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91 一味傻等

2191 一味傻等

“不,就当总经理。”王宝玉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,就果断的说道。

“我这不是夺了你的职位吗。”冯春玲问道。

“我是心甘情愿的,哪怕你要走我所有的股份,我绝不会说一个字的怨言。”王宝玉满含深情的望着冯春玲,很认真的说道。

范春玲脸上并无欣喜之色,沒点头也沒摇头,又问道:“这一年來,你可是折腾了不少事儿,对了,我听说你要跟那个程秘书结婚了吧。”

王宝玉脸色一寒,问道:“石临东那个臭小子说的吧。”

“哼,她在媒体面前都说是你女朋友了,你还跟我装。”

“春玲,不瞒你说,自从收到了那条短信,我一直很迷茫很痛苦,也很颓废,甚至自暴自弃,程雪曼是对我不错,我也动过心思,但我的心你明白的,我只想拥有你,其实我从來沒有正式答应娶她。”王宝玉拍着胸口,坦诚的说道。

办公室的门口突然传來了文件落地的声音,程雪曼刚好推门听到了王宝玉的话,再看到了桌边坐着仪态端庄的冯春玲,整个人立刻宛如石化了一般,彻底的僵住了。

“程秘书,傻站在那里干什么。”冯春玲微微笑道。

“你,你怎么回來了。”程雪曼愣了好半天,一句话脱口而出。

“我为什么不能回來啊。”冯春玲反问道。

“当然能回來。”程雪曼慌乱的随口应道,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,然后又问道:“什么时候走啊。”

冯春玲冷笑一声:“不走了,不知道程秘书欢迎吗。”

“欢,欢迎。”

冯春玲站起身,走到程雪曼面前,看似亲昵的抓住她的手,笑道:“我怎么感觉程秘书不怎么欢迎我啊。”

程雪曼感觉得出冯春玲手腕的力度,还沒说话,王宝玉插了一句:“我请來的人,谁敢说一个不字。”

程雪曼失望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挣脱开冯春玲,扭头跑了出去。

冯春玲微微叹了口气,说道:“宝玉,你真的不打算跟她结婚了吗。”

“不,只要你一天不结婚,我就守候着你。”王宝玉坚定的说道。

冯春玲脸上泛起了甜蜜的笑容,轻声道:“宝玉,如果我真的结婚了,你还会记得我吗。”

“我会默默的注视着你,除非夕阳落下再也不升起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油嘴滑舌。”冯春玲白了王宝玉一眼,起身道:“走吧,我坐了两夜的火车,又累又饿,先陪我吃饭吧。”

“吃我都沒问題。”

“你就是个臭男人,我才不稀罕呢。”

王宝玉连忙乐颠颠的陪着冯春玲下楼吃饭,随后,又让她在酒店住下,考虑她太累,也沒有过多纠缠。

“臭小子,冯春玲回來了,你也早点告诉我。”王宝玉叫來石临东埋怨道。

“嘿嘿,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。”石临东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“对了,你真觉得冯春玲适合担任总经理吗。”王宝玉认真的问道。

“王总,这正是我想跟你说的,我石临东佩服的人不多,但绝对佩服她,我个人希望她能担任总经理一职,带领春哥集团继续向前走,如今集团越來越大,我的管理水平明显不够。”石临东很是坦诚的说道。

“那我就退居二线。”王宝玉又问。

“当然不是,无论到何时,你还是企业的老大。”石临东目光坚定的说道。

王宝玉并不在意总经理这个职务,之所以找來石临东,是怕石临东有想法,尽管冯春玲各方面硬件条件担任总经理都合格,但石临东毕竟是元老,对集团的付出巨大,如今石临东能想得开,他也就可以放心了。

“哈哈,有了你们这两个左膀右臂,春哥集团何愁不发展。”一时间王宝玉壮志踌躇。

“嘿嘿,我可算不上,她才是。”石临东难得谦虚。

“要过年了,春节上班后,立刻召开董事会,一起研究冯春玲担任总经理的一事。”王宝玉拍板道。

一直快到天黑,也不见程雪曼再进來,王宝玉还是忍不住去敲了敲程雪曼的门,生怕她有个一差二错。

里面微微传來了一声进來,王宝玉推开门,发现程雪曼正躺在沙发上,头发凌乱,身子蜷成一团,显得非常可怜,满地都是沾满泪水的卫生纸。

见王宝玉进來,程雪曼动也不动,依旧在擦着眼泪,双眼红肿的已经不成样子,王宝玉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,关切的问道:“雪曼,你这是怎么了。”

“我沒事儿。”程雪曼抽了一下鼻子道,又滑下两行泪。

王宝玉长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雪曼,我了解你的心情,但我还是要说,我现在的心里只有冯春玲一个人,以后,我们还是做朋友吧。”

程雪曼默不作声。

“雪曼,我也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。”王宝玉真心道。

“宝玉,我想问问你,以前不说,最近你有沒有感觉到我为你做出的改变。”程雪曼无神的问道。

“看到了,我很高兴,也很欣慰。”

“哎,就知道我问了也是白问,恭喜你,终于把她等回來了。”程雪曼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。

“别这幅样子,感情并不是生活的全部,更不能勉强。”王宝玉劝道。

“你走吧,从今以后,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任何承诺。”程雪曼道:“其实以前我做得都是对的,人就该为自己活着,耗尽心神的做那么多,不也什么换不回來呢,何况是一味傻等。”

“雪曼,你这话是在赌气吗。”

“……”

王宝玉轻轻拍了拍程雪曼的手,尽管心情很纠结,还是硬着心肠走出了程雪曼的办公室,当断不断反受其乱,他在这方面吃的亏都能写一本书了。

从來都闻新人笑,有谁知道旧人哭,王宝玉平静了心情,敲开了冯春玲房间的门,睡了半天的冯春玲,显得更加神采奕奕,她呵呵笑道:“宝玉,这个礼物送给你吧。”

“哦,什么啊。”王宝玉接过冯春玲递來的一个大大的包装盒,打开一看,感动的又要落泪。

(恭喜“流窜犯001”成为本书又一位订阅堂主,感谢对小术士的大力支持,术士村:221982509,期待大家的加入,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