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87 挫败感

2187 挫败感

“不少了,春哥集团目前资产合计一百八十多亿,兴北集团只有三十亿,而且未來的收益上,更是不能同日而语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大家对此什么意见。”王宝玉又问道。

大家当然表示同意,王宝玉大手一挥,立刻安排石临东、商博全和于敏三人,进一步跟兴北集团对接,光一厢情愿不行,还不知道沈文成是如何打算的呢。

三个人欣然领命,这时,因为女儿出家而显得更加清瘦的陶居海起身道:“王总,千科集团的事情,是不是也该处理一下了。”

这句话倒是点醒了王宝玉,对啊,千科集团还有十几亿的投资呢,卖又卖不出去,虽然集团早已委托陶居海经营,但千科集团目前也只能维持在不亏损的状态。

“王总,不如把千科集团也一并拿过來。”石临东想了想说道,其实他的心里也在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儿。

“千科集团目前的状况可不如兴北集团,拿过來会不会成为咱们的鸡肋啊。”王宝玉又犯了犹豫。

“如今人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,开发综合性的高档小区,也不乏是个趋势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平川市就这么大的地界,好地段都贵的离谱,再开发都要去郊区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如咱们就走出去,全国待开发的地方还有很多。”石临东一幅踌躇满志的样子。

“好,那就两件事儿一起办吧。”王宝玉拍板道。

散会后,王宝玉回到了办公室,依然担心沈文成不会答应解散兴北集团,苦心经营多年,就这样彻底失去了权力,换谁也不会轻易答应。

程雪曼來到王宝玉的办公室,笑呵呵的说道:“宝玉,你真行,我爸原來是你的领导,现在你倒是要领导他了。”

“呵呵,原來你在兴北集团,不也是你爸的上级嘛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是啊,沈文成当年开除了我,现在还不是又转回來。”程雪曼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,看來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。

王宝玉一阵皱眉,难怪程雪曼支持石临东解散兴北集团,原來还记着沈文成当初开除她的仇呢,想起这茬,王宝玉心里便像是堵了一块石头,还不是因为程雪曼泄露了杜倩倩兼职逝者化妆师的身份。

王宝玉知道程雪曼的心思,颇感无聊的说道:“过去的事儿就不要想了,如今既然有意合并,我们就是一家人。”

“一家人也总有个家长才行,我算不算他的领导。”程雪曼带着撒娇口吻说道。

“雪曼,沈总说起來对我有恩,就算兴北集团并入春哥集团,我也会给他相应的位置,我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添乱。”王宝玉冷脸道。

“呵呵,我当然不会给你丢脸,不过依我看,百分之八的股份也高,顶多就百分之三。”程雪曼道。

“行了,这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王宝玉摆手道。

“宝玉,你看这个戒指好看吗。”程雪曼伸手过來,左手无名指上戴着闪亮的大钻戒。

王宝玉不是不知道这个位置的含义,皱眉道:“你又沒结婚,带这个东西干什么。”

“这是给别人看的,表示本姑娘名花有主,呵呵,只等着您來采摘。”程雪曼呵呵笑道,神情中溢满了幸福。

看程雪曼这幅幸福小女人的样子,王宝玉也沒多说什么,不想再打击她,程雪曼又提到了买别墅,说婚后总要有自己的房子,还有,婚礼一定要非常有档次,最好让电视台全程跟着。

王宝玉根本沒想那么长远,嗯啊的随口应着,心里却想起了当年跟冯春玲拍婚纱照的场景,至于后來程雪曼又说了什么,根本就是充耳不闻。

戴着闪亮钻戒的美貌女秘书,自然引起了集团内许多人的注意,有好奇羡慕的女人还打听钻戒的价格,程雪曼笑而不答,只说是男朋友买的,不差钱。

种种相关联的事情,让大家自然联想到王宝玉,几乎所有人都认定,集团老总王宝玉,是要娶这个女秘书的。

熟悉王宝玉的人都清楚他的犟脾气,知道根本劝不住,索性也就沒人多说话了,令众人不解的是,石临东对此也沒有任何行动,反而见了程雪曼还笑两下。

难道说人都是有私心的,连石临东这样的人,也改变初衷,决定巴结一下未來老总夫人吗。

并购兴北集团的事情,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石临东等人跟沈文成等股东进行了几次接触,结果都是无功而返,沈文成对于解散兴北集团,很坚决的持有否定态度,而且对股份也持有异议。

沈文成的心思不言自明,他就是想用相互参股的方式,为此,他还给王宝玉通过两次电话,虽然口气非常客气,但明显带着不满情绪的,沈文成强调自己不缺吃喝,争取这些就是看好春哥药业的前景,为员工谋福利,希望春哥药业也能拿出同样的诚意來。

王宝玉只得陪着笑,说自己也是对兴北集团的加入非常期待,双方再各自召开股东会议,就此事拿出彼此满意的方案來。

与此同时,千科集团那边的洽谈也陷入了僵局,那些股东们也不同意低价转让集团,虽然千科集团目前的经营状况出现了些问題,但不代表就是走到了死胡同,只要是迈出步子,就能解决危机,为此,几次谈判都吵得面红耳赤,很难达成结果。

通过这两件事儿,显示了石临东在商业经验上的不足,尽管他一向自负,头脑也不乏精明,但面对这些复杂的商业问題,就稍显幼稚和武断了。

春哥集团能发展到今天,虽然石临东的付出有目共睹,但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,春哥集团之所以能够成功,还是因为春哥丸这一拳头产品,在其医疗效果上,行业上是沒有竞争对手的。

因此,众多投资商还有收购的大小企业,也都是看着春哥药业不可估量的前景來的,而并非是某个人的面子。

两大集团的事情,让石临东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感,脸上沒了笑模样,商博全等人也不知道事情该如何进行下去,个个愁眉不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