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32 杂志编辑部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232 杂志编辑部

然而,就在一行三人刚踏上春哥大厦台阶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吓得王宝玉连忙按着马晓丽趴了下去。

啪,一个轿车的后视镜落在了二人面前,王宝玉惊魂未定的向着声音传來的方向看去,立刻吓得面如死灰,冷汗横流。

发生爆炸的正是王宝玉的红旗轿车,车子被巨大的爆炸冲击力抛向了高空,车身四分五裂,几乎成了碎片,附近的几辆车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损,三层以下的玻璃也都成了碎片。

王宝玉擦着额头上的冷汗,暗自庆幸,幸亏刚才碰到了马晓丽,捡回了一条命,要是刚才上车,这功夫他和『露』丝怕是已经被炸成一堆碎肉了。

王宝玉立刻打电话给公安局报案,大批的警车第一时间就赶了过來,迅速封锁了现场,大楼的人也纷纷逃离了出去,情形一片混『乱』。

案件并不复杂,一定是有人发现王宝玉要出门,偷偷在他的车上安装了定时炸弹,不难猜测,这一定是兄弟会所为,而且,他们的炸弹已经经过了改良换代,称为更具危险『性』的定时炸弹。

这件事儿自然非同小可,省市相关人员立刻组织召开了紧急会议,根据录像监控,迅速锁定了一名犯罪嫌疑人,但追捕罪犯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王宝玉的危险时刻都存在。

“晓丽姐,这次你救了我一条命。”回到办公室里,王宝玉心有余悸,很感激的说道。

“还是你福大命大,宝玉,我也听说了你的一些事情,不能总得罪人。”马晓丽也是惊魂未定。

“我也不想这样,还不是被人『逼』得,唉,不说这些。”王宝玉叹气,接着感激道:“晓丽姐,你刚刚救了我一命,说吧,想要什么,弟弟都满足你。”

马晓丽呵呵笑道:“我现在已经是县教育局副局长了,老公出息,儿子可爱,沒有其他奢望,要说要求的话,当然还是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,不要横生太多波澜。”

“你说得还是雪曼的事儿吧。”

“宝玉,国栋就这么一个女儿,即使以前雪曼可能有对不住你的地方,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也应该释怀了,我跟国栋都是一个意思,希望你能多担待一些。”马晓丽沒忘了此行的目的,如此说道。

“我也不想难为她,只是,她犯了那么大的错误,不处罚她,股东们不肯答应啊。”王宝玉苦着脸道。

“国栋说了,即便是倾家『荡』产,也要弥补雪曼的错误。”马晓丽道。

“晓丽姐,可惜你这份心,雪曼都沒有体谅过。”王宝玉真诚的说道。

马晓丽轻轻叹了口气,“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国栋,我也不能不管。”

咚咚,传來了敲门声,紧接着,穿着蓝『色』工作服的程雪曼进來了。

“宝玉,你沒事儿吧。”程雪曼紧张的问道,这才看见了马晓丽,眼泪立刻就落了下來,轻声喊了一句“妈。”

“雪曼,瞧瞧你,怎么成了这幅样子,你爸要是看见了,能把他给疼疯。”马晓丽心疼的说道,上前撩起程雪曼的一缕『乱』发,又替她擦了擦眼泪。

程雪曼流泪问道:“我爸还好吧。”

“怎么可能好啊,你可是他的心头肉。”马晓丽叹息道:“自从听说了这件事儿,人都老了不少,动不动就发脾气,还打过你弟弟好几次。”

“我爸不是从來不打思思的吗。”

“哎,也怪思思不懂事儿,总是添『乱』。”马晓丽咬紧嘴唇,那可是亲儿子,怎么可能不心疼。

“妈,我,我以前不该对你那样的。”程雪曼终于见到了亲人,忍不住心头的委屈,一头扑进了马晓丽的怀里。

马晓丽也落下泪來,将程雪曼紧紧抱住,安慰道:“宝贝,妈妈在这里,不怕,不怕。”

“妈……”程雪曼哭得更大声了。

面对此情此景,王宝玉也是鼻子酸酸的,说道:“雪曼,别哭了,这几天就给你调换个工作。”

“冯总她不会答应的。”程雪曼说道。

“是冯春玲吧,我去求她。”马晓丽道。

“晓丽姐,不用你去,怎么说我也是企业的最大股东,这事儿就这么定了,给雪曼调换工作,不能再这么辛苦。”王宝玉决然的说道。

“可是,冯总……”

“雪曼,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。”

“宝玉,谢谢你了。”程雪曼道。

唉,马晓丽叹了口气,跟程雪曼一道出去了,大概是想找个地方陪女儿吃饭。

因为炸弹的事情,春哥大厦暂时停业三天,为了安全,王宝玉也沒回家,就住在办公室里,这晚,他再次找到了冯春玲,要求给程雪曼调换工作。

“宝玉,你可真固执,程雪曼不过干了两个多月,累不死的。”冯春玲不高兴的说道。

“我跟她爸妈都是老交情,他爸当年更是对我有知遇之恩,春玲,算我求你了还不行,就别让她扫厕所了,就放过她这一次吧。”王宝玉不想跟冯春玲吵架,几乎用哀求的口吻说道。

“扫厕所也是一项工作,要是大家都嫌弃的话,谁來维持卫生。”

“媳『妇』,好媳『妇』……”

冯春玲也叹了口气,说道:“宝玉,这件事儿要是让股东们知道了,他们会对我一定有很大的意见。”

“就说是我强行安排的,一切我担着。”王宝玉拍着胸脯道。

“好吧,就让她去集团dm杂志编辑部吧,反正她也喜欢玩时尚的东西。”冯春玲看似无奈的答应道。

“嘿嘿,春玲,你真好。”王宝玉终于笑了起來。

“但是有一点,我得给你提个醒,如果她敢再犯,我绝不手软,一定把她打压到底。”

“有了这次教训,程雪曼肯定得老实,放心吧。”

“哼,你们俩真有的一拼,毫无原则,算了,不提那些闹心的,我已经派人去给你买新车,防弹防爆那种的,另外,咱们这个楼层,特别安派了保安,闲杂人等一向不许进入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还是媳『妇』最疼我。”王宝玉感动的说道。

“哼,现在你要是死了,我岂不是什么都捞不着。”冯春玲打趣道。

“那就赶紧嫁给我啊。”王宝玉听出有戏,激动的催促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