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21 天葬

2221 天葬

此时,白布已经被完全展开,里面果然是个人,而且还是一具赤-裸的男尸,僧人祷告完毕,其中一名几步上前,抽出腰间的一把长刀,很熟练的将尸体先断了四肢,然后噼里啪啦一顿跺,这个男尸就被彻底碎尸。

王宝玉被吓得一头冷汗,随即也明白了眼前这一切是什么,就是赫赫有名的天葬,那名僧人就是天葬师无疑。

露丝捂住嘴巴,努力让自己不要吐出來,王宝玉也看得胃里直翻腾。

靠,这还真够刺激的,王宝玉立刻就想找那名导游理论,哪里还有影子,这家伙肯定是拿钱跑了。

天葬师挥刀又将男尸的腹部剖开,内脏混杂着血水流淌了出來,场面还真是无比的血腥,随后,天葬师等人就退了回去,任凭尸体就这样躺在石板上。

天空上等候多时的秃鹫立刻盘旋着冲了下來,迅速将尸体围住,不停的啄食起來,很快,尸体就只剩了一幅骨架。

王宝玉不停的擦着冷汗,露丝虽然胆大,显然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,脸上了变了颜色,唯有陶然嘴角挂着一丝微笑,全无任何的恐惧之情。

接着,天葬师又拿起了一根粗大的木棒,过去将骨架也打的粉碎,秃鹫们再次扑了过來,几分钟之后,又飞上了高空,那具男尸,只剩下了几个较大的骨架。

一行人将这些残骨捡起,升火焚烧,还跪下叩首祷告,脸上竟然露出了领王宝玉不解的喜色,身边的陶然轻叹了一句:“从空中來,到空中去,愿他进入天界。”

不知道那几块骨头什么时候烧完,惊魂未定的王宝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带着二人快速下了山,心情颇为不爽,尽管他知道这是一种传统,也有非常神圣的含义,但是直观面对如此的场面,还是让他如做噩梦一般。

“宝玉,是不是人都是残忍的。”露丝愣愣的问道。

“也许吧,这是一种残忍中的文明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你们国家的风俗好奇怪,只能用震撼來形容。”露丝感叹道。

“干干净净的随着秃鹫上了高空,比常年深藏地下腐烂要好,更何况埋在地下,也要被蚁虫所食。”陶然有了些感悟一般的说道。

“现在不都实行火化吗,烧成灰岂不是更干净些。”露丝不解的问道。

“呵呵,既然是副沒用的臭皮囊,何不喂给其他存活的生灵呢,那样岂不是更有意义。”陶然笑道。

“我不能接受,这样让亲人连个念想都沒有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谁知道,今世的亲人,会不会是前世的仇人呢。”陶然反问道。

王宝玉一时无语,反正今天的天葬让他看着很郁闷,或许自己就是个凡人,理解不了这些高深的大道理。

三个人漫步目标的下了山,随意的溜达着,不知不觉,远远的望见了拉萨河,传说这里的河水能洗涤灵魂,让人获得解脱。

“嘿嘿,我们去洗洗吧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好啊,好啊,我都觉得自己身上都有腐败的味道,可惜沒有香皂。”露丝连忙答应。

陶然也点头,三个人翻过了一座小山,向着清冽的河水奔去。

然而,眼前出现的景象,却让王宝玉脚下一滞,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河湾处,正有十几名妇女在河水中一丝不挂的洗澡,其中有老人也有孩子,倒是有人看见了王宝玉,却不见任何慌张,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。

沒想到脱衣舞沒看成,却看了女人洗澡,王宝玉有点不好意思的转身就要走,却被陶然一把拉住了。

“男女授受不亲,我还是躲一躲吧。”王宝玉尴尬道。

“沒什么,算起來今天应该是这里的沐浴节,这也是个传统,一起去洗洗吧。”陶然微微笑道。

“你一个尼姑也不在意。”

“就是一幅臭皮囊,有什么在意的。”陶然道。

“我们在国外有天体海滩,我也不在意。”露丝笑道。

“那你们洗吧,我去那边等着。”王宝玉讪笑道。

“哥,你不能不洗,否则我不敢和你坐一起。”露丝坚持道。

在两个美女的拉扯下,王宝玉还是扭扭捏捏的來到了河边,陶然和露丝大方的脱去了衣服,王宝玉到底不好意思全脱,却穿着一条短裤,很让他难为情的是,下面还是不由自主的鼓起了小帐篷。

罪过,罪过,王宝玉连忙弯着腰钻进了水里,哇,猛地下去,还有些凉,女人们嘻嘻笑着相互撩着水,对于这名男客根本就是熟视无睹。

露丝的身材前凸后翘,异常火爆,但陶然虽然身躯洁白,却骨头突出,瘦得可怜,似乎胸脯都变小了,整个无力的低垂着。

王宝玉有些感慨,这就是吃素的原因,沒有脂肪怎么会长肉啊,还得想办法忽悠陶然还俗才行。

身体热量不足的王宝玉,在冷水里还是不禁打了个寒噤,却欲望顿消,露丝欢快的在河水里游了起來,陶然则走进了深水里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头顶被阳光镀上了一层亮色。

看着水中的陶然,王宝玉心情复杂,直到今天,他依然不知道陶然的出家的选择是否正确,因为他从陶然的身上,总能感受到一丝的苦涩,只是不知道这丝苦涩,是源自寺院的清苦,还是求佛不得之苦。

陶然似乎也感受到王宝玉的关注,回眸一笑,王宝玉不好意思的连忙把头转向别处。

游累后的露丝开始坐到岸边,卖力的搓着自己的身子,每个部位都沒错过,连指甲缝都抠了好半天,大概要把刚才沾染的血腥之气彻底洗干净,据王宝玉目测,这次洗澡,露丝得掉了好几层皮。

在河水里洗了一阵子,王宝玉还是耐不住冷爬上了岸,绕到了一块石头后,脱下了湿漉漉的裤衩,费力的换上了衣服。

随后,他就坐在这块石头上,望着河水中的浴女们,都是那样的自然坦露,毫无做作,让人心里难升一丝的邪念,果然可以称作圣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