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93 俩疯子

2193 俩疯子

“阿姨好,你的头发真漂亮。”小光好奇的打量着冯春玲的栗色头发。

“小嘴巴真甜,你是小光吧,小家伙,真可爱。”冯春玲抱起了小光,仔细打量着小家伙,眼中闪过了一抹慈爱的神情。

“阿姨,我不可爱吗。”多多撅起小嘴巴。

冯春玲呵呵直笑:“多多真是越长越漂亮,比妈妈还漂亮呢。”

钱美凤摸了摸自己的脸庞,叹了口气:“小光,以后就叫这个阿姨妈妈吧。”

“怎么又來了一个妈妈啊。”小光不解的问道。

“她是你爸爸的妻子,就该叫妈妈。”钱美凤沒好气道。

小光已经长大了,吱吱扭扭的叫不出口,冯春玲也不在意,从包里翻出了一块高级的巧克力给他,据说,这一块就值好几百。

“嘿嘿,你找媳妇了。”多多拉过王宝玉嘿嘿笑道,小丫头今年的个子长得很快,几乎都到了王宝玉的肩膀。

“多多,你觉得还满意吗。”王宝玉小声问道。

“还行吧,对了,给保密费。”多多伸出手來,一脸坏笑。

“什么保密费啊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当然是我叫你爸爸的事情,还有啊,我妈对我说过的话,我可跟谁也沒说,她可真是傻女人。”多多坏笑道。

女儿已经长大了,开始知道评论大人的事情,王宝玉爱怜的摸了摸多多的小脑袋,果断的摸出了一沓百元大钞作为封口费,多多立刻欢天喜地的拉着小光去买小食品了。

对于冯春玲,一家人都很熟悉,见儿子终于领回了未來的媳妇,还这么聪明漂亮贤惠有能耐,最主要的是,两个人投脾气,看上去很恩爱。

贾正道和林召娣乐得几乎合不拢嘴,林召娣干脆放下了手中的家务,拉着冯春玲不停地说话,贾正道找了半天,也沒找到什么礼物可以送给儿媳妇,干脆送上了一道护身符,倒也十分搞笑。

被露丝拉來一起过年的李可人,也送给了冯春玲一件礼物,正是一幅画,画上有两只鸟,并肩站在树枝上,一只歪头看另一只,而另一只微闭着眼睛,一脸的陶醉。

冯春玲满是幸福的将东西小心的收起來,系上围裙非要下厨房,厨房内已经传來了糊味,钱美凤已经将鱼彻底煎成了黑泥鳅一般的颜色。

斜眼瞥见厨房内忙乎的钱美凤和冯春玲,王宝玉又想起了东风村的那段曰子,这两个人就是如此在厨房内忙碌着,唉,要是回到旧社会就好了,干脆两个都娶了。

这当然是王宝玉一厢情愿的幻想,听干爹说,美凤明年五一就要嫁给白英杰,甚至白英杰已经在省城为美凤买了一栋大别墅。

“那结婚以后岂不是要住到省里了,那谁來照顾你们啊。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。

“闺女嫁出去了,不是还有儿子吗。”贾正道沒好气的说道。

王宝玉脸寒了一个,多年來,正是因为家里有美凤,所以他从未在老人养老问題上犯过难,“嘿嘿,爹说得对,等美凤结婚了,我就把你们接到市里去住。”

“我跟你爹就希望你们过得好,都这么忙,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林召娣今天异常高兴,总是笑个不停。

吃饭的时候,钱美凤终于有了笑模样,一家人倒是蛮开心的,贾正道又高调宣布了一个让众人几乎跌破眼球的决定,收露丝做干女儿,拥有跟王宝玉和钱美凤同样的地位。

独单身处异乡的露丝很惊喜,感动的差点就哭了,忙不迭的按照国人的礼节,给贾正道和林召娣叩头,如今不差钱的老两口,递上了上万元的大礼包。

尽管王宝玉对干爹的草率决定有些微词,但只要干爹干妈高兴,再认一个女儿又有什么,更何况这也能露丝真正找到了家庭的温暖。

“露丝,认亲不是简单的喊一声爹娘完事儿,要尽孝,伺候他们,懂吗。”做为干姐姐,钱美凤一本正经的说道,不时拿眼神白王宝玉,其实就是说他根本沒有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。

“都听美凤姐的。”露丝倒也挺乖巧。

“小姨好。”多多伺机站在露丝面前,大家愣了一下,随即哈哈大笑了起來,如果按美凤那边论,露丝可不就是小姨嘛。

露丝显然对这个称呼很满意,当然也懂多多的意思,少不了给这个小机灵鬼塞一摞红票票。

“呵呵,多多哪里都像你。”冯春玲小声在王宝玉耳边笑道:“可惜我不能生了,否则也想要个自己的女儿。”

“咱们不是还有小光嘛,咱们就是他的亲人。”王宝玉安慰道。

看着两个人亲密的窃窃私语,钱美凤又是一脸黯然,她忍住眼中的泪水,不断提醒自己,王宝玉跟了冯春玲,对于她來说,是最放心的结局。

午饭过后,王宝玉和冯春玲一块徜徉在神石水库的堤坝上,放眼望去,一片洁白,纤尘不染,美好而纯净的世界,佳人在旁,让王宝玉觉得无比的幸福。

这时,王宝玉看见了水库的冰面上,走着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男孩,他一边踢着脚下的雪,一边高声唱着歌。

“春玲,我以前就跟他一样,一直孤单着,却要装出快乐的样子。”王宝玉指着小男孩,深情的说道。

“别这么煽情,他是真的快乐。”冯春玲嗔道。

“可是他确实看起來很孤单。”王宝玉道,拉着冯春玲向着小男孩跑去。

小男孩听到了身后传來的脚步声,居然做出了一个奇怪的举动,那就是撒腿就跑,脚步飞快,边跑边喊:“玲玲,來了两个疯子。”

“疯子,太吓人了。”从一个树丛后,突然钻出來一个正在提裤子的小姑娘,看起來倒是有几分的清秀。

王宝玉停住脚步,仿佛感觉眼前的情形非常熟悉一样,两个小孩子惊恐的回头,拉着手迅速消失了踪影。

“看你又自作多情了吧。”冯春玲也是捂着嘴笑。

“呵呵,我有一种感觉,我们就像他们一样,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,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