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19 自驾出行

混世小术士

“真是一首好词,说得透彻。”王宝玉由衷赞了一句,令他沒想到的是,陶然只是扫了一眼,就把这首词给了王宝玉,略显落寞的说道:“师父的意思我好像懂了。”

“老主持是啥意思。”

“佛法本无法,禅关一念间。”陶然高深莫测的说完,竟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心酸,泪流不止。

老主持就是陶然的在身父母,也许旅游一圈很是不舍得,王宝玉安慰道:“陶然,咱们很快就回來了,到时候多给老主持带点礼物,什么蜜蜡的手串啊之类的。”

陶然微微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知为何,总觉得心酸。”

告别了陶然,王宝玉就回去准备,要去一趟,顺便去开开眼界,不能不说,冯春玲当了总裁后,他变得一身轻松,集团上下的事情,根本不用怕沒人打理。

“春玲,我想去一趟。”王宝玉找到了冯春玲。

“哦。”冯春玲先是一愣,随即微微笑道:“是一件好事儿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,却故意说道:“说句心里话,我可是一时一刻也不想离开你啊。”

“离开一段时间,也有利于咱们之间的感情,去吧,带上你喜欢的人。”冯春玲大方的说道。

“哪有啊,我就是自己想出去逛逛。”

“哼,你哪次出门落单了啊,说吧,这次想带着谁去。”冯春玲哼道。

“我看程经理工作挺累的,招呼她一起去吧。”王宝玉有意逗冯春玲。

“你敢。”冯春玲秀眉一立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“那你跟我去。”

“我哪有那个命啊,你可以带上露丝,让她提高警惕,好好保护你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嗯,还要带上一个人,静月庵的静然师父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原來那个大歌星吧,带着吧。”冯春玲沒有反对。

“嘿嘿,你就不怕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。

“虽然你有吃窝边草的毛病,但我相信,你应该不会对一个出家人动坏心思吧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嘿嘿,那当然不会,放心吧,如果我犯了错误,佛祖一定会惩罚我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对了,多玩一阵子吧,回來的时候,给我捎个转经筒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你不会也对佛教感兴趣吧。”王宝玉惊道。

“我才不信呢,准备送给一个罪孽深重的人。”冯春玲沒好气道。

为了安全起见,除了露丝,王宝玉并沒有对外人说起过此事,简单收拾了一番后,开车去接上陶然,三个人就自驾游,直奔而去。

按理说,这么远的路程,应该坐飞机,至少也是火车,可是,王宝玉还是选择了驾车去,思量着既然出來一趟,那就多看看沿途的景色。

已是入秋的季节,空气中充满了清爽的味道,王宝玉和露丝交替着开车,陶然一身僧服,独自坐在后座上,看着窗外,言语很少,手中的念珠却是转动不停。

“哥,她是我见过最虔诚的尼姑。”露丝小声说道。

“人各有志,露丝,她所追求的超脱,其实值得我们敬佩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你不会哪天也出家了吧。”露丝笑问道。

“嘿嘿,我要是出家,肯定是个花和尚,佛跳墙那种的。”王宝玉嘿嘿直笑,窗外的自然美景,让他有种远离尘世喧嚣的快乐。

车子一路疾驰,经过了无数的检查站和加油站,夜色渐渐的黑了下來,几个人也沒找旅店休息,轮番到后座睡觉。

几天之后,车子终于驶入了青藏公路,进入到一望无垠的寂寞之地。

路上的车流很少,风轻云淡,碧空如洗,随着车子不断向高原攀登,天空就越发的蓝,白云也越发的低。

尽管王宝玉预备了高原反应的药,还是有了些缺氧的感觉,好在情况并不严重,只是头有些微痛。

露丝并沒有太大的反应,陶然微闭着双目,调整着呼吸,也是面如泰山,见王宝玉总是揉额头,便教了他一些吐纳之法,王宝玉也跟着调整呼吸,效果还真不错,症状竟然全部消失了。

“嘿嘿,哥,她喜欢你。”露丝趁着陶然闭目修行之时,小声对王宝玉说道。

“是曾经喜欢过而已。”

“才不是,我看她现在心里还有你。”

王宝玉也并不感觉到惊讶,毕竟是个年轻女孩,虽然遁入佛门,六根尚未清净,实属正常。

“嘿嘿,其实沒什么,我叫你哥,不也是偶尔惦记你吗。”露丝开玩笑道。

王宝玉瞪了她一眼,都是兄妹了,还说这种话,而露丝则吐舌头扮了个鬼脸。

“露丝,以后想给自己找个什么样的对象。”王宝玉随即又补充道:“别说什么找我这样的鬼话。”

“阳光帅气,高大。”

“嘿嘿,上次那个吕云天怎么样,他对你也挺有好感的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。

“对,就像他那种的,至于有沒有钱不是太大问題。”露丝诚恳的说道。

“他可是个花花公子,女人要是找到这样的老公,肯定得累死。”

“那是这种花花公子沒有碰到我,哪个部位碰了其他女人,我就卸了哪块。”露丝哼声道。

王宝玉不由笑出了声,也对啊,露丝一身武艺,将來找老公肯定训得服帖的。

当车子驶上一个高坡之时,王宝玉突然看见公路边上有一个藏民,身穿破旧的衣衫,每走几步,就伏身叩拜,而且是五体投地,将整个身体都扑在地面那种。

王宝玉不由停下了车,冲他招手道:“老乡,上车吧,我们捎你一程。”

这名黑脸庞的藏民微微一笑,露出了洁白的牙齿,摆了摆手,用汉语说道:“我要一直跪拜着去见活佛。”

“那要何年何月啊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无论何时,总会到达的。”藏民说着,再次跪拜了下去。

“宝玉,走吧,这是他们的一个传统。”陶然道。

王宝玉发动了车子,真心的赞道:“真有毅力,佩服。”

露丝也竖起了大拇指,表示由衷的佩服,陶然却黯然道:“论起向佛之心,我不如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