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38 活着更重要

2238 活着更重要

庞无忌又踢出一名中枪壮汉,壮汉吓得趴在地上抱着脑袋,哀嚎不已:“我要死啦,我要死啦。”

而沒有任何动静,因为陆小虎这边已经彻底沒了子弹,壮汉抬起头,惊喜的掐了自己一把大腿:“嘿嘿,我还活着。”

庞无忌哈哈笑着走了出來,将手枪掖在腰间,对王宝玉喊道:“哈哈,王宝玉,我们原本是想去抓你爹的,结果你却來了,也好,把你弄死,一了百了。”

“哼,你要问我答应不答应。”露丝跳下车,冷哼道。

“我当是谁,你不就是那个光腚的外国娘们儿嘛,老子正琢磨着,把你骑在身下会是什么感觉。”庞无忌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你都要死了,就别做梦了。”露丝恼道。

“嘿嘿,有骨气,那怪那个快死的家伙,在那种场合都被你勾去了魂,果然是个小妖精。”庞无忌猥亵的打量着露丝说道。

“看什么看,先抠了你俩眼珠子。”露丝说着,纵身跃起,挥拳向着庞无忌冲了过去。

庞无忌脸上一阵冷笑,双拳如风,向着露丝迎了上來,两个人你來我往,就在路上大战起來。

露丝一身好功夫,庞无忌也是身手了得,两个人闪躲腾挪,虽然各自中了几下,却似乎一时间难分胜负。

“臭娘们儿,还真有两下子。”庞无忌骂道,拳法的套路很猥亵,招招攻向露丝的前胸。

露丝并不答话,脚下攻击频频,顾不上保护胸部,下下直奔庞无忌的裤裆。

既然双方都沒了子弹,一伙人干脆远远的围了上去,做出观战的姿态。

作为兄弟会的老大,庞无忌岂是浪得虚名,他终于找到了露丝的一个破绽,一拳狠狠打中了露丝的胸口,露丝一下子就飞了出去,捂着胸口,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王宝玉连忙下车扶住了露丝,庞无忌一幅旁若无人的样子,哈哈大笑,对王宝玉招手道:“王宝玉,你们这些烂人,根本不是老子的对手,快点过來受死。”

“老子今天就跟你拼了。”王宝玉心疼露丝,握着拳头就想冲过去,却被陆小虎一下子按住。

露丝也紧紧抓住他,说道:“哥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“胆小鬼。”庞无忌嘲笑般的啐了一口,拔出了腰间的枪,对准了王宝玉,露丝则挣扎着挡在王宝玉面前,眼里沒有一丝畏惧。

“嘿嘿,不要着急,一个个來,老子的子弹够打你们这一锅的。”庞无忌阴笑道。

就在这危机时刻,几声枪响传來,庞无忌身边的一名看热闹的壮汉应声倒地,原來,看守在神石村那伙警察们终于赶來了。

王宝玉连忙拖着露丝向后撤,警员们则急速的冲在最前面,陆小虎大乐,这些人不少都是他原來的手下兵,于是一声令下:“绝不能让他们跑了。”

十几个枪口再次对准了庞无忌等人,庞无忌稍稍一愣,一个箭步冲上了面包车,果断发动了车子,一边向外射击,一边往前冲。

令众人都大感意外的是,庞无忌的枪口对准的不是警察,而是他的手下,原本就死了四五个,剩下的壮汉们纷纷应声倒地,他们大概临死都沒想明白,会死在自己老大的枪口下。

那个刚刚死里逃生的壮汉也难逃此劫,到底被老大一枪打中胸口,呜呜惨叫两声,便再沒有醒过來。

尽管警员们一直向着庞无忌的车射击,庞无忌到底还是冲了出去,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夜色中。

陆小虎等警员开车在后面一路猛追,后來追到了面包车,却不见庞无忌,看來是已经翻山越岭的逃走了,警员们连夜搜山,却沒有任何踪迹,路小虎懊恼不已,眼皮子底下竟然让庞无忌再次溜走。

王宝玉沒有跟着追赶,而是将露丝搀扶到车上,露丝体质不错,调息了一阵子,并无大碍,随后,两个人果断的赶往别墅,将还在睡梦中的家人叫醒。

“宝玉,这是怎么了。”贾正道不解的问道。

“孩子,你脸色咋这么难看,呦,你身上咋还有血啊,究竟咋回事儿啊。”林招娣也惊心的问露丝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儿,村里好像有放鞭炮的。”穿着睡衣下楼的钱美凤也迷惑的问道。

“不说这个,叫上多多,你们马上跟我进城,这里很危险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进城,养殖场那边还需要照看呢。”钱美凤道。

“什么也沒有命重要,马上跟我走。”王宝玉焦急的说道,目前看來,神石村一刻也不能呆,庞无忌遭受了重创,说不准还能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举动。

钱美凤也听出來事态严重,连忙叫醒了睡着的多多,开上自己的车,一家人连夜赶往了城里,当看到神石广场附近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之时,钱美凤连忙捂住了多多的眼睛,终于知道发生了惊天大事儿。

來到幸福街的别墅住下,家里顿时热闹了起來,小光看到姐姐來了,顾不得睡觉,乐的蹦蹦跳跳,李可人去准备了夜宵。

为了不让家人太害怕,王宝玉简单说了说大致的情况,还说大家最近轻易不要出门,以防不测。

“爹给你的护身符起作用了吧。”贾正道倒是心宽,对露丝道。

“是啊,幸亏这道护身符。”露丝懂事儿的说道。

“儿啊,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。”林招娣担忧的说道。

“娘,你放心的住着,这里就是最安全的。”王宝玉道,这里有露丝在,门外又有监控和警员把守,庞无忌等人是轻易不敢來的。

意外的是,钱美凤沒有往曰的埋怨,反而一直沉默不语,王宝玉找了个机会,嘿嘿问道:“咋了,美凤,吓着了。”

钱美凤勉强笑了下,沒有回答。

王宝玉安慰道:“不用担心,养牛场还有工人看着呢,等风头过去,你还能发大财。”

钱美凤摇摇头,伸手摸摸王宝玉的脸颊,说道:“宝玉,你说的对,什么都沒有活着更重要,以后,我再也不难为你了。”

钱美凤说完,带着满腹的心事回自己房间去了,一家人睡下后,王宝玉和露丝又去了市公安局,连夜跟严昊升汇报了情况,毕竟陆小虎等人已经不是正式警员,持枪击毙匪徒也不是小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