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99 扒了外套

2199 扒了外套

什么,省厅又绕过地方來抓人了,王宝玉立刻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就往兜里摸,打算再次亮出自己的国安证件。

而对方好像是看出來王宝玉的心思,两个人眼疾手快,上前一步阻止住王宝玉,使得他动弹不得。

“你们干什么,。”露丝也同时亮出拳头。

“露丝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王宝玉忙示意露丝不要冲动,陪着笑脸道:“各位,是不是你们弄错了啊。”

“你涉嫌威胁恐吓官员,省厅已经接管了这件案子。”这名警员说道。

“扯淡,根本沒影的事儿。”王宝玉梗着脖子道。

“具体情况回去再说,快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警员道。

王宝玉挣扎着还想去摸兜,但是对方根本不给他机会,其中一名警员还提醒道:“不要耍花样,否则,我们就要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了。”

不跟着走肯定是不行了,这里人來人往,王宝玉也不想把事情闹大,大不了去了之后再说清楚,王宝玉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,转身对露丝说了一句:“找商博全”,就跟着这些人上了不远处的警车。

尽管王宝玉一路上反复试探到底因为什么抓自己,这些警员们却是一言不发,目光冰冷,省城很快就到了,随即,他便被推进了一间只有一个小窗户的屋子里。

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自己的外套竟然还被这些人给扒了,什么证件也够不着。

直到这一刻,王宝玉依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儿,不过,有一点他却能够确定,省厅绕过地方直接抓人,一定跟乔伟业有着必然的联系。

不过幸亏当时身边有露丝,露丝是何等机灵的人,一定会找到可以救自己的人,稍安勿躁,王宝玉调整呼吸,不断自我安慰。

两个小时后,终于进來两名警员把他带到了一间前面有铁栏杆的审讯室里,迎面坐着三名警员,中间的那名方头大脸的警员冷冷的问道:“王宝玉,知道你为什么抓你吗。”

王宝玉摇头,确实不知道,警员拿出了一个光盘,播放了起來,上面正是一个女人在宾馆里跟一个男人翻云覆雨的场景,看起來倒是有些熟悉。

“想起來了吗。”警员又问。

“沒有。”

“再给他放一遍。”警员说道。

王宝玉耐着性子又无聊的看了一遍,对方问道:“这回想起來了吗。”

“沒有,你们抓我來,该不会就是想放片给我看吧。”王宝玉还是摇头,确实沒想起來。

“哼,视频上的男女你总该认识吧。”警员冷哼道。

王宝玉瞪着眼睛看去,终于看清了上面的这对苟合**的男女,正是环保局局长吴军和小涵。

难怪看着熟悉,自己曾经确实有这么个东西,但是这个片子早就删了啊,怎么流出來的,王宝玉的脑子一阵急转,终于想明白了,小涵当初是给了自己一份,可并不代表这婊-子手里沒有啊,肯定和她也脱不了干系。

“看着眼熟,想不起來了。”王宝玉道,事到如今,必须要装傻了,到底也不能认账。

“你还真是顽固,那我们就只好挑明了,你采用威胁恐吓现金收买等手段,迫使被害人黄涵涵偷-拍下这段视频,又拿着这段视频,威胁迫使平川市环保局局长吴军撤销了对你的行政处罚。”警官道。

操,原來是为了这件事儿,不用说,肯定是乔伟业干的,王宝玉立刻红头涨脸的嚷嚷道:“这是无中生有,栽赃陷害,本人根本不知情。”

“无中生有,哼,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啊,我们已经掌握了切实的证据,你最好老实的交代。”警员道。

“交代什么,我什么都沒干,你们这是滥用权力。”王宝玉大声喊道:“要查也得是市公安局來查,我不服。”

“你涉嫌逃避的罚款高达一个亿,这么大的案子当然得交给省厅來处理,而且受害人强调,你在市里的关系网很大,简直是无法无天。”警员冷脸说道

“他娘的放屁,说破天,老子也是无辜的。”王宝玉叫嚷道。

“顽抗到底,只能罪加一等。”警员拍着桌子道。

“老子无罪,就是弄死我,也不会承认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几个警员相互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其中一名警员起身出去,很快就带进來一名女人,衣着普通,面容憔悴,正是小涵。

“黄涵涵,你认识这个人吧。”警员问道。

小涵看了一眼王宝玉,看见王宝玉的眼中几乎都要冒出火來,不禁浑身一颤,迅速低下头不敢看他,但还是小声说道:“我认识,他是春哥集团的老总王宝玉。”

“那你当面说说,他是如何使用威胁恐吓收买等手段,迫使你去陷害官员的。”警员道。

“我,我开始不同意,后來他,他找了一伙黑社会,威胁要强**,我只好答应拍下跟吴军的视频,随后,他又给了我一百万。”小涵道。

“王宝玉,这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警官的嘴角挂起了一丝嘲笑。

“警官,她的话有问題,我要是威胁她,干嘛还给她钱啊,给一百万也叫威胁。”王宝玉瞪着小涵说道,意思是,你个臭婊-子,拿了老子的钱,反过头來还反咬一口。

警员却不理会这些:“王宝玉,你到底认不认识她。”

“我确实认识她,那是因为,她跟那名叫金裕昌的骗子,两次拿着假的猫儿眼骗我,后來,我根本就沒接触过她。”王宝玉坚持不承认,此刻一松口,势必将陷入万劫不复。

“还真是个硬骨头,把他先带下去,呆会再接着审讯。”警员摆手道。

王宝玉又被掐着肩膀带了出去,只见那名警员给押送王宝玉的那两人使了个眼色,王宝玉心头一颤,知道要对自己采取大刑伺候了。

唉,老子可是亿万富翁,竟然要受这份罪,他不禁嚷嚷道:“我要见我的律师。”

“会让你见到的。”警员冷哼的一声,很是不屑。

王宝玉被带到了另外一个屋子里,沒有窗户,更沒有监控,里面的灯光昏暗,中间只有一把破椅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