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33 葡萄园枪声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233 葡萄园枪声

“呵呵.风水轮流转.堂堂的宝二爷也得追婚.”冯春玲得意的笑道.

“我是认真的.一刻娶不到你.心里就不安稳.”王宝玉道.

“听说了吗.美凤又把婚期改到了元旦.我琢磨着.怎么也要等到她结了婚.我才好嫁人啊.”冯春玲道.

“她还真是沒准.婚期都改了三次了.我们不用管她.”王宝玉道.

“那怎么行.我们可是好姐妹.就这么说定了.等美凤嫁了人.我就嫁给你.”冯春玲道.

“干嘛又和她扯在一起.”王宝玉不悦的问道.

“我在想.是不是美凤也想等咱们结婚后再结婚啊.”

“那又怎样.”

“如果真是那样.我就不能着急.”

“为什么啊.”

“那说明她心里还有你.如果不让她彻底放手.我和你结婚后也消停不了.”冯春玲说道.

“傻瓜.就算是那样.咱们结婚了.美凤也只能结婚.还惦记个屁啊.”王宝玉不以为然.

冯春玲却摇摇头说道:“她要是先结婚.说明心里已经放下你.如果一直在等咱们的婚期.那就不妥当.”

“嘿嘿.饶老绕去的.听得人头晕.你看看我.经历了生死.都得不到放松.”王宝玉坏笑道.

“你想干什么.”冯春玲妩媚的笑道.

“当然是想干.”王宝玉说着.拉着冯春玲.一把将她推倒在大沙发上.

“宝玉.这是办公室.”冯春玲被堵住了嘴.呜咽的提醒道.

“反正也放假了.再说了.谁敢擅闯冯总裁的办公室啊.”王宝玉满不在乎.**中的二人就在沙发上翻云覆雨起來.幸好无人撞见.

事后.两个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.想起这段时间遭受兄弟会攻击的事情.冯春玲有些感慨的说道:“宝玉.不经历这些我还不知道.原來到今天.你一步步走的这么艰难.”

“我几乎成了勇斗恶势力的楷模了.谁知道这些都是无奈之举.”王宝玉道.

“我们不能坐以待毙.被动挨打.总应该做些什么.”冯春玲道.

“这些都是公安局的事情.我们根本就无能为力.”王宝玉道.

“不行.春哥集团现在有钱.依我看就成立一个私人侦探所.将那些富有办案经验的离职人员返聘回來.主动出击.一定要把兄弟会查清楚.一网打尽.”冯春玲面『露』坚定之『色』.

“现在公司的事儿就够你闹心的了.别为了我又弄得人仰马翻的.”王宝玉说道.

冯春玲点点王宝玉的嘴唇.说道:“你才是公司最大的事儿.”

王宝玉张口含住冯春玲的手指.点头说道:“那就按照你说的办.”

成立所谓的侦探事务所.当然是国家现行政策所不允许的.几天后.冯春玲安排成立了春哥社会调查公司.名义上是调查春哥产品的情况.实际上却在招募有经验的办案人员.

原富宁县公安局局长路小虎刚刚提前退休.王宝玉打了个电话.想试探下他的口风.只是不知道这个昔日的铁血汉子.会不会在自己手下做事儿.

不过.事情比想象的顺利.不甘寂寞的路小虎.一听这个.几乎沒怎么犹豫.便答应下來.应聘进入了春哥调查公司.

考虑到路小虎办案经验丰富.冯春玲果断的让他担任了负责人.

对于这个结果王宝玉很高兴.主动请路小虎吃饭.同时.还叫上了老熟人范金强.两个曾经的搭档在酒桌上一致表示.要里应外合.一定要尽最大努力.尽早将兄弟会的内幕调查清楚.

程雪曼被调离了保洁员的职位.成为了春哥杂志社的一员.但冯春玲还警告她.在春姐丸配方的事情沒有查清楚之前.她依然不许离开春哥集团.否则就要起诉她.

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.程雪曼收敛了很多.穿衣打扮也开始变得简单起來.但是.冯春玲岂肯轻易的放过她.自从程雪曼进入杂志社之后.原本每月一期的杂志.就改为了每周一期.杂志社的人员经常加班到深夜.

杂志社工作并不比当保洁员轻松.每天大量的稿件整理和文字校对.搞得程雪曼的视力都下降了不少.受到连累的杂志社同事少不了给程雪曼脸『色』看.但她却还是咬牙忍着.那颗不安分的心被彻底激活.

越是被压迫.程雪曼内心的抵触就越强烈.经过这么多天的分析.她也明白这些都少不了和冯春玲有关系.

虽然程雪曼不明白冯春玲为什么还把她留在春哥『药』业.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.那就是沒安好心.程雪曼下定决心.一定要忍辱负重.寻找报复的机会.心中计划着如何对冯春玲展开致命的反击.重新把王宝玉给夺回來.

时光匆匆.转眼又到了白雪皑皑的季节.对兄弟会的调查却一刻也沒有停止.但却始终沒有发现他们的踪迹.倒是发现了一些他们犯下的案子.给他们又增加了一些罪状.

而就在一个飘雪的夜晚.平川市赫赫有名的葡萄园.突然传來了爆炸声和激烈的枪声.一伙暴徒突然闯入.不停的扔炸弹开枪.硬是将一个美丽的葡萄园.几乎夷为平地.

徐彪带领巴哥等人.勇敢的进行了还击.却因为毫无防备.又沒有枪弹.终究落在了下风.

暴徒们并不恋战.十几分钟后就果断的撤离.葡萄园的大楼被炸出了好几个大洞.徐彪的两位兄弟殒命.其中就有巴哥.而徐彪也身负重伤.被送进了医院.

得知消息的王宝玉.心里一阵揪着疼.不用怀疑.这一定是兄弟会所为.徐彪这位好大哥.无疑是受到了自己的连累.

在特护病房内.徐彪浑身缠满了纱布.但这个意志坚强的汉子.却连眉头都沒有皱一下.见王宝玉进來.徐彪微微一笑.艰难的说道:“兄弟.放心.我死不了的.”

“大哥.真不该让你跟着趟这次浑水.”王宝玉满是歉意的说道.

“咱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.再说了.他是在向我寻仇.”徐彪费力摆手道.又咬牙骂:“他娘的.庞无忌.老子跟你沒完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