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00 回去擦屁股

2200 回去擦屁股

随即,王宝玉就被死死的用手铐铐在了脏兮兮的椅子上,一名警察则拿來了一本杂志,想要对王宝玉进行无伤痕的殴打。

好汉不吃眼前亏,王宝玉连忙哀求道:“二位,我有的是钱,你们只要放了我,我会给你们钱的。”

“唉,不是我说你,老实交代就省得受这份皮肉之苦,你都要进去了,还谈什么钱不钱的。”其中一名警员竟然可怜的叹了口气。

“就是,不打你,怎么能够出成绩啊。”另外一名警员也说道。

“你们这是刑讯逼供,将來要坐牢的。”王宝玉见利诱不成,又吓唬道。

“放心,不会留下任何伤痕,只会让你觉得五脏具裂。”先前那名警员道,一边说着,还捋起袖子,拿起了警棍。

唉,沒想到老子英雄一世,竟然要遭此大难,真是上天不公,王宝玉长长叹了口气,闭上眼睛,准备接受非人的殴打。

然而,就在此时,突然传來了敲门声,手持警棍的警员去开了门,只见一个声音低低的问道:“打了沒有。”

“马上就动手。”

“别打了,上头有令,放了他。”那个声音说道。

这个低沉的声音,对于王宝玉而言,却如同天籁之音一般,随即,他被松开了手铐,两名警员满脸堆笑,说道:“刚才是一场误会。”

“艹,你的脸变得也太快了吧。”王宝玉恼道。

另外一名警员不知从哪里又取來王宝玉的外套,客气的说道:“王总,我们也都是听上头的,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

不往心里去才怪,王宝玉披上衣服,一心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,也不说话,随即,门外出现了两名看肩章职位不低的警员,一路将王宝玉带了出去。

门口正停着一辆车,一看这个车牌号,王宝玉差点热泪盈眶,正是市委的一号车,市委书记阮焕新的车子。

王宝玉可不想跟这些警察们道别,立刻上了车,车上坐着两个人,正是代萌和商博全。

“宝玉,你沒事儿吧。”商博全无比紧张的问道。

“沒事儿,再晚一会儿,我就要被打得住院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老公,你怎么又惹事儿了。”代萌道。

王宝玉白了代萌一眼,沒说话,商博全却只当是沒听着,老总的风流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,自顾自的继续说道:“露丝跟我说了这事儿,我就立刻跟上头汇报了,李专员给省里打了电话,说你是国安人员,即便出了事儿,也要先内部解决才行。”

“老商,真是谢谢你了。”王宝玉无比感激的抱拳道。

“唉,就是我已经脱离了组织,否则,在平川的时候,我就说啥也要把你拦下來。”商博全道:“对了,你今天忘了带证件吗。”

提起这茬,王宝玉满肚子的火:“带了,但是他们好像知道这件事儿,根本不给我亮证的机会,而且,一进屋就把我衣服给扒了。”

商博全皱眉说道:“看來这件事儿是有预谋的,胆子也太大了,竟然敢跟国安抗衡,不过你放心,李专员已经给省里交代过了,他们以后应该不会再对你采取行动。”

王宝玉自然知道这一点儿,感激的点了点头,代萌发动了车子,哼道:“宝玉能出來,也不全是国安的功劳。”

“对了,代秘书,阮书记的车怎么來了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阮书记知道了这件事儿,第一时间就给省委书记直接打去了电话,说春哥集团是平川市的经济支柱,法人被抓会引发社会问題,同时,也对省厅直接抓人表示强烈不满。”代萌道。

“阮书记可真够意思。”王宝玉由衷的说道。

“听说,省委书记因为此事也恼了,那名公安厅的宋副厅长,被叫去交代问題呢。”代萌道。

“靠,他是咎由自取。”王宝玉不由的骂了一句。

车子一路返回了平川市,商博全回了集团公司,而王宝玉则跟代萌一道,直接來到了市委书记阮焕新的办公室。

阮焕新的脸色非常的难看,气哼哼的看着王宝玉不说话,王宝玉连忙抱拳施礼,感激道:“阮书记,这次真是太感谢您了。”

“到底有沒有这回事儿啊。”阮焕新冷着脸追问道。

“有。”王宝玉沒敢撒谎,老实的承认了。

“你,你真是大胆妄为。”阮焕新指着王宝玉,气得手都在颤抖。

“阮书记,那也是形势所逼,环保局的罚单可是一个亿啊,还要停产,春哥集团差点因为这事儿黄了。”王宝玉争辩道。

“那你也该和我反应反应啊。”

“嘿嘿,当时您都是泥菩萨。”王宝玉小声嘟囔了一句,心想,当时的复杂程度你又不是不知道。

阮焕新一言不发好半天,才又问道:“把事情的全部经过给我老实的讲一遍。”

王宝玉面若寒噤的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,阮焕新听完后,气得直拍桌子,恼道:“你还真是沒有王法了,我,我这就跟省里汇报,把你再抓起來。”

“阮书记,那个吴军也不是什么好人,我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。”王宝玉急急解释道。

“你不能拿这个当作违法的借口,王宝玉,你的胆子现在是越來越大,不给你点苦头吃,将來早晚把天捅塌。”阮焕新恼道。

“阮书记,你就饶我一次吧,起码让我把春哥集团发展起來,多为平川市做点贡献再说。”王宝玉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“哼,我听说你的左膀右臂能力很强,有了他们,你这个老总可以放心坐牢。”阮焕新沒有退让的意思。

“阮书记,我抓起來沒什么,小光谁來照顾啊,从小沒有妈妈,我要是再进去,这孩子敏感,肯定天天伤感。”王宝玉知道不妙,连忙搬出了挡箭牌。

阮焕新拿起电话的手终于放了下來,又狠狠瞪了王宝玉一眼,说道:“要不是看你是小光父亲的份上,我绝不会饶了你。”

“您看下一步该怎么办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还能怎么办,别以为事情就这么了了,赶紧回去擦屁股啊。”阮焕新拍着桌子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