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39 春哥战恶童

2239 春哥战恶童

严昊升当然会妥善处理此事,对外宣称是当地警方英勇击毙了凶恶的匪徒,跟陆小虎等人无关,此刻,他正在调兵遣将,前往神石村处理那满地的尸体,尽量不要对旅游区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庞无忌果然心狠手辣,昔日出生入死的弟兄都大都死在他的枪下,在场的匪徒中只有一个还喘气的,却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也死了。

追捕庞无忌的线索再次中断,但值得高兴的是,这次事件无疑会让兄弟会元气大伤,也就是说,短期内,不会再有大的动作。

然而庞无忌等人一天不被剿灭,就意味着依然潜藏着巨大的危险,何况他们还有黑手党的经济支持,想要东山再起,也不是难事儿。

更多警察把守的春哥大厦,显得非常冷清,出现了不少提前要终止租赁合同的租户,春哥集团自己的娱乐、饭店等业务更是受到了重创,清冷无比。

除了让姚黎霞做工作,冯春玲果然决定,这段纷乱的期间房租全免,春哥集团负责水电费,如果这些租户签订长期合同的话,春哥药业承诺,五年内不涨租金。

通过一番努力,春哥大厦内部总算是将局面暂时稳定下來,但长此以往,势必对集团的各项业务都会造成不小的冲击,尤其是上市,那是要看业绩的。

“宝玉,这种情况下干等是不行的。”冯春玲表情凝重的说道。

“也沒有其他好办法啊。”王宝玉苦着脸道。

“有些事儿必须要向公众说明,否则,我们即便上市,这段时间的业绩,也会让公众信心不足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也行,就说集团内部出现了些事情,所以销量下滑什么的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那样还是等于沒说,既然是公开,那就什么都别藏藏掖掖的。”冯春玲建议道。

“你有什么好主意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将黑手党的事情向社会公开,尤其是兄弟会,一方面树立公司的正面形象,另一方面也能让兄弟会无处藏身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这不会造成社会的恐慌吧。”王宝玉有些不放心的又问。

“正是因为不清楚,所以才会恐慌,另外,我想集团可以拿出两亿的打黑资金,奖励这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公民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好吧,就按照你说得办,召开董事会研究一下,另外,这件事儿非同小可,我还要跟阮书记先沟通一下。”王宝玉点头道。

经过冯春玲和石临东的努力,董事会对此提议获准通过。

王宝玉在阮焕新那边,却遇到了阻碍,阮焕新对此持慎重态度,怕引起平川市更大的乱象。

“宝玉,正是怕百姓恐慌,所以很多事情之前都未公开过。”阮焕新皱眉道。

“阮书记,如果咱们能把黑手党、兄弟会这些一网打尽的话,还可以隐瞒,但是现在网络这么发达,万一有人造谣,那时候更难处理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宝玉,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,但是政府也不能为了一个地方企业铤而走险。”阮焕新说出了心里话。

“阮书记,说实话我现在赚的钱就够养活自己一辈子了,如果真是为了我自己,我大可解散集团,靠老本悠哉过日子,但是黑势力并未除尽,其潜在威胁太可怕,如果连累无辜,发生流血事件,您也对平川市老百姓交代不过去啊。”王宝玉诚恳的说道。

苦口婆心的说了好半天,阮焕新才终于点头答应,但依然要求春哥集团在宣传上,尽量采用相对妥善的方式,照顾到公众的恐慌情绪。

董事会为此经过了两天的讨论,最后,终于敲定了一个方案,那就是以漫画的形式,将庞无忌等人趣味化,借此说明黑手党的危害。

王宝玉想到了李可人,她可是在墙上画过让黑手党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”的漫画,非常有趣,一顿软磨硬泡,李可人终于放下了大师的架子,参与到此事当中。

冯春玲又联系了当地美协,找來一批擅长画漫画的画家,经过十几天的日夜努力,第一批漫画终于出來了。

看到这些漫画,王宝玉差点笑破肚皮,在李可人的笔下,庞无忌成为了一个浓眉小眼的恶童,左手拿枪,右手拿炸药包,脚下大头鞋,裤子的拉链还沒拉好。

而春哥集团则是一个小帅哥的形象,虽然不断被恶童骚扰,但依旧保持着风度,最后,小帅哥大战恶童,用一粒大大的春哥丸,将恶童压倒在地。

漫画通过各大媒体刊登了出去,立刻引发了巨大反响,公众们笑得前仰后合,同时也深刻认识到了黑手党及兄弟会的严重危害。

当然,刊登漫画之时,也附加说明了春哥集团业绩下滑的原因,并且高调宣布,春哥集团出资两亿用于打黑,凡是有效提供庞无忌线索的,奖励一百万,如果抓到庞无忌,奖金则高达五百万,跟中彩票差不多,甚至比那几率还要高,至于检举揭发其他黑恶势力,也有不同的奖励。

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”这句话再次得到了验证,一切因为害怕跑出去的人,再度回到平川,一有空就四处溜达,希望能遇到庞无忌,发一笔横财。

平川市公安局的电话几乎成为了热线,尽管有效的线索不多,但这种全民参与的形式,却让几乎所有的黑势力都藏遁了起來,社会反而更加安定。

媒体宣传还出现了一个让人欣喜的效果,春哥化身正义,勇斗黑恶势力,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和支持,一时间春哥丸及春姐丸销量猛增,业绩再创新的高度。

这种宣传形式,也得到了阮焕新的极大认可,省里的宣传部门,甚至给这批漫画颁发了创意漫画大奖的证书。

却说庞无忌损兵折将,一路奔逃,跑了几十里的山路,才回到了老巢,气得差点吐血,他立刻找來了黄大师,上去就是十几个耳光,接着一顿猛踹,怒火冲天的庞无忌,又把黄大师的拂尘踩烂,山羊胡揪光。

黄大师满脸是血,痛哭流涕的跪地苦苦哀求,庞无忌才算是放过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