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76 长寿丹

2176 长寿丹

看着这份浓浓的亲情,王宝玉的鼻子有点酸酸的,到底还是血脉至亲,他心里已经有了个重大的决定,落叶总要归根的,只待时机成熟的那天。//

将小光送回家,王宝玉立刻给洪立打去了电话,询问他父亲洪仁越的情况,正巧洪仁越來看孙子,王宝玉便直接驱车來到了洪立的家里。

“洪局长,沒想到居然连累了您。”王宝玉一进屋,就满怀歉意的说道。

“小王,不要想那么多,早晚都要下來,呵呵,以前就是放不下,其实退下來也沒那么可怕,现在倒是有时间经常陪小宝玩了,对不对呀,我的小乖孙。”洪仁越怀來抱着顽皮的小宝,呵呵笑道。

“我爸也是的,都是一家人,就该手下留情。”小月不满的嘟囔道。

“小月,跟你爸沒关系,我是主动辞职的,他不细查过去的事儿,已经是高抬贵手了,以后你跟洪立尽管去忙自己的事业,孩子我跟你妈來看。”洪仁越倒是理解的说道。

“也好,当官才最累呢,哥,我在家总呆着,你也要想着跟我找个事儿做啊。”小月道。

“沒问題啊,就去演艺公司吧,正好和你的专业还对口。”王宝玉立刻答应道。

“耶耶,我要上班了,老公,以后不用花你的钱喽。”小月兴奋的笑道。

“嘿嘿,家里的钱本來就是你管着,什么你的我的。”洪立道。

将孩子交给了小月,洪仁越招呼王宝玉在宽大的阳台上坐下,一边喝着清茶,一边闲聊起來,王宝玉有意让洪仁越到药业公司里当顾问,洪仁越沒答应,说难得有闲工夫,还想自在些日子再说。

“都说四十不惑,我这快六十了,还沒活明白。”洪仁越一脸失落。

当官这么久,临了狼狈退出,换了谁都不能真正释然,王宝玉安慰道:“洪局长,你们这个年纪,都是大型企业很抢手的人才,只要走出家门,一定还能有所作为。”

洪仁越摇摇头,“我迷茫的不是自己的前程,而是老天对我的安排,宝玉,我想麻烦你一件事儿。”洪仁越突然说道。

“洪局长,您尽管说,我一定尽心尽力的办好。”王宝玉拍胸脯道。

“以前洪立身体不好,但是大儿子洪治好歹还算是出息,可是洪立现在一切都好了,洪治却一直也沒有消息,怎么也联系不上,如果你方便的话,帮我找找他。”洪仁越面带伤感道。

洪仁越不提,王宝玉几乎都把洪治给忘了,因为黑手党的事情,再加上王宝玉的叮嘱,洪治一直被秘密关押,想想时间也不短了。

洪治的事情跟自己有关系,而洪仁越刚刚因为自己丢了官,王宝玉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,装迷糊问道:“洪治不是回京城去了吗。”

“这孩子独來独往惯了的,完全不考虑父母的感受,但是这么长时间,一个电话都沒有,太不正常,这两个儿子,哎,真是让人操碎了心。”洪仁越说着,眼角流出一滴泪水。

“洪局长,吉人自有天相,洪治肯定沒事儿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。

“哎,谁死埋谁,人啊,还有什么可以承受不住的。”虽然嘴硬,洪仁越的眼圈却更红了,对儿子的牵挂溢于言表。

王宝玉只能点了点头,说:“洪局长,你放心,我一定多方打听,帮忙寻找洪治的下落,如果有消息,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洪仁越表示由衷的感激,还说自己不当官了,人走茶凉,能依靠的人不多,只能麻烦王宝玉。

“宝玉,到了我这种地步,什么期望都沒有,只是希望,希望孩子还活着。”洪仁越紧紧握住王宝玉的手,泪流满面。

洪治涉嫌参与黑手党,其罪不小,碍于阚振良始终在逃,其余的黑手党分子又死在唐蔷薇的手下,因为缺少证据,也沒有对他提起公诉。

王宝玉厚着脸皮跟李专员进行了协商,又找了自己的舅舅公安局长严昊升说情,当然少不了提及洪治的父亲洪仁越对自己的帮助,好说歹说,最后两个人算是给了王宝玉一个大大的面子,念在洪治沒有造成严重的后果,且认罪态度较好,决定对他予以释放。

在一处秘密的地方,王宝玉再次见到了洪治,多日不见,洪治清瘦了很多,被限制自由的他,只能看一些医学类的书籍,这也算是对他法外开恩了。

经过长时间的反省,洪治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作为一名前途无量的医药博士,不应该贪慕虚荣,自甘堕落成为黑手党的成员。

“王总,你怎么來了。”见王宝玉进來,洪治惊讶的问道。

“來看看你是否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。”王宝玉平静道。

“后悔已经晚了,现在回头想想,真不该听信阚振良的话,说什么去国外享受荣华富贵,到底身陷牢狱,都是贪心作祟。”洪治叹气道。

“一个人安安静静,有什么收获啊。”王宝玉坐下來,递给他一支烟,笑着问道。

“政府的关照,给我拿來了很多书,我发现有一种药物配伍,能够改变基因的结构,可惜我沒有良好的医学环境,否则还能做出点成绩。”提起这个话茬,洪治满眼兴奋的说道。

“洪治,你就是个搞学术的,只有在这里面才能找到自己的快乐所在,干自己的本行多好,我就是沒有你的本事,否则,我真想当一名科研工作者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只是我沒机会了,否则,这种药物一定能有效改变人的生理机构,名字我都想好了,叫做长寿丹。”洪治无不遗憾道。

“药方能给我吗。”王宝玉打趣道。

“沒问題,只是目前还局限于理论,这里沒有实验设备,可能欠缺的东西很多。”洪治道。

王宝玉一阵哈哈大笑,拍了拍洪治的肩膀道:“洪治,有沒有兴趣继续到春哥药业工作啊。”

“我当然想,只是照目前看,能不能出去还不一定。”洪治一脸黯然。

“如果能出去,你不会再出卖我吧。”王宝玉又问。

洪治似乎看到了希望一般,发誓道:“王总,只要我能出去,鞍前马后,这辈子都跟定你了,如果出卖你,就让我感染剧毒,全身流脓而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