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06 换了秘书

2206 换了秘书

“王董,我从沒有想过要架空你,但是相信冯总的做法是正确的,如果她想变更其他人的股份,我一定会跟你汇报的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我就不明白了,你们为什么非要揪着程雪曼不放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是我们揪着她不放,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你,你给我说明白了。”王宝玉听出石临东的话里有话,瞪着眼睛追问道。

“王董,我觉得冯总的安排很合理,程雪曼多大的能力就担多大的责任,她动不动就公开说自己是你的女朋友,这样影响很坏。”石临东找了个牵强的借口。

王宝玉压住火,认真的说道:“可是你们从來沒有意识到一个问題,程雪曼越可怜,我对她的怜悯就更多一些,假如她能过得好,也许我反而会松手。”

石临东哼了一声说道:“那是你沒有看清她的真实嘴脸。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石临东张张嘴,想脱口而出程雪曼的累累罪行,但想起冯春玲的话,还是忍住了,含糊道:“她目的不纯,一直以來,就想当你的妻子,这一点儿,我绝不会答应。”

“我的事儿跟你有屁毛关系。”

“你的事就是集团的大事儿,程雪曼她就是一个祸水,死不足惜。”石临东开口骂道。

“滚,要不是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,你……”王宝玉气得几乎说不出话來。

“哥,难道你为了程雪曼,全然不顾我们这些人吗,你究竟有沒有好好问问自己,程雪曼在你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位置,你难道沒有发现,自己对她的感情很莫名其妙吗。”石临东被骂愣了,一脸黯然的连声问道。

看着石临东这幅样子,王宝玉到底是心头一软,放缓语气道:“临东,我虽然宠着程雪曼,但大事儿不是从來就沒有交给过她,我一直最相信的还不是你吗。”

“如果你糊涂到那个地步,我也不会留在你身边。”石临东倔强的说了一句实话。

“好了,出去吧,我心里很烦。”

“哥,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。”石临东擦着湿润的眼角,转身出去了。

自从程雪曼进入资料室以后,一切似乎都变得安静起來,冯春玲自己沒要秘书,却给王宝玉安排了一个,正是魏冬妮。

王宝玉不知道冯春玲此举是什么意思,但他确实喜欢这个小丫头,一看见她那张单纯的小脸,就觉得很开心。

而得知魏冬妮当上了王宝玉的秘书,程雪曼气得几乎睡不着觉,几乎终曰以泪洗面,她心里极其不喜欢魏冬妮这个乡下丫头,但是,就这样一个丫头,也爬到了她的头上去,还跟自己心仪的男人在一起。

魏冬妮很乖巧,从不多言多语,白天给王宝玉当秘书,端茶倒水,传达工作,详尽安排王宝玉的曰程表,不得不说,自打魏冬妮來了之后,王宝玉才明白,有个好秘书是多么省心的事情。

魏冬妮不喜欢闲着,白天总是忙忙碌碌的样子,而晚上又去陪着杜倩倩,共同完成杜倩倩的新书《雪漫荒山,》

杜倩倩因为上次魏冬妮的事件,被造谣有拉拉的嫌疑,沒想到却因祸得福,等谣言一过,后來的名气更加响亮,新书的订阅率屡创新高,几乎达到了一字一元的高度,当然,杜倩倩也是吃独食的那种人,还是将一部分收入给了魏冬妮。

“冬妮,你跟着倩倩一起写书,也不差钱,为什么要來给我当秘书啊。”这天,王宝玉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。

“嘻嘻,大哥哥,我就想在你身边,不为了钱。”魏冬妮道。

王宝玉的心中荡漾起一丝的幸福,他始终记得冬妮小时候一直说要嫁给自己的誓言,如今,他早就不把这个誓言当回事儿,但听小丫头的话里,似乎还沒有忘记过去的事情。

“嘿嘿,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这样吧,等你嫁人的时候,大哥哥一定随一份大礼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现在城里都流行晚婚,不着急,对了,大哥哥,我看了一篇报道,说是年龄差八岁的夫妻,都会很幸福,有根据吗。”魏冬妮道。

真是个小人精,自己跟她就差八岁,还玩起了暗示,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不能信这些,不是有那么一句名言嘛,幸福的夫妻,幸福的原因都一样,而不幸的夫妻,却各有各的不幸。”

魏冬妮再沒说话,很安静的给窗台上花盆里细心的浇水,接着又把王宝玉的烟灰缸洗的一尘不染,随后,又取來当天的报纸,细心的平铺在王宝玉的办公桌上,倒上了一杯热腾腾的香茶。

不能不说,魏冬妮做着一切要比程雪曼强多了,工作量多了好几倍,但从來不叫苦叫累,纯净的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微笑,不争不抢。

“春玲,咋想起來安排冬妮给我当秘书呢。”王宝玉來到冯春玲这里,笑呵呵的问道。

“怎么,对这个安排不满意。”冯春玲大有深意的看了王宝玉一眼。

“当然满意,只不过,我怕……”王宝玉说道,有些吞吞吐吐。

“呵呵,你怕自己把持不住吧,宝玉,如果你喜欢冬妮,我是不会拦着的。”冯春玲满不在乎的呵呵笑道。

“说什么呢,我想说怕你多想,春玲,我心里只有你。”王宝玉不悦道。

“我可是认真的哦,以后我会非常忙,不可能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,我看冬妮就很合适。”冯春玲笑呵呵的说道。

“啥意思啊,你是嫌弃我了吗。”王宝玉有些恼羞。

冯春玲起身,轻轻环住王宝玉的腰,笑道:“我就怕你嫌弃我,冬妮哪里都比我强,我还真怕被她比下去。”

王宝玉转过身,搂住冯春玲,认真的说道:“其实女人不用互相攀比的,关键得看她在男人心目中的位置,比如你,几乎把我的心都给塞满了,谁也进不來。”

“呵呵,花言巧语,不说这些,宝玉,如今集团的资金很充裕,我计划成立个投资部,不能光靠买东西赚钱,有效的投资也能分担风险。”冯春玲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