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77 坦克男

2177 坦克男

“好了,你爸爸刚刚辞了职,很想念你,说起來,你是沾了你爸的光,他对我有恩,因此,我费了不少周折,花了很多钱,才终于买到了你的自由身。”王宝玉嘘乎道。

“你说什么,我可以走了。”洪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激动的晃着王宝玉道。

王宝玉拉回快被洪治扯烂的袖子,皱眉道:“你要是不愿意走,还可以继续留在这里。”

“当然要走,要走,王总,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洪治激动的问道。

“马上就可以跟我走,不过,我希望你能说自己去了沙漠学习考察,忘了黑手党的事情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沙漠都是地质学家去的多啊。”

“要不就说是考察海底生物,反正呆在这里的事儿一个字都不许提,否则你还得回來。”王宝玉警告道。

“我明白,保证一个字都不提。”洪治胸脯啪的咚咚作响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先去旅馆待几天,过一段再回家,省得让外人瞧出端倪,等你见过家里父母后,就可以來春哥集团上班。”王宝玉道。

洪治被蒙着眼睛,带离这处地方,直到上了王宝玉的车,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两年躲在什么地方,不过当适应了外部的光线,看到五颜六色的景象,还是让他激动的热泪盈眶,还有什么比自由的活着更幸福呢。

这天,犹如获得重生般的洪治來了,王宝玉跟商博全和石临东做了一番工作,两人终于点头同意,让洪治进入新成立的药品研发部工作,后來,因为洪治工作勤勉,成绩斐然,再度成为药研部的经理,带头公关了很多的新药,这些都是后话。

冯春玲一直沒有任何消息,王宝玉的心情始终难以真正的好起來,在感情上,他已经彻底失去了目标。

程雪曼表现的很积极主动,总是想方设法的给王宝玉一些惊喜,经常给王宝玉买些颇有创意的小礼物,或者主动介绍哪里有新开的特色饭店,寂寞之下的王宝玉,倒也偶尔陪她出去吃饭,两个人之间的坚冰似乎正在慢慢的消融。

但程雪曼终究不能取代冯春玲,心情阴郁的王宝玉,渐渐有了些自暴自弃的想法,人生得意须尽欢,痴守一份感情,最终换來了什么,还不是痛彻心扉的伤害吗。

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里,在春哥大厦的娱乐广场里,经常能见到王宝玉的身影,似乎只有那喧嚣的音乐和嘶哑的歌声,才能让他能在酒醉中淡忘曾经的时光。

平日的王宝玉也是纸醉金迷,作风奢侈,比如,平川企业家年会的时候,酒店前面一辆辆的豪车体现着参会者不低的身价,但这都沒法和那辆呜呜作响的老式坦克相提并论,谁都知道,里面那个大声唱歌的年轻人,就是平川新贵王宝玉先生。

当然,在阮焕新的严厉批评下,王宝玉到底还是把这辆好不容易买來的旧坦克收藏了起來,心情依旧苦闷无比。

与此同时,王宝玉发现自己心理上的问題,已经影响到生理,他开始对女人有了疲倦和抵触的情绪,身体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,程雪曼几次邀请王宝玉去家里住,也都被他拒绝了。

“宝玉,你必须要振作起來,集团需要你。”这天,程雪曼终于忍不住说道。

“人生就是那么回事儿,想得到却偏失去,上天就喜欢跟人开玩笑。”王宝玉闷闷的说道。

“即便你失去了所有,还有我在你的身边,你难道就视而不见吗。”程雪曼着急的说道。

“还好你在我的身边,让我不至于太孤单。”王宝玉说道,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的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程雪曼确实在无怨无悔的关心他。

“宝玉,我想嫁给你。”程雪曼抿了抿嘴唇,一句心里话终于说出了口。

“雪曼,我也不想瞒你,我现在对女人毫无兴趣,下面的东西很久都不抬头了。”王宝玉坦诚道。

“我们都这么大了,那方面并不是生活的全部,而且我相信你这是心理问題,一定会好起來的。”程雪曼道。

“女人真的那么在乎结婚吗。”

“难道男人不在乎吗。”程雪曼反问道。

王宝玉突然愣住了,是啊,到了自己这个年纪,虽然坐拥亿万资产,但何曾不是对美好的婚姻充满了渴望。

王宝玉想了想,终于点了点头,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儿,不管娶了谁,他的心始终飘零在外,婚姻不过是一场形式而已。

“好吧,娶你的事情,我会考虑的。”

“宝玉,这,这是真的吗。”程雪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我从來就沒有骗过你。”

“哈哈,宝玉,经过了这么多事儿,我终于又可以拥有你了,宝玉,你相信我,我一定改掉以前所有的毛病,做一个全新的自己,我一定全身心的去爱你,咱们一辈子快快乐乐的过日子。”程雪曼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,蹦蹦跳跳的出去了,宛如一名情窦初开的少女,那种发自内心的满足和幸福,何尝不会感染到王宝玉呢,也许,和她,就是缘分吧。

程雪曼刚走不久,楚楚敲门进來了,在春哥集团巨资的包装下,她的名气也有了抬头的架势。

“什么事儿啊。”王宝玉沒精打采的问道。

“你看这是什么。”楚楚神神秘秘的凑过來,拿出手机,播放起一个视频。

视频上是一男两女,正在翻云覆雨,看背景是在宾馆里,王宝玉苦笑道:“楚楚,给我看这个干什么,本人最近可是清心寡欲。”

“你仔细看看,这里面的男人是谁。”楚楚说道。

王宝玉这才定睛看去,一个名字脱口而出,乔伟业,这场**戏中的男主人公竟然是乔伟业。

“从哪里得到的。”王宝玉立刻精神起來,忙问道。

“一个姐妹发给我的,说是当初乔伟业跟她显摆自己的那方面能力强,被她通过蓝牙留在了手机里,最近要换手机时,才发现的。”楚楚道。

哈哈,王宝玉开心的大笑起來,忙拿出数据线,将楚楚手机中的这个视频拷贝到电脑里,对楚楚道:“楚楚,这回儿你立了大功,我会让石副总给你加薪水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