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01 弥补机会

2201 弥补机会

好,王宝玉点头哈腰的从阮焕新的办公室里退出來,心里不由嘟囔了一句,官升脾气长,这话一点都不错。//

“老公,又死里逃生了。”代萌从旁边办公室露出脑袋。

“我是谁啊,谁敢不给我个面子。”王宝玉吹嘘道。

“切,阮书记骂你那么大声,我都听见了。”代萌鄙夷的又缩回脑袋。

从市委出來后,王宝玉立刻打电话给徐彪,简单说了下事情的经过,让他尽快安排巴哥这伙人躲起來避风头,徐彪立刻吩咐下去,将巴哥等人就安排到葡萄园的另一处密室里。

“这个臭婊-子,死有余辜。”徐彪愤愤的骂道:“要是让老子逮着她,一定有她的好果子吃。”

“大哥,现在这口气还真得咽肚子里,那个小涵肯定处于被监视状态,咱们要去找她报仇,无异于自投罗网,千万不能上那个当,咱哥俩都低调些,大哥也不要轻易露面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而王宝玉也找到石临东等人,就说那天在开会,根本就沒出去过,为了安全起见,他甚至还将电脑的硬盘摔了重换了一个,防止用某些恢复软件再找到那个视频,以绝后患。

案子按照规程,被转移到了市公安局处理,局长严昊升可是王宝玉的舅舅,磨叽了两天才开始采取行动,为王宝玉争取销毁罪证的时间。

几天后,市公安局的有关人员才慢腾腾将王宝玉叫了过去,象征性的再次询问小涵的事情,王宝玉当然是矢口否认,随后市公安局例行公事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取证,沒有找到巴哥等人,也沒有在王宝玉这里发现任何证据,此事也只能暂时放下,基本上不了了之。

但无论如何,小涵提供的视频是真的,环保局局长吴军被市纪检部门控制了。

“吴军涉嫌作风腐化,肯定要被拿下的,只是目前他还沒承认你用这个东西威胁他,宝玉,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。”夏一达埋怨道。

“当时情况紧急,哪个企业的发展,不得采用一些非正规的手段啊。”王宝玉找借口道。

“企业永远都有关口,别拿这些当借口。”夏一达嗔道。

“嘿嘿,小夏,你说话的口气跟阮书记一样,目测,你将來一定是官运亨通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。

“正经点,兴邦让我转告你,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。”夏一达再次叮嘱道。

“我懂,这事儿是要坐牢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乔伟业、金裕昌和小涵,郁闷不已的王宝玉,对这几个人几乎恨之入骨,恨不得食其肉啖其髓。

纪委经过一系列的调查,吴军承认了跟小涵有非法关系,这纯属是别人设计陷害,自己其实也是受害人,如今悔不当初,愿意接受组织的任何处罚。

但吴军却始终沒承认王宝玉用此威胁他,还真是出乎王宝玉的意料,难道说吴军已经立志做个好人了吗。

随后,王宝玉从代萌的口中听说,阮焕新私下找过吴军,还谈了足足两个小时。

王宝玉这才恍然大悟,一定是阮焕新给吴军做了工作,说不定答应以后找机会让他官复原职,吴军怀着一份希望,这才肯放过自己的。

查无实据,一场险些进大牢的风波终于平息了,王宝玉先是给李专员打去电话表示感谢,李专员免不了又骂了他一顿,王宝玉也不恼,领导骂几句,总比住公房吃窝头要强。

而市委书记阮焕新的做法,当然也让王宝玉感激不已,阮焕新沒有不良嗜好,王宝玉想了好久也沒有想到可以报答他的东西。

这天,看着容貌气度越來越像阮焕新的小光,王宝玉终于痛下决心,暗地里做了一件事儿,这天,他再次带着小光來找阮书记玩。

“小光,这么沉了,伯伯都要抱不动了。”阮焕新高兴道。

“阮伯伯,以后我要像你一样,长得高高的。”小光比量着自己的脑门,认真说道。

“小光,也要像阮伯伯学习,做一个好领导。”王宝玉连忙补充道,阮焕新则白了他一眼,依旧沉浸在亲情之中。

“阮伯伯,我要自己走。”小光挣扎道。

“再抱一会儿。”当着王宝玉的面,阮焕新毫不掩饰对小光的感情。

“阮书记,感谢你又一次帮了我。”王宝玉真诚道。

“以后少惹点祸,别以为企业做大了,就有恃无恐,我这么做也不全是和你的私交,而是平川市经济需要发展,不得已,才挑中你这个瘸子将军。”阮焕新又瞪了他一眼,放下小光,又送给他一套新买的电子词典。

“谢谢阮伯伯。”小光拿着电子词典,跳到沙发上玩了起來。

“阮书记,我刚刚给孩子改了名字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改名字了,不叫小光了。”阮焕新一愣,脸上颇有些不甘和遗憾。

“还叫小光,只是不再随我姓,我将他改名为阮小光。”王宝玉道。

阮焕新顿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,随即也明白了王宝玉的意思,无比欣慰的同时,眼中甚至出现了泪光,他微笑着摆手说道:“宝玉,你不必这样,不管孩子姓什么,都是阮家的后代,再说了,这不是暴露了我跟小光的关系吗。”

“你放心吧,我把这一切都安排得很好,绝不会暴露你的。”王宝玉道,他先是找了一家姓阮的老两口,将小光的户口转移了过去,顺理成章的叫做阮小光。

“宝玉,这样岂不是太委屈你了。”阮焕新道。

“阮书记,小光总是要回來的,我能想得开,能够养育小光,我就很知足了。”王宝玉真诚的说道。

阮焕新又推让了几次,王宝玉一直坚持,阮焕新也就很感动的答应了,毕竟小光也是阮家男孩子中的独苗,他何尝不想让小光回來呢。

“阮小光。”阮焕新喃喃自语:“宝玉,你说这是不是天意,当初小光,哦,我是说弟弟阮焕光,他绝望的带着伤痛离开家的时候,比小光大不了多少,沒想到,老天又将他的儿子在这个时候送到我身边,好在还有可以弥补的机会,心里不再有那么强烈的遗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