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23 经理扫厕所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223 经理扫厕所

“可能是为了安全吧。

『露』丝理解的说道。

陶然立刻低头进入,王宝玉也跟了进去,里面倒是别有洞天,也有些低矮的殿宇和一排排的僧舍。

刚刚來到一处殿前,立刻冲出了几十个尼姑,站成几排,各个面带虔诚向陶然施礼,为首的一位老尼眼含泪光的说道:“佛子降临,有失远迎。”

“什么佛子。”王宝玉惊愕的问道。

“早有预言,佛子來临,枯井出水,今日我们终于喝上了清冽的井水。”老尼道。

王宝玉彻底愣住了,却口无遮拦的说道:“会不会是碰巧了。”

陶然微微还礼,递过去静月庵开的介绍信,说道:“师父,打扰了您的清修。”

老尼诚惶诚恐,躬身施礼:“佛子日后定能成就金身正果,我等必将尽心尽力、侍奉左右。”

几排尼姑立刻振臂呼喊:“侍奉佛子,尽心尽力。”

简直震人发聩,王宝玉和『露』丝都很惊讶,想不到佛门之地,也有如此豪情万丈的时刻,真是开了眼界。

“嘿嘿,哥,这里好像黑社会啊。”『露』丝小声对王宝玉说道。

王宝玉也说不出來,看似很虔诚,但总觉得和心目中的佛门不太一样。

陶然问道:“师父,可否有闭关的静室。”

“有,早就准备好了。”老尼道。

“请带我去吧。”陶然道。

“然然,你要闭关多长时间啊。”王宝玉拉住陶然问道。

“修行无岁月,宝玉,你们先回吧。”陶然道。

“然然,咱们可不带这样的,你必须跟我回去,要闭关也回去闭关。”王宝玉拉扯着不放手,惹來群尼的一阵鄙夷之『色』。

“宝玉,如果我们有缘,自然还会再见,你又何苦强求呢。”陶然眼中闪现出一丝泪光。

“然然,你原先在静月庵,我还能去看你,这么远,我想你可咋办啊。”王宝玉心里一疼,不舍的直言说道。

“宝玉,别说了,我原先虽身在静月庵,心里却一直想着你,來到这里才发现,这才是我的归宿,恨海已过,情缘已了。”陶然道,眼角居然垂下两滴清泪。

“不,我不让你走,你爸妈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和我断交。”王宝玉一听这话,更是拉扯着不放。

陶然不为所动:“缘分已尽,他们自然不会再为我担忧。”

王宝玉想了想又说道:“那你静月庵的师父呢,她那么大年纪了,又待你那么好,你怎么忍心不管她。”

陶然表情一僵,黯然道:“她不是已经和我道别了吗,果然就是天意。”

“什么天意啊,净拿这个忽悠人,然然,你必须跟我走。”王宝玉拉着陶然的手不放。

“难道你想让我死吗。”

王宝玉顿时一愣,木然松开了手,生离死别之际,陶然看着王宝玉的眼神充满了无尽的不舍和爱怜。

老尼半躬身伸出一只手臂,陶然轻轻扶住,在一众尼姑的簇拥之下,头也不回的进入了所谓的静室,其实就是一块石头的凹槽。

陶然面对石壁坐下,又坚定的说道:“封门。”

立刻有几名尼姑,很费力的搬來旁边的一块石板,将入口封住,仅留着一处缝隙,还有四个身子粗壮的尼姑在外面站岗。

“然然。”王宝玉有些悲凉的喊了一声,扒着缝隙看,陶然身子微微一颤,并不应声,陷入到寂然不动的状态。

尼姑们散去,王宝玉就这样从缝隙中看着陶然,不知道过了多久,『露』丝才拍着他的肩膀,轻声说道:“哥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然然,如果我走了,也许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,你真的忍心吗。”王宝玉含泪问道。

突然一股心酸的感觉遍布全身,王宝玉愣了一下,这才意识到,这是陶然感应过來的,也许陶然已经到了一定境界,这里就是她的归宿。

是啊,也该回去了,或许根本就不该來,王宝玉蔫头耷脑的下了山,却在沒有心思看其他的景『色』,随后的一周内,他天天來穷日寺,从缝隙中看陶然,希望陶然能够回心转意,出來和他一起回平川。

只是,对于王宝玉的喊声,陶然偶尔还能传來一些轻微的感情,但是最后再无任何反应,仿佛跟一尊石像一般。

失去了陶然,王宝玉心情很低落,一路无语跟『露』丝一道开了几天的车,回了平川,但愿陶然能够超越生死,成就佛法大道。

王宝玉甚至还去了趟静月庵,但是大门紧闭,敲了半天也沒人來开,王宝玉再次爬到墙头上,才有一个小尼姑悄悄告诉她,师父从静然走后就一直闭关,王宝玉只得怏怏的回來。

为了不受干扰,他出去的这段时间,换了手机号,王宝玉并不知道,就在这段时间里,集团内却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回家休息了两天,王宝玉采取上班,刚到办公室坐下沒抽完一支烟,进屋送茶水的甄优美就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宝玉,冯总可真厉害啊。”

“怎么回事儿。”

“好歹也是一个部门的经理,就让她硬是给安排扫厕所了。”甄优美叹息道。

冯春玲表现强势这一点,王宝玉当然很清楚,不过,部门经理去扫厕所倒也是奇闻,他好奇的问道:“哪个部门的经理啊。”

“资料室的,就是薪水最高的那个,也是长得最俊的经理。”甄优美道。

什么,资料室,那不是程雪曼吗,王宝玉顿时一惊,又问:“因为什么啊。”

“不知道,冯总开会的时候只是说了一下而已,那个漂亮的经理当时就傻了,哭声震天,也怪可怜的,我们都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,对了弟弟,她好像还是你原來的秘书吧。”甄优美道。

“程经理也愿意去。”程雪曼何其爱干净,怎么会答应扫厕所呢。

“她好像有什么把柄在冯总手里,也沒怎么闹。”

王宝玉脸『色』铁青,气哼哼的问道:“在哪个楼层扫厕所呢。”

“就是人來人往最多的业务部那层。”甄优美道。

真是过分,趁老子不在家,居然下死手,难怪出去玩的时候,答应这么痛快,王宝玉本打算稍微歇一歇就去看冯春玲的,现在却只是出门冷冷的冲着冯春玲那屋看了一眼,就直接坐电梯下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