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05 除非你赶走她

2205 除非你赶走她

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,那程雪曼怎么也有了幻觉,而且两个人的幻觉还是一模一样。//

不要慌,慢慢想,自己和程雪曼划船,然后尿尿,然后滑到山底,然后……对啊,代亮写着烂诗的那张纸还在自己的手里呢。

王宝玉忙翻出了那张纸,这就是世外桃源确实存在的有利证据,然而,等王宝玉打开后,却发现纸上的墨迹已经模糊,根本就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王宝玉坚持认为自己沒有出现幻觉,大概是神仙的作为,常人不能识破,王宝玉只能这般自我安慰,那般景色怡人、与世无争的桃花源,今后只能永远的存在脑海里了。

就在几天之后,程雪曼再次气急败坏的找到了王宝玉,恼羞道:“宝玉,冯春玲太过分了。”

“又让你加班了。”王宝玉道,就知道这两个女人根本处不好关系。

“比那还过分,她免了我总裁秘书的职务,让我去资料室当资料员。”程雪曼委屈的泪花在眼眶直打转。

王宝玉一愣,冯春玲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,程雪曼好歹也是当了多年的秘书,虽说能力一般,但也足以胜任总裁秘书,何必要去当资料员。

想了想,王宝玉说道:“我一会儿去问问她怎么回事儿。”

“宝玉,我觉得自己上当了,她,她还把我的股份给骗走了。”程雪曼鼓足了勇气,终于说出了真相。

“什么,你的股份给了她,为什么啊。”王宝玉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“她说,她答应不再跟你交往,交换条件之一,就是我的股份,大概这件事儿你还不知道吧。”程雪曼一股脑全都说了出來。

“扯淡,拿老子当条件,以为老子娶不上媳妇啊。”王宝玉立刻怒了。

程雪曼一看这个架势,稍微有点安心,“宝玉,现在我很后悔,不该把股份转让给他,你看,能不能……”

“能个屁,一个个都学会耍心眼儿了,你们也太拿自己当回事儿吧。”王宝玉起身气咻咻的就來了冯春玲的办公室。

冯春玲就在大桌子后面看材料,见王宝玉一脸铁青的进來,根本不在意,也不说话。

王宝玉上前夺过冯春玲手中的东西质问道:“春玲,你为什么骗走了程雪曼的股份。”

“宝玉,注意你的用词,是她愿意给我的。”冯春玲反问道。

“春玲,程雪曼是什么样的人,我比你还清楚,沒有好处,她能白给你。”王宝玉质问道。

“既然你清楚,这样的人不配持有公司股份。”

“她只有百分之零点几而已,你何必咄咄逼人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哼,咱们春哥药业的实力你是清楚的,这些钱也可以让人成为大富翁。”

“春玲,你是有预谋的对吗。”

“当初我说要变更股份,你也沒说不答应啊。”冯春玲不以为然。

“我那不是相信你吗。”

“程雪曼沒什么贡献,就是个吃闲饭的,沒有理由拥有任何股份。”冯春玲坚定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时哑口无言,从整个集团上下看來,确实程雪曼贡献最小,但是,这点股份也是王宝玉原來主动给她的,如今什么也沒有,传出去,岂不是有点杀驴卸下磨的味道。

过了一会儿,王宝玉还是说道:“春玲,你把程雪曼的股份还给她吧,你想要股份,我给你就是了,多少都行。”

“哼,这是两码事儿,你的股份我不要,她的股份必须拿下。”冯春玲坚持道。

“那我就把自己的股份转让给她,我不能让企业元老寒心。”王宝玉固执的说道。

“这里的元老我都认识,想必他们都乐见于此,股份转让是必须经过董事会同意的,你的要求不会被通过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春玲,我真是看错了你,原來你是如此的小肚鸡肠。”王宝玉恼羞的嚷嚷道。

“你还是擦亮自己的眼睛吧,集团要想发展,容不得所谓的私人感情,程雪曼的水平根本就不适合当秘书,给我的资料一沓糊涂,还是去资料室先锻炼一段时间吧,再说了,她被媒体爆出精神有问題,也有损集团的形象。”冯春玲固执的说道。

“以前她给我干得时候就挺好的。”

“任何一个脑子沒问題的小姑娘,都可以做端茶打水打扫卫生的活。”

“你就不能让着她点。”王宝玉耐着性子商量道。

“能。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除非你撤了我这个总裁的职务。”冯春玲语气十分坚定。

唉,如果眼前不是冯春玲,王宝玉指定会暴怒,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总裁赶走,可冯春玲不是别人,她可是自己日思夜想盼回來的未婚妻,怎么能够下得去手呢。

大家都不喜欢程雪曼,自己也是知道的,说到底冯春玲也是女人,有点妒忌心很正常。

“宝玉,我知道你不高兴,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集团好,程雪曼她需要从基层开始锻炼,如果在资料室干的好,我可以考虑让她当部门经理的。”冯春玲终于退让了一步,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柔情。

“你以后不会赶她走吧。”王宝玉警惕的问道。

冯春玲沉默了片刻,“宝玉,如果我要赶她走,除了你,大家都会拍手称好。”

“你还是容不下她。”

“呵呵,我还沒有说完,宝玉,你放心,只要是你不赶她走,我绝对不会主动提出。”冯春玲看似善解人意的说道。

王宝玉点点头,“那就这么办吧,我去跟她说一声。”

一番好言规劝,又是一番升职的承诺,程雪曼终于无奈的点头答应去了资料室,她这多年的秘书职位,就这样被冯春玲无情的给撤了。

王宝玉突然觉得程雪曼很可怜,也许时过境迁,当初那份美好的回忆逐渐褪色,但是王宝玉从來都沒有恨过她,希望冯春玲信守自己的诺言,不会赶走她。

随后,王宝玉又找來了石临东,变更股份的事情,这小子不可能不知情,居然从不跟自己说,还有其他的股东,也一定是他做的工作。

“临东,你们擅自变更了程雪曼的股份,这么做是沒把我放在眼里,还是就想着把我架空啊。”王宝玉十分不高兴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