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88 随从

2188 随从

为了不因为自己的武断产生错误的结果,王宝玉对这两件事儿也只能采用暂时搁置的态度,反正春哥集团的发展依旧前景乐观,沒有这两家集团,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。

而两家集团也是持同样的态度,反正以前沒有春哥药业也是活着,说不定努力一把还能找到自己的出路。

这天,清源镇浆果公司的焦炳,被王宝玉邀请到市里做客,如今的焦炳也是年近半百,还是那幅黑瘦的样子,到底是生活条件好了,看上去比前几年还显得年轻些。

王宝玉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待了他,开口感谢道:“焦大哥,感谢你一直提供房子给我用。”

“老弟,这么说就太客气了,反正我也用不着,又不能卖,那也是个念想。”焦炳道。

“还沒找新媳妇呢。”王宝玉打趣道。

“我的心思兄弟你最清楚,这辈子都不打算找了,如今女儿果果也大了,还挺孝顺的,一个人过也挺好的。”焦炳道。

“大哥,我真是很佩服你,在感情上忠贞不渝,几乎可以树碑立传了。”王宝玉拱手道。

“唉,其实我一直想找兄弟算算,但如今兄弟的买卖做这么大,不好意思开口。”焦炳道。

“呵呵,大哥想算什么,别人不行,咱们的交情,肯定要帮忙的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。

“怎么说呢。”焦炳挠了挠头,慢吞吞的说道:“自从关婷走了之后,我就一次沒梦见过她,这也太奇怪了。”

“这不奇怪,老人们常说,一个离世的人如果体谅身边的人,就不会走进他的梦里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我以前还能经常梦见她,哪怕说说话吵一架,醒來也是高兴,可是自打她走了之后,断的干干净净的。”焦炳感叹道。

真是想不开,跟个死去的人弄那么多瓜葛干嘛,王宝玉心里这么想,但还是劝道:“大哥也别太惦记,否则让嫂子走得也不安心。”

“唉,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那就是关婷想用这种方式暗示我,我跟她的缘分到此为止,否则怎么再也梦不到呢。”焦炳叹了口气,脸上又浮现出那熟悉的伤感之情。

“大哥,夫妻那是多大的缘分啊,别胡思乱想了。”王宝玉开导着这名痴情的男人。

“兄弟,还是给我算算吧,看看我们上辈子到底是什么样的缘分,以至于她背叛过我,这些年我还是放不下她。”焦炳试探着问道。

嘿嘿,还真是沒给人算过上辈子的事情,王宝玉也來了兴趣,从抽屉里拿出了三枚铜钱,焦炳无比虔诚的去卫生间净了手,表情严肃的认真摇了一卦。

卦象很快就出來了,是《泽雷随》,如果测别的事情,这一卦当然不错,可是焦炳算得却是前世的,这方面王宝玉也沒有任何经验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卦。

为了安慰焦炳,王宝玉很直观的信口道:“大哥,从这一卦上看,你前世应该是关婷嫂子的随从,她年龄不大,你一直暗恋她。”

王宝玉原本就是乱说的,沒想到焦炳的脸上却露出了无比惊愕的脸上,王宝玉连忙解释道:“好久沒搞这套了,有些生疏,说不定嫂子上辈子是女皇,丞相也是手下啊,嘿嘿。”

焦炳依旧眼睛直勾勾的,半响才猛拍了下大腿,很是佩服的说道:“兄弟,你算卦真是神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。”王宝玉愣愣的问。

“虽然我从未梦见关婷,但却偶尔会做一个奇怪的梦,在梦里,我回到了古代,就是一名负责保卫关婷安全的士兵,只可惜从沒见到关婷本人,却听到过她的吩咐。”焦炳道。

唉,这个老大哥是不是想媳妇想得精神错乱了,王宝玉顺杆爬的安慰道:“这就对了,你守候她,保护她,所以她今生來跟你做夫妻,如今缘分已了,该放下就放下吧。”

“嘿嘿,不瞒你说,我还梦见了兄弟你。”焦炳嘿嘿笑道。

“梦见了我,我是干什么的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问道。

“嗯,你很年轻,职位不清楚,却经常跟将军们混在一起,傲气的很,从來不拿正眼看我。”焦炳道。

“那我也是当官的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是啊,连关婷都很喜欢你,我在梦里都生气啊,嘿嘿。”

靠,真是越扯越沒边了,王宝玉又问:“那是什么朝代啊。”

“不记得了,反正你穿着长袍,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。”焦炳道。

王宝玉哑然失笑,徐彪整天要回去当霸王,自己觉得他就是个怪人,沒想到焦炳也有这种奇怪的想法,笑问道:“大哥,你经常看古装电视剧吗。”

“经常看啊。”

“嘿嘿,梦由心生,这就是看古装剧产生的联想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沒想只要有关婷在,即使是做梦我也不自信。”焦炳自嘲道。

“不能这么说,反而应该理解是,大哥太爱她,时刻都想保护她。”

“心里这么想,却做不到,三十多岁,就这么走了,哎。”焦炳又是一通长吁短叹,王宝玉随便安慰了一番,陪着焦炳在春哥酒店里吃了顿饭,然后就此道别。

这一晚,王宝玉却感觉浑身燥热,总是想着下午和焦炳的谈话,老人说过,晚上不能多想故去的人,但总也停不下來,迷糊糊的也睡不着,到底熬不住,却进入到了一种梦魇的状态。

恍惚中,一名身穿白色裙子的少女,就趴在他的身上,娇嫩的嘴唇不停吻着他,他想躲开却怎么也动弹不得,喊也喊不出声。

少女就这样飘了起來,解开束在腰间的带子,露出了里面同样白色的亵衣,肌肤胜雪,弹指欲破,香肩滑润,双峰高耸,妩媚的笑容勾人魂魄。

这小模样真俊,看着也很熟悉,在梦里见过,在现实里也见过,王宝玉想起來,立刻吓得浑身发抖,这个少女就是让他和程雪曼出了车祸的冤魂,而这一次,他终于看清了少女的脸,不由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呐喊。

“不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