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86 解散和保留

2186解散和保留

“我那女儿是不错,但不是经营管理型的人才,当然,女婿也不行,他们也都有各自的事业,对我这行不感兴趣,”沈文成摆手道,

“可是,我总有一种巧取豪夺的感觉,”王宝玉也坦言道,

“老弟,你想多了,大哥我诚心诚意,”沈文成再度举杯道,

王宝玉又跟了一杯,不由的问道:“兴北集团如此的总资产有多少啊,”

“三十亿左右,”

“大哥,虽然春哥集团我是老大,但凡事还需要董事会來决定,我也坦诚的说,以兴北集团目前的规模,并入春哥集团,可能也占不了太多的股份,”王宝玉道,

“关于这一点,老弟尽可以放心,作为一个商人,这点觉悟还是有的,春哥集团的股份价值,可以说年年翻番,说到底,我还是有的赚,”沈文成很理解的说道,

“大哥,你可想好了,”

“想好了,我还怕兄弟不肯接受呢,”沈文成口气坚定,

通过跟沈文成的闲聊,王宝玉大致了解了兴北集团的情况,神石旅游开发区是集团的核心支柱收入,此外,集团在机械加工、城市绿化、科技能源等领域也都有不俗的成绩,

不难预料,兴北集团的加盟,将进一步扩展春哥集团的业务领域,可谓是强强联手,锦上添花,

回去后,王宝玉找來了石临东,先行就并购兴北集团的事情,跟他进行细致有效的沟通,石临东沒有表示反对,立刻跟瀚海投资进行了联系,瀚海那边经过仔细思量,最后也表示同意,

“临东,等咱们集团步入正轨,我看就可以全面交给你了,”王宝玉对于石临东的办事效率十分满意,

“王总,又拿这个跟我开玩笑,”

“嘿嘿,我是认真的,你看,瀚海那边都只认识你,也许都不知道有我这个人呢,”王宝玉笑道,

石临东也笑了,谦虚道:“王总统筹全局,这些琐事儿当然得我们这些手下兵去做,”

其实王宝玉看石临东最近和瀚海联系很频繁,是想问问他冯春玲的情况,但石临东就是个石头,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反正沒提这个茬,而王宝玉也只得作罢,

这天,王宝玉组织召开了董事会,共同研究关于并购兴北集团一事,除了钱美凤之外,其余的股东悉数到场,

当王宝玉郑重宣布此事之后,会场的气氛立刻变得热闹起來,目前在平川市,春哥集团当之无愧是老大,排在第二的就是兴北集团了,并购兴北集团后,春哥集团将再无敌手,

侯四摸着光头,嘿嘿笑道:“老弟,真沒想到,你居然把沈文成也给搞定了,”

“是沈总主动提出的,我个人举得,兴北集团的底子不错,有并购的价值,”王宝玉心里美滋滋的,却很淡定的说道,

“兴北集团何止是底子不错,一直经营的都很好,就连集团投资焦炳那个浆果厂,现在年收入也接近四位数了,”侯四道,

提到焦炳,当初那个挂着汽油瓶子嚷嚷自焚的野人,王宝玉觉得很长时间都沒跟他联系了,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如何,是否已经彻底走出了失去爱妻的阴影,

“嗯,我爸那边盈利也已经超过四位数了,”程雪曼沒忘了显摆自己还有一个有能力的老爸,如今的兴北机械公司总经理程国栋,

“难道程秘书思乡心切,想去程总手下工作,”石临东冷笑道,

程雪曼立刻说道:“我沒这个意思,就是说我爸的机械公司干的挺好,”

“程秘书,我有必要纠正你一下,那不是你爸的个人产业,”石临东毫不客气的说道,

“哼,神经病,”程雪曼小声嘟囔了一句,心想,看在王宝玉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,等我熬成了老总夫人,第一个就把你干走,

而石临东好像看穿了程雪曼的心思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程雪曼看到,竟然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,

于敏问道:“王总,并购兴北集团将采用什么形式更妥当呢,”

“这就是今天要讨论的话題之一,”王宝玉道,

“所谓并购,当然是要重组,立刻解散兴北集团,兴北集团旗下企业全部并入春哥集团,”石临东道,

王宝玉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沒有当即表态,如果换做别的集团,当然是越对公司有利越好,而自己跟沈文成多年的交情,还真不好开口跟他说,

“这样一來,兴北集团原有的品牌优势,岂不是完全沒有了啊,”商博全犹豫了一下,对此提出了异议,

“品牌虽然也是一种无形的资产,但其时代性也注定了品牌的不稳定性,解散兴北集团,更方便管理,也有利于春哥集团的整体规划,毕竟咱们要考虑的是自己的公司,而不是对方,”石临东坚持自己的看法,

“保留原有品牌,并不会对春哥集团的经营造成冲击,相反,倒是可以分担一定的风险,”到底是两口子,于敏赞同自己男人的意见,

“我们的奋斗目标,就是将春哥集团更进一步做大,直到做成世界一流的大企业,”石临东充满豪气的说道,

“我支持石副总的决定,解散兴北集团,”程雪曼举起手來,倒是让在场的人一愣,好像太阳打西边出來了,但是石临东不为所动,甚至都沒有看她一眼,

会场上议论纷纷,支持保留兴北集团品牌和支持解散兴北集团的比例各占一半,一时间争执不下,

对于此事,王宝玉也是心怀犹豫,从他跟沈文成的交情來说,当然是保留兴北集团更好,而石临东说得也有道理,一山不能容二虎,两个集团各自经营,会带來争抢内部业务的隐患,

这个话題先暂时放下,接下來就该讨论并购兴北集团的股份问題,大家当然都想用最小的付出,换來最大的收益,石临东对此进行了细致的推算,从春哥集团目前的年收益综合推算,兴北集团加盟,最多也只能给百分之八的股份,

“这么少啊,”王宝玉对这些东西心里沒数,吃惊的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