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30 长志气了

2230 长志气了

“她倒是躲得深,在郊区的一个小浴室里当按摩女,恰好被一个去寻开心的兄弟碰见了。(/ )”徐彪道。

“人逮着了吗。”王宝玉兴奋的问道。

“嘿嘿,眼皮子底下再让她溜走,大哥还怎么有脸在平川混。”

十分钟后,巴哥等几人推搡着一名蓬头垢面被绑着手的女人进來了,正是小涵。

小涵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一个眼睛还是乌青的,显然刚刚挨过一顿胖揍。

王宝玉一看见她就怒火上涌,耐不住性子,毫无怜香惜玉之情,上前扯住小涵的衣服领子,左右开弓一连打了十几个耳光。

令王宝玉很惊讶的是,小涵毫无求饶之色,虽然嘴角渗出殷红的血丝,但一直怨毒的盯着王宝玉,恨不得用眼神把王宝玉杀死一般。

打累了的王宝玉,回身坐下,小涵被两名状态按着跪在王宝玉的跟前,却依旧高昂着倔强的头,双眼依旧冒着火。

王宝玉一只脚踩在她的脸上,小涵使劲挣扎了几下,沒想到几个月不见,这个臭娘们变得有骨气了。

王宝玉骂道:“臭婊-子,老子当初给了你一百万,也算是公平交易,你他娘的不但反咬一口,还买通杀人犯要置老子于死地,真是个做事儿不讲究的贱货。”

“王宝玉,你才他娘的丧心病狂,我只恨沒能杀了你。”小涵吐了一口嘴里的血,破口骂道。

王宝玉听这话里的味道不对,收回脚问道:“丧心病狂,你倒是说说,老子都干了什么缺德的事儿啊。”

“我栽赃你是不对,那也是迫不得已,你居然派人把我爸的腰给打断了,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,每天疼的都闭不上眼睛,好几次要去自杀,狗日的王宝玉,只好我有一口气,一定要杀了你。”小涵愤愤的说道。

露丝听不下去,啪的一脚踢在小涵的下巴上,小涵哇的一声,竟然吐出了两颗牙齿,露丝冷声道:“再废话,我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沒想到小涵像是疯了一样,吼叫道:“王宝玉,你有种就打死我,等我死了,变成恶鬼,再向你索命。”

露丝还要再打,王宝玉拉住她,随即吩咐道:“搬把椅子让她坐下。”

小涵坐下后,王宝玉换了个和缓的语气说道:“小涵,我们之间肯定有误会,我都不认识你爹是谁,更沒有派人去打你爹。”

“你少放屁,打我爸的人说了,就是你指使的,王宝玉,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你不得好死。”小涵嘶哑着嗓子尖声骂道。

“臭娘们儿,怎么跟我兄弟说话,给我往死了打。”徐彪恶狠狠的瞪了小涵一眼,怒道。

巴哥等人立刻撸袖子上前,却被王宝玉给制止了,又耐心的说道:“小涵,我对天发誓,我真的从來沒有安排人去打你爹,如果我真的做了,大家作证,不用你诅咒,我肯定不得好死。”

小涵哼了一声,扭过头不说话,两次被徐彪等人抓來,容不得她不信。

“兄弟,跟这个臭女人发什么誓,一会儿你出了气,直接把她扔给公安局。”徐彪皱眉道。

“有些事儿必须解释清楚。”王宝玉道,又对小涵说:“你就不想想,你陷害我那件事儿,我有关系,很轻易的就摆平了,以我的现在身价,有必要跟你家人过得去吗,再说了,我又何必给自己抹上一个污点呢。”

“可是那人就说是你指使的。”小涵有点动摇了,口气沒之前那么坚定。

“除了他说过,你还有其他证据吗,小涵,我想你是被人利用了,哎。”王宝玉叹息道。

“真的不是你干的。”小涵愣愣的问道。

“我先问你,你不是跑了吗,又是怎么回來的,谁指使你告我的啊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我拿着那笔钱去了南方,认识了一个男人,投资给他,结果都被他骗走了,这边,金裕昌又拿我的家人要挟,我只好回來了。”小涵道。

“你这脑子还真是白长了,肯定还是金裕昌指使人打了你的父亲,栽赃到我的头上。”王宝玉道。

小涵想了想,觉得王宝玉说的话有道理,她当然了解金裕昌的为人,这种事儿不是干不出來。

见小涵有了些松动,王宝玉又问道:“那两个杀人犯你又是怎么联系上的。”

“是金裕昌安排的。”小涵道。

“唉,他就是利用你來杀我,到时候反而把自己推个一干二净。”王宝玉叹了口气道。

小涵终于颓废的低下了头,喃喃道:“我这一生,算是彻底毁在他的手里了。”

小涵随后交代,她跟踪王宝玉,终于等到一个他去七宝山的机会,但谋杀并沒成功,她按照金裕昌的吩咐,立刻躲了起來,就在一家小旅店里。

金裕昌答应给她钱,却说风声紧,一直沒动静,后來干脆就音信杳无,这不能不让小涵也起了疑心。

后來,熬不住的小涵,只能选择了去小浴室里卖身,却被徐彪的手下给碰巧抓到了。

“小涵,金裕昌就是个骗子,他自己已经成为了通缉犯,哪有能力保得了你。”王宝玉道。

一听说金裕昌沦落到这个下场,小涵最后的防线也彻底松动了,声泪俱下的跪地哀求道:“王哥,是我混蛋,不该一次次上金裕昌的当,你就放了我吧,我爸都瘫了,我妈的头发全白了,还一身的病,家人还需要我照顾呢。”

“哼,你犯了滔天的罪过,怎么可能放过你。”露丝生怕王宝玉心软,连忙说道。

“你犯的罪可是教唆预谋杀人,我想放了你,公安局那边也不会答应,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,小涵,还是去公安局好好交代问題,给我你家的地址,你父母那边,我会派人照顾的。”王宝玉认真道。

小涵只是听两方各说而已,依然不能确信谁打了自己的父亲,露丝不耐烦的说道:“蠢女人,我们要是知道你家的地址还用问你啊,金裕昌才对你家的情况最了解,到现在,还分不清黑白。”

小涵终于彻底醒悟了,流泪说了自己的家庭地址,不停的道谢。

“至于你身上的伤,该怎么说你知道吧。”王宝玉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