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31 科学狂人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231 科学狂人

小涵点点头,她根本沒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随即又重重的磕了三个头,表情黯然的站起身來,王宝玉拿出手机,出去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打给舅舅严昊升,说是小涵找到了,还挨了揍。

严昊升免不了一顿埋怨,吩咐立刻将小涵送过來,王宝玉安排『露』丝将小涵送到市公安局。

后來,经过一番审讯,小涵交代了全部问題,对兄弟会却几乎什么都不知道,至于小涵身上的伤,她只说是自己不小心碰的,当然,局长早已秘密安排,审讯的警察自然不会在小涵受伤这件事儿上较真。

『露』丝走了之后,徐彪再次邀请王宝玉去看时光机,尽管已经是晚上,但地下实验室里,以吴博士为首的科研人员,还在紧张的忙碌着。

不难猜出,徐彪出钱只是其中一个原因,另外一个重要原因,那就是吴博士这伙人,也都是很另类的科学狂人。

“老大,通过大量的运算,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了时间轴的规律。”吴博士兴奋的向徐彪汇报。

“干得不错,咱们就是创造历史的人。”徐彪哈哈大笑。

“那个,吴博士啊,时光机启动后,历史发生了改变,我们的时光机会不会也随之消融啊。”王宝玉问道,意图暗示这伙人,不要试图去改变历史。

“呵呵,这就是时间轴的规律,当今的历史,是以一些重大事件作为时间轴的节点,比如,武王伐纣、商鞅变法、赤壁之战,玄武门事件等等,只要不改变这些大事儿,只是去历史溜达一圈,历史并不会因此改变。”徐博士道。

“如果不小心改变了呢。”王宝玉又问。

“当然,如果改变了这些重大事件,随后的历史可能就会烟消云散,重新组合,去历史的人,也会永远留在历史中。”徐博士又补充道。

“这么说,即便我回去当项羽,如果不想改变历史,还是要被刘邦那厮给『逼』死。”徐彪皱眉道。

“嘿嘿,差不多吧。”吴博士呵呵笑道。

“如果不改变历史,又如何穿梭于历史之中呢。”既然來了,王宝玉就想把这一切问个明白。

“这是我们正在攻关的课題,需要一个感应器,目前,两次实验分流出去的那小股能量,应该就是个感应器,当然,神石村的那块大陨石,就是最大的感应器。”吴博士侃侃而谈。

王宝玉心里一惊,沒想到自己手里的小陨石,竟然是穿越历史的感应器,还真要好好藏起來,沒有了这个东西,徐彪虽然傲气的想要开创历史,为了不出现意外,他也未必敢回到历史去。

“老大,研发资金好像有些不足。”徐博士对徐彪道。

“你们放心的工作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徐彪道。

对于这些话,王宝玉只当做沒听到,如今他不差钱,但却不想支持徐彪搞这个祸害的东西,徐彪从王宝玉的表情,也大致猜到了他的想法,也不跟他张口借钱。

从徐彪那出來后,从公安局会來的『露』丝,却是一路沉默,王宝玉呵呵笑问道:“最美洋妞,在想什么呢。”

“哼,连你也这么叫我。”『露』丝嗔了一个,但还是开口问道:“哥,做为一个男人你是不是有些心太软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还是为小涵的事儿吧。”

“嗯,有些误会不用去解释,直接揍一顿,扔到公安局门口就行,像她那样的人,只要一吓唬什么都会说的。”『露』丝哼声道。

“心软跟『妇』人之仁还是有区别的。”王宝玉先给自己抬高了水平,又说道:“我本人并不喜欢小涵这种人,只是她也有一颗孝心,为了替父报仇,可以豁出命去,所以,她今天沾光就沾到了这里。”

“那也要看人啊,她可是要对你下死手的。”『露』丝不满的说道。

“嘿嘿,当初你对我下得手更重,比这还死呢。”

“哎呀哥,说好不提以前的事儿的。”

两人说说笑笑回公司,第二天,王宝玉就找人搞來了一个玉质小盒子,将小陨石放进去,这个小盒子不在材质有多名贵,而是它是经过特殊加工,专门防辐『射』,以防被吴博士那里感应了去。

不仅如此,王宝玉又把这个小盒子放进保险柜里,以防万一。

做人就要讲究信誉,王宝玉又按照小涵留下的地址,派『露』丝给小涵的家人送去了二十万,两位老人对这份天上掉下來的钱欣喜异常,却又大『惑』不解。

为了安慰两个老人,『露』丝说小涵让送來的,而小涵自身去了外地做生意,归期未定,『露』丝还留下一个联系方式,说是如果老人有什么其他的需求,可以直接找她。

当老人手里捧着现金,脸上『露』出满足笑容的照片放到小涵手里的时候,小涵再次落泪了,不仅配合警方的审讯,还主动交代了许多金裕昌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金裕昌原本犯得只是经济案子,但现在『性』质彻底变了,成为了雇凶杀人,立刻被全国通缉,省市警方也加大了对他的追查力度。

事情正在渐渐的水落石出,只等着金裕昌被抓捕归案,然而,树欲静而风不止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涵被抓,刺激了金裕昌和兄弟会,又一次沒有想到的危险突然降临了。

这天,王宝玉跟『露』丝一道下楼出去办事儿,刚要上车之时,突然听到有人喊他,转头一看,却是多日不见的马晓丽來了,正在笑『吟』『吟』的看着他。

如今的马晓丽,已经成为标准的少『妇』,风韵犹存,浑身散发着一种不一样的味道,王宝玉还是收拢了心神,不去胡思『乱』想,招呼『露』丝关上车门,快步迎了过去。

“晓丽姐,怎么想起來看弟弟了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问道。

“唉,还不是为了雪曼,自从听说她成为了保洁员,扫厕所,国栋整天吃不下睡不好的,他倒沒有说來,只是埋怨雪曼不懂事儿,哎,我还不了解他啊,心里挂着孩子,就是嘴硬。”马晓丽叹了口气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,王宝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招呼马晓丽上楼,看來有些事儿必须要解释清楚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