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92 又回来了

2192 又回来了

正是当年王宝玉跟冯春玲在影楼拍的结婚照,当初以为被冯春玲毁掉了,却沒想到,她竟然一直都带在身边。

“春玲,你真漂亮,咱们结婚可以省去拍婚纱照这个步骤了。”王宝玉翻着影集,发自内心的说道。

“我这是物归原主,年后我就要嫁人了,新老公看了会不高兴的。”冯春玲道。

王宝玉表情一滞,不顾一起的上前搂住了冯春玲,大声的喊道:“春玲,我不要你嫁给别人,他是谁,我要跟他展开竞争。”

“你可沒有他有实力。”

“是不是侯文雄,我要找他谈判。”

见王宝玉这么紧张,冯春玲开心的笑了起來,轻点着王宝玉的额头道:“傻瓜,逗你玩的,我可不舍得放弃亿万富翁的帅气王总啊。”

“吓死我了。”王宝玉长出了一口气,随即,将炽热的嘴唇贴上了冯春玲的樱唇。

呜呜,冯春玲被王宝玉吻得几乎透不过气來,好不容易才推开他,红着脸嗔道:“你想憋死我啊。”

“嘿嘿,小别胜新婚。”王宝玉欣喜的发现,蔫头巴脑很久的下面,开始蠢蠢欲动,又想将冯春玲推倒在**。

冯春玲断然拒绝,理由很简单,这几天身体不方便,闯红灯有害健康。

王宝玉跟冯春玲走出了房间,毫不避讳的在一起吃饭,还不停的给冯春玲夹菜,冯春玲也不避嫌,也不时给王宝玉夹菜,还体贴的替他擦掉嘴上的食物渣。

王宝玉感动的一塌糊涂,冯春玲何等谨慎的人,这么做的态度已经很明确,终于公开了和自己的关系,于是看她的眼光更加炽热。

两人的卿卿我我,自是又引來了一片艳羡之声,毫无疑问,春哥集团老总的绯闻女友,又换了主角。

“春玲,真像是做了一场梦。”王宝玉眼神始终沒有离开冯春玲的俏脸,由衷的说道。

“我也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,但是,那个为我们造梦多年的人,一定不会又好下场的。”冯春玲的脸上微露出了一抹杀气。

“一定要查清这个人是谁,他娘的,害得老子受了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。”王宝玉跟着说道。

“切,我为了你独守空房,这些年你可沒少了风流快活。”冯春玲不屑道。

“春玲,你要理解,一个被爱妻抛弃的男人,心理有些扭曲是正常的。”王宝玉厚着脸皮道。

“净找借口,那些坚守感情忠贞不渝的男人怎么说。”冯春玲问道。

“嘿嘿,那是我的楷模,向他们学习。”王宝玉嘿嘿笑。

“老实交代,这一年來又风流过几次。”冯春玲问道。

“我对天发誓,真的一次都沒有,搞得下面的小弟弟都冬眠了。”王宝玉举手发誓道。

“才不信呢,刚才你还想让我跟你上床,这会儿就说不行了。”冯春玲白了王宝玉一眼。

“我这个小弟弟,非常神奇,见到别人就死气沉沉,一看到你就欢天喜地,大概还是畏惧艰难,喜欢轻车熟路。”王宝玉越说越过分。

“呸呸。”冯春玲终于被说红了脸,但忍不住还是轻声笑了起來,随即举起杯,说道:“宝玉,庆祝我们再度相逢。”

“嗯,永远不分开。”王宝玉跟了一句。

“哼,你要是敢背叛我,我一定让你下面的小弟弟永远抬不起來。”冯春玲轻哼道。

“女皇陛下,小的一定忠贞于你。”王宝玉做出惊恐状,自然惹得冯春玲又是一阵大笑。

打情骂俏的吃晚饭,两个人都沒有回去,又來了王宝玉的大办公室里,将沙发掉了头,就这样相拥着躺在沙发上,望着满天璀璨的星辰,说了一晚的悄悄话。

而就在旁边的屋里,程雪曼也沒有走,王宝玉和冯春玲毫不掩饰的笑声她听了个清清楚楚,两人关门之后就再也沒有出來,傻子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。

程雪曼泪水涟涟的看着黑漆漆的窗外,情绪无比复杂,那样的不甘心,却又无可奈何,几次推开窗子想要一跃而下,可是低吼的风声却吓得她再次关上窗子,自己根本沒有自杀的勇气。

整晚,程雪曼都沒有闭上眼睛,黑夜的恐惧时刻侵扰着她,而她却看不到一丝光明,突然,这一刻,她竟然想家了,只有那个永远爱她的爸爸才会在乎自己,还有那个可爱的小弟弟,起码算是亲人,就连那个向來不喜欢的后妈,好歹看着爸爸的面子,见了面还得笑一下。

可是在春哥集团呢,除了王宝玉,程雪曼发现自己一个朋友都沒有,石临东的态度很冷漠,冯春玲的眼神里也总有说不出來的寒意,那个从小就暗恋自己的傻小子,长大后的翅膀却硬了,随便忽闪几下便能带给自己一身的伤,只怕是以后再无法指望。

不,我不甘心,我哪里比不上她们,为什么,为什么,程雪曼懊恼的将头深深埋在沙发里,不愿意再想未來的日子。

将集团放假的事情交给了石临东后,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就带着冯春玲回家,两个人先是來到了小岗村,真正來看望未來的岳父岳母。

两位老人家听说女儿再也不走了,还有可能年后结婚,嫁给平川市最有钱的男人,老两口简直乐得合不拢嘴,对于这个姑爷将女儿勾搭回來,更是感激有加,十分满意。

又在小屋里住了两晚,冯春玲做出了一个决定,那就是跟王宝玉回神石村过年,王宝玉喜不自胜,因为这意味着,冯春玲已经答应了做他未來的妻子了。

当王宝玉的车子再次停在别墅的门前,钱美凤带着两个孩子立刻迎了出來,可是,当她看见冯春玲的时候,一下子也愣住了。

“美凤,想死你了。”冯春玲主动上前给了钱美凤一个拥抱。

钱美凤就僵在那里,双眼无声,喃喃说道:“春玲,你又回來了啊。”

“嗯,这一次不走了,我们姐妹以后就能经常聚聚了。”冯春玲点头道。

“宝玉,你终于迎來了春玲,祝贺你。”钱美凤很不甘心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