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35 扶乩

2235 扶乩

山雨欲來风满楼,为了防止恶姓事件的再度发生,春哥大厦的门前出现了警方人员,对來往客人还是进行安全检查。

但是此举也对春哥大厦的业务造成了不小的影响,比如很多有头脸的人便不会选择在其中消费,倒是几个顽皮的孩子,一趟趟的跑进跑出,这种局面也实属无奈。

老百姓们还是嗅到了风声不对,尽管看起來沒有当年刘宇逍事件那么严重,还是有人拖家带口,跑到外地去避风头。

京城国安的李专员也打來了电话,这一系列的事件自然也引起了他们的高度警觉,通过调查分析,李专员的结论是,兄弟会的人员组成层次不高,也沒有形成等级分明的组织体系,应该是黑手党收编不久的,其目的应该只是利用他们而已。

王宝玉这边严阵以待,而兄弟会袭击完徐彪之后,又开始无声息的潜伏起來,敌人就在暗处窥视着,随时准备发起攻击,这让王宝玉寝食难安,一时间却并无良策。

在一处阴暗的地方,四处点着蜡烛,一个眉毛如墨般浓黑的小眼睛壮汉,正在跟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喝酒,此人正是兄弟会的老大,有着恶龙称号的庞无忌,那个中年人则是金裕昌。

烛光下的二人,脸色都显得很阴暗,而就在酒桌的一侧,摆放着一个骷髅头,从大小上看,应该是个几岁孩子的骸骨。

庞无忌喝了几杯酒后,起身咬破中指,将血滴在骷髅头上,同时发出了一声叹息之声。

“庞老大,这东西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。”金裕昌有些恐惧的说道。

“有什么可怕的,这是我儿子的脑袋,黄大师说了,只要能坚持三百六十天,这孩子就能跟我说话。”庞无忌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老大,那个黄大师就是个骗子。”金裕昌道。

“少废话,大师是上仙,不容亵渎。”庞无忌重新坐下,脸上露出一丝不悦。

“嘿嘿,老大别生气,我觉得你就够英明抉择的,竟然还有人在上头指挥你,心里很是不舒坦。”金裕昌连忙解释。

庞无忌叹了口气,说了些什么可怜天下父母心之类的话,由于刚才太过激动,手指头咬得太深,以至于鲜血总是止不住。

庞无忌干脆拿过酒杯,将血滴滴答答顺到里面去,足足得有二十毫升,然后倒满酒,说道:“满饮此杯,咱们以后就是兄弟。”

金裕昌看着那带着诡异红色的酒杯,哭丧着脸问道:“兄弟感情不在酒上,意思一口行不行。”

“少他娘的废话,干了。”

金裕昌不敢违抗,还是硬着头皮,忍住恶心捏着鼻子灌了进去,然后不甘心的问道:“那个,我可是给了钱的,不能就这么放过王宝玉那个小兔崽子吧。”

“着什么急,谁知道那个快死的人如此沒用,后來我问过黄大师,他说王宝玉身上有龙神护佑,别说,这小子就是命大,车子都炸飞了,他居然躲了过去,安然无事。”庞无忌道。

“派个身手好的兄弟,近身一下子把王宝玉给弄死最简单。”金裕昌道。

“我们现在虽然兄弟相称,兄弟会却不容你说得算。”庞无忌冷哼道。

金裕昌一时无语,大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,他苦着脸又说道:“我们不能总呆在这里啊,这根本不是人过的曰子。”

“嘿嘿,你倒是敢出去啊,外面的风声这么紧,能有个藏身之处已经不错了。”庞无忌鄙夷的笑道。

“实在不行,就拿王宝玉身边的人下手,逼他上门送死。”金裕昌又建议道。

“你有什么好主意。”庞无忌问道。

“王宝玉对养育他的干爹干妈感情很深,要不,我们去神石村把他们抓來。”金裕昌试探的问道。

庞无忌点点头,金裕昌一看有门,又建议道:“王宝玉那小子风流成姓,身边的女人也不少,哪个还都是他的心尖尖,随便弄來一个也能行。”

庞无忌思索了一下,说道:“事关重大,还是问问真仙的旨意吧。”

金裕昌尽量控制着脸上不屑的表情,点头称是,心里却骂个不停,这个庞无忌也太他娘的愚昧了,难怪兄弟会一直也沒做大,这么迷信,肯定做事儿束手束脚。

“快去请黄大师來一趟。”庞无忌冲着不远处的一名壮汉喊道。

壮汉应了一声,很快就带來一个三角眼八字胡身穿道袍的道士,就是所谓的黄大师,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,手里还拿着一柄拂尘,装出一幅仙风道骨的姿态。

“黄大师,我们有意对神石村发起一次行动,您帮着预测一下。”庞无忌道。

“这要问真仙行不行。”黄大师嗓子很细,说话的腔调更像是太监。

“那就请大师做法吧。”庞无忌道。

黄大师转身拿來一个正方形的木质盒子,只有十公分左右的厚度,里面装满了细细的黄沙,正是叫做沙盘的迷信工具。

随后,黄大师招呼庞无忌起身,打量了一下金裕昌,让他也站起來,吩咐两人站在沙盘的两侧,将一个细长的木棍让二人从两边托着,木棍上绑着一根桃木的粗针,而粗针就垂在细沙中。

黄大师玩得这套把戏,叫做扶乩,民间也也称请碟仙,是不折不扣的迷信活动,据说,当神灵降临之时,会用这根粗针,也就是乩笔,就扶乩人所求之事,在沙盘上写上答案。

“闭上眼睛,就这件事儿向神祷告。”黄大师挥动拂尘,吩咐道。

庞无忌和金裕昌配合的闭上眼睛,努力调整着呼吸,一动不动,庞无忌想到是事情成不成,而金裕昌虽然很鄙夷扶乩这种事儿,却在想着如何劝说庞无忌尽快下手,他可是恨死了王宝玉,恨不得这小子立刻就死。

等了好久,沙盘沒有任何变化,庞无忌疑惑的看着黄大师,“大师,怎么一点动静都沒有。”

黄大师则不客气的指着金裕昌说道:“你心猿意马,魂不守舍,需要清理一下。”

“怎么清理。”金裕昌愣愣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