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20 秃鹫

2220 秃鹫

“各有各的方法,他这也是执着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执着,执着,你就知道这么说,如果世间之人,能有他这番毅力,还有什么做不成的事儿呢。”陶然绽开笑颜,白了王宝玉一眼道。

“然然,你是不是又进了一个层次啊。”王宝玉问道,陶然一路几乎无话,难得出言调侃,嗯,可能是想通了,还是红尘多快乐。

“是啊,我想明白了,此行必有收获,也许就能解开心中的疑惑。”陶然面带欣慰的说道。

露丝忍不住插嘴道:“我觉得你哪里都像个修行人了,就差一点。”

陶然谦卑的问道:“请施主指示。”

露丝毫不避讳的说道:“你要是能放下心里牵挂的那个人,肯定就能立刻成佛。”

王宝玉使劲咳嗽了一声,埋怨道:“露丝,别仗着自己是个外国人,就拿着心直口快当借口,你吃喝玩乐样样占,还好意思给出家人讲佛法。”

露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陶然却一脸认真,还不由轻轻叹了口气,大概还是被露丝说中了心思。

又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跋涉,终于望见了拉萨,这个让无数人向往的地方,路边多是柳树和白杨,稀稀落落,而且粗壮不一,大概和高原地区不易存活的原因有关。

远处的小山则连绵向远方,几多飘荡的白云,刚刚升起的太阳努力的往上攀爬,此时,缺氧的感觉淡了,人却精神了起來。

“回到了拉萨,回到了布达拉,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,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……沒完沒了的姑娘她沒完沒了的笑……”王宝玉扯开嗓子唱了起來,惊起了路边树枝上两只角百灵,露丝和陶然都捂着嘴笑。

拉萨的街道宽敞整洁,充满了异域风情,王宝玉找了个地方停好车,背着手在街道上溜达起來。

王宝玉左边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,右边一个身穿僧袍的漂亮尼姑,这种组合简直太另类了,立刻吸引了不少的眼球。

别人欣赏三人,三人也在欣赏风景,令王宝玉稍感遗憾的是,西藏不同于新疆,除了游客之外,遍地都是包裹很严实的粗布黑脸妇女,倒是让人难生一丝的邪念。

“几位朋友,是自助旅游的吧,我可以给你们当导游。”一个汉族打扮的中年妇女凑过來说道。

王宝玉点了点头,问道:“怎么收费的啊。”

“您一看就是有钱人,不多,包全天的话,一千块”中年导游道。

“哼,你们国家西部经济并不发达,一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,依我看,一百块还差不多。”露丝鄙夷道。

“嘿嘿,一分钱一分活,我这一千肯定让你们花的值,何况你们还三个人,平均一个人也沒多少啦。”导游说个不停。

“沒问題,除了布达拉宫,一定要多介绍几个有特色的景点啊。”王宝玉大咧咧的说道,还提前付了钱。

中年导游当然是乐坏了,连连保证让大家伙看到最好的景点,还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:“你们來得正是时候,想不想看点刺激的。”

刺激的,难道说这里也有脱衣舞,王宝玉有些心痒,毕竟一路上,身边陪着两名大美女,却不敢动一丝的邪念。

“看刺激的你们去不去。”王宝玉问身边的二女,总得征求她们的意见。

“我沒什么。”露丝道。

陶然微微一愣,她可是出家人,只是令王宝玉沒有想到的是,她也点头答应了下來。

嘿嘿,看我如何诱惑你的凡心,王宝玉觉得这是让陶然还俗的好机会,不由心中暗笑,对导游催促道:“那就快领我们去吧,看得高兴,还会给你小费的。”

中年导游神秘一笑,将三人领上了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,一路疾驰,很快就來到了一座高山的山脚下。

路上露丝还一路嘟囔,这个价格还是高,分明是遇上了黑心导游,陶然却说道:“钱就是几张纸,谁拿到谁花。”

露丝撇了下嘴,大概心里在说,不是花你的钱,你当然不心疼。

下车后,导游领着三人向着山上而去,王宝玉不明白,追问道:“刺激的地方在山上。”

“呵呵,您就瞧好吧,一般的游客來,还不一定能赶上这个机会呢,你们真是赚到了。”导游呵呵笑道。

三个人跟着导游,气喘吁吁的來到了山上的一处平地,王宝玉彻底迷糊了,这里连一栋房子都沒有,难道说露天跳脱衣舞吗。

“哪里有演出啊,你要是糊弄我,我可跟你沒完。”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。

“怎么会骗你呢,看过之后,绝对让你感觉不虚此行,就在那边,快开始了。”导游指了指下方不远处的一块平整的石板。

王宝玉顿时來了兴趣,在高山巨石上跳脱衣舞,为了搞旅游,还真是有创意啊。

“我先去那边歇会儿,你们先看着啊。”中年导游道,王宝玉以为她不好意思,摆摆手也不在意。

过了一会儿,从另一侧的山路上來了一群人,都是藏民打扮,抬着一个白布包裹的东西,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僧人,脚步沉稳,表情肃穆。

这个白布包裹的形状有些奇怪,有点像人形,但长度好像不够,但可以确定一点,里面绝对不是活物。

王宝玉以为好戏就要上演了,不由瞪大了眼睛,只见这些人将白布裹慢慢打开,这时可以从形状上判断,里面竟然是个身体卷曲的人,而且头部屈到了膝盖上,看上去像是在坐着。

“哥,这个白藏被里面的人是死是活啊。”露丝警惕的问道。

“可能是变戏法的。”王宝玉也看不明白。

几个人将身体卷曲的人放在那块平整的石板上,点上“桑”烟,然后低头祷告了起來。

这时,天际过來一片黑压压的鸟类,有的身形巨大,张开双翼足有两米那么长,令人毛骨悚然的是,这些鸟类几乎沒有什么叫声,低空盘旋。

“好像是秃鹫吧。”王宝玉诧异的看着那群猛禽说道,好家伙,这要是让它们盯上,肯定就是流血事件。

这是怎么回事儿,王宝玉一头雾水,露丝也是满脸不解,唯有陶然看出了一些端倪,双掌合十,低声念起了经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