道。

唉,王宝玉暗自叹息,沒想到居然连累了洪仁越,这个举报自己的背后黑手,还真是他娘的可恶至极。

“阮书记,知道举报我的人是谁吗。”王宝玉恨恨的问道。

“该人沒留姓名,但是一举能举报到上面,应该是在省里有关系的。”阮焕新提示道。

不用说,这事儿肯定还是乔伟业干的,早知道他是不肯善罢甘休的,看來,还是要找机会将他彻底干掉才行。

“宝玉,虽然现在春哥集团做大了,但是企业越大,存在的漏洞也越多,管理就要更加到位,不可躺在成绩上掉以轻心啊。”阮焕新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“我明白,企业正在系统规划,准备申请质量管理认证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嗯,要做成百年的企业,就要打好底子,防患于未然才是上策。”阮焕新赞同的点头道。

“阮伯伯,爸爸是你弟弟吗。”小光慢慢的小口吃着巧克力,可能是刚弄明白这些称呼之间的关系,很好奇的问道。

阮焕新表情微微一僵,随即哈哈笑道:“小光,你爸爸不是我亲弟弟,但跟亲弟弟沒有什么差别。”

“哦,是不是我跟你亲儿子也沒有差别啊。”小光顺理成章的又问道。

“哈哈,沒有差别,好好学习,将來一定错不了。”阮焕新无比慈爱的将小光又抱进了怀里,小光用满是巧克力的小嘴巴亲了一口阮焕新,阮焕新也不擦,反而开怀大笑。

“不说还忘了,上次去省里开会,我还给小光选了两身衣服。”阮焕新说着,又从一旁拿出两个精致的服装袋子。

“阮书记,您这么忙,怎么好意思。”王宝玉客气道。

“是我不好意思才对,我都沒给女儿买过衣服,不知道合适不合适。”阮焕新笨手笨脚的往小光身上套新衣服,最后结果是一套买小了,一套买大了。

阮焕新哈哈大笑,自嘲不已,小光也跟着大笑,虽然不知道在笑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