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27 绝不苟活

2227 绝不苟活

谁他娘的这么沒有眼色,偏偏赶到这时候捣乱,王宝玉心里骂着,冯春玲想起身开门,却被他一把拉住,小声说道:“别理外面的人,就当是屋里沒人。”

冯春玲呵呵直笑,但是敲门声不断,最终搞得两人都沒了兴致,只得无奈的起身,冯春玲一边迅速的换衣服,一边凑到门前不耐烦的问道:“哪位,有什么事儿。”

“冯总,出大事儿了。”门外是一名女服务生,务必焦急的喊道。

“什么事儿啊。”

“有人拿炸药包进來了。”

什么,炸药包,王宝玉惊得一头冷汗,冯春玲也面露一丝慌乱,又问:“他是谁。”

“不知道,还说一定要见见王董。”女服务员道。

“我马上就过去。”冯春玲已经换好了衣服,王宝玉顾不得太多,來不及换衣服,穿着太监服,急冲冲的跟着冯春玲冲出了门。

“在哪儿呢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服务员见王宝玉这幅打扮,顿时一愣,却立刻说道:“在一楼的大厅里。”

“他想干什么。”

“他想炸了春哥大厦,还说一定要见您。”

“报警了沒有。”

“报了。”

事态紧急,王宝玉二人來不及等着坐电梯,迅速沿着楼梯跑了下去,累得气喘吁吁,腰膝酸软。

春哥大厦晚上也营业,而且,现在正是下班休闲时间,客流量比较大,一旦发生了爆炸这种恶性事件,且不论能不能炸毁春哥大厦,人员伤亡肯定难免,也将会对春哥集团的经营造成严重的影响。

当两个人來到一楼大厅的时候,眼前是一番无比凌乱的场面,人人四散奔逃,商场的货架倒了一片,闻讯赶來的石临东和露丝,正在焦急的疏散群众。

一名黑脸的中年男人,正靠在中间的方形大柱子上,敞开着上身的衣服,手里举着打火机,露出胸前捆绑一圈的东西。

王宝玉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看清了,这就是不折不扣的炸药,其威力自然不是汽油瓶子能相比的,一旦引爆,后果将难以想象。

直到现在,王宝玉还是不明白这个人为何來炸春哥大厦,这事儿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,他刚想过去问了明白,冯春玲却坚定的一把拉住了他,说道:“宝玉,你先别动,我过去看看,他既然点名要见你,说不准你一露面,他就把炸药引爆了。”

“春玲,太危险了,你也不要过去。”王宝玉拉着她道。

“不行,春哥大厦是我们集团的根基,不能出任何差错。”冯春玲固执的说着。

“春玲,危险。”王宝玉不敢松手。

冯春玲回头,用力掰开王宝玉的手臂,深情的说道:“宝玉,如果我回不來,你也要学会做一个合格的大家长。”

趁着王宝玉发愣的功夫,冯春玲甩开王宝玉,大步向着那个男人走了过去。

“不要过來,再走我就引爆炸药。”中年男人冲着冯春玲大喊道。

冯春玲在他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來,努力控制着慌乱的神情,用平缓的语气问道:“这位朋友,你为什么要來炸春哥大厦啊。”

“老子就看不惯你们这些富人,快叫王宝玉过來见我。”中年男人道,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显然也在害怕。

“有什么话跟我说就是,你需要什么,我们也会满足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你是谁。”

“我是春哥集团的总裁,能够代表王宝玉做出决定。”

“不行,老子就要见他,快点,否则,老子马上就动手了。”中年男人威胁道。

冯春玲连忙摆手制止他,说道:“王董正在往这里赶,你千万不要激动。”

“最多给你们五分钟,晚一秒,老子都不犹豫。”中年男人说着还剧烈的咳嗽了一阵。

“你是个病人吧。”冯春玲从男人憔悴的脸上看出了端倪,装作关切的问道。

“老子得了癌症,活不了太久了,多拉几个人一起死,也算是够本。”中年男人面现一丝黯然之情。

“你说得不是真心话,是谁让你來的,给了你多少钱啊。”冯春玲问道。

“你管不着,快点让王宝玉过來见我。”中年男人道。

“春哥集团可以出资为你治病,你不要做出无谓的牺牲,多想想你的家人,如果你此时做了荒唐事,害人害己不说,还会连累家人一辈子抬不起头來。”冯春玲耐心的劝道。

“我,我的家人都安排好了。”

“现在的网络如此普及,有爱心的网友也很疯狂,很快就会公开你的家庭住址。”

“老子都要死的人了,管不了太多。”

“人正常死活后,亲人会怀念他的好,而如果这样死去,他们一定会恨你的。”

从男人犹豫的动作中,一旁的王宝玉已经彻底明白,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想跟自己同归于尽的,也肯定受了某些人的背后指使。

这时,门口响起了警笛声,接到报案后,大批的警员赶了过來,立刻将中年男人围在了中间,还拉起了警戒线。

但是,考虑到他身上有炸药,警员们并不敢擅自采取行动,只是表情紧张躲在警盾后面远远的围住他。

“快让王宝玉來见我。”中年男人见势不妙,头上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近乎疯狂的大声喊道。

“他不会见你的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中年男人说着,就想用打火机去点炸药的引线,王宝玉惊得差点就叫出声來,同时无数的枪口也对准了中年男人。

“千万别激动。”冯春玲大喊道,“人只有一条命,如果点燃了引线,就再也回不來。”

中年男人的情绪更焦躁了,大喊道:“王宝玉,你个龟孙子,躲在后面让一个娘们出來,你算什么玩意啊。”

王宝玉刚要恼火的跳出來,就看见冯春玲向他这么看了一眼,示意他绝对不能出來,看着冯春玲的背影,王宝玉眼眶潮湿了,只有深爱自己的女人,才会在如此关头挺身而出,如果冯春玲真的遇到不测,自己也绝对不会苟活,天上地下,追随而去。

“你先别着急,说说,到底跟王宝玉有什么深仇大恨,否则,你岂不是白死了。”冯春玲并沒有躲闪,目光坚定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