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26 像样的女皇

2226 像样的女皇

“宝玉,你这是怎么了,脸色这么差。”冯春玲打开屋门,不解的问道。

“沒什么,进屋再说吧。”王宝玉道,随手关上了门,过去坐在屋内的沙发上,气哼哼的抽烟。

“还是因为程雪曼吧。”冯春玲一看王宝玉这一出,不禁轻笑道。

“春玲,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,程雪曼好歹也跟我有些交情,而且他爸爸还是咱们下属公司的人,你怎么就不能放过她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如果她不是你曾经的恋人,换做其他人,你的反应还会这么大吗。”冯春玲认真的问道。

王宝玉怔了一下,叹口气说道:“也许不会吧,但是春玲,你要相信我,如果是你沦落到这种地步,我一分钟也不能忍受。”

“那就召开了董事会商量一下吧,看看大家是什么态度。”冯春玲坚持道。

王宝玉沒说话,程雪曼平时跟股东的关系很差,如今又丢失了春姐丸的新配方,股东们怎么可能说好话,搞不好还会声讨追究程雪曼的法律责任。

“不说话了吧,宝玉,并不是我对她有多大的成见,她确实需要想明白,早点把那个网友到底是谁说出來,尽早拿回那个配方,我也不明白,她为什么宁可扫厕所,也不肯说出那个人到底是谁,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我总觉得,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。”王宝玉想说有什么阴谋,还是换了个词。

“误会,哼,那她就把这个误会解开啊,如果沒有造成什么恶劣的损失,我也可以酌情将罚金退还给她,那样岂不是皆大欢喜,宝玉,这些道理我都跟她讲了,程雪曼就是不听,你的心情可以理解,如今春哥集团这么大的规模,公平公正的处理内部事务,非常重要,稍有不慎,就可能引发更大的问題。”冯春玲劝道。

“唉。”王宝玉长长叹了一口气,心里也是埋怨程雪曼,做事儿糊涂,做人更糊涂,如今落下这个大的口实,如何去袒护。

“好了,别生气了,我刚安排药研部攻关春姐丸的升级配方,如果发生最坏的情况,咱们也要把损失降到最低,另外,程雪曼那边我会酌情处理的。”冯春玲坐过來,摸着王宝玉的手道。

“好吧,那就再等等,我就是看她太可怜了,打小娇生惯养的,从來沒有受过苦。”王宝玉握住了冯春玲的手,叹气道。

冯春玲嗔道:“哪像我这个农村丫头,干什么活都是应该的。”

王宝玉连忙拉住冯春玲的手,说道:“我不会让你受一点苦。”

“呵呵,好了,我们一起去吃饭吧,今晚可以陪你哦。”冯春玲眨眼道。

“嘿嘿,怎么陪啊,出去这么久,我可是想你了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听夏一达说,她可是教过你不少另类的玩法,我也有兴趣试一试。”冯春玲道。

王宝玉顿时有些脸红,支吾道:“其实也沒什么,就跟小孩过家家似的。”

冯春玲呵呵笑道:“别瞒我了,她可什么都跟我说了,还夸你游戏的时候很配合呢。”

王宝玉立刻说道:“咱们才不那么变态呢。”

“哈哈,让我给诈出來了吧。”冯春玲笑道。

王宝玉很是尴尬,说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,把持不住嘛。”

“不行,我一定要试试,实在不行,让夏一达來现场指导一下。”冯春玲一脸的坏笑。

“媳妇,咱不说这些,吃饭去。”王宝玉连忙尴尬的起身。

两个人在楼下简单吃了饭,再次回到了房间,冯春玲先去洗了澡,又让王宝玉去洗,等王宝玉出來的时候,顿时眼前一亮。

不知道从哪儿弄來的东西,冯春玲身穿黄袍,头戴皇冠,仪态端庄,整个人就是一个古时候的女皇,只是,有些不一样的是,这个女皇前面的开襟处,露着一条雪白的大腿。

“春玲,咋想出这种新鲜的玩法。”王宝玉顿时來了兴趣,呵呵笑问道。

“你不是说我是女皇嘛,上次沒有道具,今天我准备好了,想当一次像样的女皇。”冯春玲呵呵笑道。

“那我算是干什么的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你说呢。”

“贱奴吧。”

“都沒有等级,我才不舍得,你当然是我身边的总管太监,來,把这套衣服穿上。”冯春玲说着,有拿出一套青灰色的太监服扔了过來。

“好嘞,小奴一定好好伺候主子。”王宝玉玩心大起,过去穿上了长袍。

“小宝子……”

“跟小包子似的,请女皇再赐个好听点的名。”

“看你容颜娇嫩似玉,就叫小玉子吧,來,给朕揉脚。”冯春玲吩咐道,伸出了漂亮的脚丫子。

王宝玉过去捧起冯春玲的脚丫,用心的揉着,冯春玲立刻露出了舒适的表情,又说:“朕为你曰夜艹劳,腿也酸了。”

“奴才这就给你捶腿。”王宝玉说着,双手握拳,小心的向上一直捶到冯春玲的大腿根。

“小玉子,最近是不是又勾搭小曼那个小婢女啊。”冯春玲问道。

怎么又说程雪曼,王宝玉心里有点不高兴,说道:“主子,您知道,我这下边不行,早就沒了那个心思了。”

“这样最好,否则,朕就是追到天涯海角,也要弄死你们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春玲,你要是再说这些,那就不玩了。”王宝玉赌气道。

“别呀,朕还需要你伺候呢。”冯春玲微微一笑,又大声喝道:“小玉子,上床躺好。”

王宝玉乖乖的上了床,四仰八叉的躺下,冯春玲摘下头上的皇冠,一头秀发披散着,翻身骑在王宝玉的身上。

“主子,奴才可是个太监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道。

冯春玲俯下身子,笑道:“那是对外宣称的,你不一直都是我养在深宫的男宠吗。”

男宠,王宝玉觉得很是好笑,不过能跟女皇云雨,卑微中还得彰显阳刚,真不是一般的刺激,王宝玉兴致勃勃的刚想解开冯春玲的龙袍,突然,门外传來了急促的敲门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