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36 夜袭神石村

2236 夜袭神石村

黄大师又拿出一张黄裱纸,念叨了一会儿,突然一张嘴巴,喷出一口酒在上面,然后黄纸便燃烧起來。

等烧得快差不多了,黄大师便将这些灰烬放在酒杯里,又倒了一杯酒,命令的口气说道:“喝掉。”

庞无忌就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,金裕昌不敢不从,心里却骂死了这个假大师,老子要不是现在落魄了,肯定找人揍死你。

金裕昌苦着脸还是把那杯黑乎乎带着口水沫子的酒喝了,胃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,恨不得跑出去痛快吐一场。

依照黄大师的吩咐,金裕昌还得闭目默念些咒语,二十多分钟后,他的胳膊就酸得几乎托不住那根并不沉的木棍,就在此时,桃木的粗针竟然开始动了起來。

庞无忌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,以为神灵降临了,殊不知,这是金裕昌的胳膊抽筋形成的。

当粗针的动作停止时,庞无忌连忙将东西放下,向着沙盘上望去,比划凌乱,根本就看不清写的是什么。

“唉,神还是沒有说明白。”庞无忌叹气道。

“说明了,你看这几个比划,合起來就是一个能字,这里更像是一个忌字。”金裕昌岂肯放弃,装作细心分析着上面如同蚯蚓爬过的痕迹。

“能,忌,这到底行不行啊。”庞无忌皱眉道。

“神的意思很明显,能,就是可以做这件事儿,忌,你的名字中就有这个字,意思是让你亲自去一趟。”金裕昌急切的说道。

“黄大师,你觉得呢。”庞无忌问道。

“真仙的答复很明显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黄大师倒也会顺杆爬,点头道。

庞无忌挠了挠头,终于信了,两次袭击王宝玉失败,不只是受到了上级的痛骂,也险些失去自己的威信。

庞无忌也确实想亲自出手弄死王宝玉,并不是因为金裕昌就此时给了五百万,而是黑手党上层的指示,一旦成功了,他们就获得巨额的资金支持,甚至可以逃亡国外,将以往的罪行一笔勾销。

“黄大师,哪天行动比较好。”庞无忌问道。

黄大师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,说道:“明晚六甲神降临,应该就不错。”

“好,老子明晚就亲自出马,将这两个老东西给抓來。”庞无忌主意已定,大口干了一杯酒。

如果有神灵,神灵一定是善良的,怎么可能护佑作恶之人,而且神灵尊贵无比,又怎么会受恶人摆布呢。

就在第二天晚上,在别墅中刚刚躺下的王宝玉,被连日來的警戒搞得身心疲惫,自己的安全应该可以得到保证,但是家人以及朋友的就很难说,这次会不会也像以前那样连累无辜呢。

想到这里,王宝玉心中一阵慌乱,眼皮猛跳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,似乎大事儿发生一般。

王宝玉顿时沒了睡意,起身下床,习惯性的拿出铜钱摇了一卦,得出的卦象却让他吃了一惊,是《天雷无妄》,明显有灾。

再细细一看卦象,天,象征老人,雷表示震动,此时又是夜晚,应该是寓意老人有灾,而六爻暗动的方位,正是神石村那边。

兄弟会沒人性,肯定是什么都能干出來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王宝玉立刻穿上了衣服下楼,招呼露丝起床。

这么晚了,仅凭算了一卦就去调动警方,似乎说不过去,他便打电话给陆小虎,让他马上带人出來,一同赶往神石村。

“哥,到底怎么了。”露丝不解的问道。

“我刚刚算出來,兄弟会可能要对爹娘采取行动,我们马上赶过去。”王宝玉着急的说道。

“他们要是敢伤害爸妈,我一定会杀了他们。”露丝恨恨的说道。

“也许只是我的错觉而已。”王宝玉自我安慰道。

“那群丧心病狂的人什么干不出來,真该把爸妈早点接到市里來。”露丝也察觉出危险所在。

两个人上了防弹的车子,由露丝驾车,在夜色中疯狂的向着神石村而去,陆小虎等人则分别开着两辆车,紧随其后。

神石村那边,自然也安排了警戒力量,但王宝玉并不放心,毕竟那里的范围大,难保哪些警员们有疏忽的时候。

却说庞无忌亲自出马,带着十几个兄弟,沿着小路,绕过检查的关卡,已经先一步到达了神石村。

跟王宝玉想的差不多,已经蹲守多日的警员们,明显放松了警惕,有的偷着去喝酒,还有人去看二人转节目,漆黑的夜色中,只剩下两个人守在村口的警员,无聊的坐在岗亭中,听着收音机昏昏欲睡。

庞无忌等人靠近神石村的时候,远远的就望见了岗亭,从望远镜中看去,里面只有两个蔫头耷脑的警员。

庞无忌嘴角挂起了一丝狞笑,对身边的一个兄弟吩咐了一句,车子立刻不断加速,向着岗亭冲了过去。

车声还是引起了两个警员的注意,只是,沒等他们回过神來,噗噗两声响,两个针管就扎在了他们身上,里面装着的正是麻醉药,两个人立刻彻底人事不省的睡了过去。

说起來他们也是运气,庞无忌无意杀害他们,只是因为怕枪声引起其他人的发觉。

庞无忌等人大摇大摆的开车进了神石村,继续向着神石水库那边而去,就在这伙人路过神石广场的时候,突然,神石隐隐透出了一丝光亮。

“那里什么东西在发光。”庞无忌揉着眼睛问道。

“嘿嘿,老大,这都十点多了,哪有什么光啊,那就是所谓的神石。”开车的壮汉并未看出异样,嘿嘿的笑道。

庞无忌再一看时,果然就是一块黑漆漆的石头,问道:“这就是他们整天宣传的神石吗。”

“对,就是块石头,还不是政府想赚钱。”开车壮汉自以为是的说道。

“我看挺神,还发光呢。”

“老大,哪里发光啊。”

“你们肉眼凡胎怎么能看到。”知道同行人都沒有看到真真切切的发光现象,庞无忌更觉得自己根基匪浅,迷信的他还是命令众人停车,说道:“我们过去拜一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