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22 穷日寺

2222 穷日寺

半小时后,露丝也上了岸,穿上衣服跟王宝玉并排坐在一起,直呼洗得过瘾。

令王宝玉非常费解的是,陶然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水里,仿佛如同一尊雕塑或者岩石。

王宝玉耐着性子没去打扰她,跟露丝随便的聊着,露丝直夸这里的景色美,是一块纤尘不染的圣洁之地。

“哥,我好饿啊。”露丝摸着咕噜噜直叫的肚子。

其实王宝玉也饿了,但看着水中的陶然,还是说坚持再等等。

直到又过了一个小时,陶然才终于动了动,向着上空伸展着双臂,随即,转过身来,遥遥的冲着二人笑了笑,缓步走向岸边。

看着洁白如雪的陶然,王宝玉不禁揉了揉眼睛,惊愕的张大了嘴巴,原本瘦弱的陶然,身躯似乎变得丰满起来,原本凸出的骨头,竟然不见了。

露丝大概也看到了这个变化,试探的问道:“哥,她的胸是不是变大了?”

王宝玉点点头,眼睛却直直的看着陶然的身体,水中的女人们终于忍不住都鄙夷的看着他。其实王宝玉此时并没有猥亵念头,只是觉得陶然跟下水之前不一样。

陶然在两人的注视下,很安静的穿上了僧服,脚步稳稳,目不斜视,给人一种法相庄严之感,令人心生一股敬畏。

“然然,你……”王宝玉走过去想问些什么,陶然却微笑着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脸上带着满足的表情,自顾自的向前走去。

离开了拉萨河,王宝玉三人转回城里,天色已晚,三个人找到了车,找了一家颇具地方风味的饭店吃饭。

陶然只是小口夹了几片菜叶,就不在动筷子了,王宝玉和露丝都饿了,虽然饭菜并不合口味,却也是手口齐用、一阵狼吞虎咽。

“然然,你在河水里站着做什么?”露丝擦了擦嘴,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。

“感悟。”陶然只有短短的两个字。

露丝很费解,问:“在哪里不都能感悟吗?”

陶然笑而不语,王宝玉忍不住追问道:“然然,你是不是突然变胖了啊?”

陶然微笑,并不解释,反而说道:“我已经一个月没吃东西了。”

此话不假,陶然在路上也没吃什么东西,当然,更没见到她上厕所,难道说,陶然吸收了水中的精华,身体达到一种自然的充盈状态?还真是了不起,按照玄幻小说上讲的,至少也到了金丹期以上的境界。

王宝玉不差钱,几个人找了当地最豪华的旅馆住下,里面的设施跟内地没有两样,什么都是一应俱全。

看了天葬,在拉萨河里泡了澡,又开了好几天的车,王宝玉累了,倒头就睡,第二天听露丝说,陶然一夜都在盘腿打坐,根本就没睡觉。

唉,这个静然师父还真是挺奇怪的,不过看陶然的精神头不错,而且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,王宝玉也不多问,三个人开上车,直奔布达拉宫而去。

来西藏不能不看布达拉宫,这个海拨最高的宫殿,在明亮的阳光下,红白黄三色交汇,显得巍峨雄伟,气度不凡。

不到布达拉宫,不知道佛教殿宇之大,似乎有无穷多的房间,还有数不清的壁画,更有数不清的信众。

在里面走了一圈,王宝玉捐了足有好几万,直到累得腰膝酸软,才不得不找个地方歇息。

“然然,我怎么没见你拜佛啊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这一路走来,经过的佛像数不胜数,却不见陶然下拜,似乎有些不合常理。

“众生皆具如来,这位师父就是佛。”一个喇嘛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冲着陶然躬身一礼道。

陶然微微点头,并不回礼,王宝玉立刻摸出了几张钞票,摆手道:“谢谢你的恭维,打赏给你吧!”

说完,王宝玉又怕此举太过唐突,刚要客气几句,没想到喇嘛第一时间就笑呵呵的接了过去,连句道谢祝福都没有,头也不回的走了,抛下一句话:“师父,记得去穷日寺。”

唉,哪里都一样,在王宝玉的认知范围内,除了静月庵的老主持,哪个出家人都要钱。一阵无语后,又喝了瓶矿泉水,三个人这才离开了布达拉宫。

再度休息了一晚,陶然提出要去穷日寺。露丝不想去,觉得去了这种地方,好像除了没有发票的白捐钱,似乎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。

王宝玉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考虑到如果陶然也能看到寺庙里的黑暗,说不定就能还俗,哪怕当个在家居士也不错。

通过打听,穷日寺就在附近的一座高山上,说起来不远,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而已。

不消说,穷日寺内一定住的是尼姑,从山下望去,这处寺院呈现出一片白色,好像被云雾笼罩一般,倒是有些奇特。

车子绕过一片破烂的采石场,却似乎进入了荒原一般,倒是有一条路可以上去,但王宝玉还是停下了车,因为这条路也太危险了,仅仅一个车距的样子,要是上面来了车,还真是不好办。

三个人一路向上走去,足足走了两个小时,由于地势过高,空气稀薄,王宝玉累得像是得了哮喘,吼吼直喘,满头大汗,喝了快五瓶矿泉水,还觉得口干舌燥。

而露丝也是脸色潮红,但是陶然却一路脚步轻盈,像是踩着云朵一般轻松,不得不让人感叹修行的力量。

到了近前,王宝玉也终于明白山下看到的白色云雾是什么,居然是围绕寺院的白色巨石,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看不懂的经文。

不知道是不是看见有尼姑来了,门口一名身穿深红色僧服的小尼姑,一脸兴奋的向着陶然迎了过来。

“师父,你终于来了!”小尼姑躬身一礼。

“嗯,我们都来了。”王宝玉说着又想掏钱打赏,却被陶然伸手制止了,她很礼貌的回礼道:“烦劳带路,面见主持。”

小尼姑躬身前头带路,却钻进了一个小门里,小门似乎仅容一个人通过的样子,而且非常低矮,必须躬身,否则就会碰头。

“这里就不能开个大点的门吗?”王宝玉对此迷惑不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