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55 饿汉子饥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255 饿汉子饥

这不是向阳村十二里吗,由千科的那处世外桃源,真沒想到,地下『迷』宫居然通到这里,雪地里深深的脚印也显示,逃亡的人已经体力不支,步伐越來越小,最后在这处房子前就消失了。

“这是哪里。”范金强不由的问了一句。

“向阳村十二里,阮书记的老家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屋子里住着什么人。”

“由千科和他的小媳『妇』,对了,还有他的老妈。”王宝玉道。

范金强一阵皱眉,见到车还停在院子里,立刻吩咐道:“嫌犯一定逃进了屋子里,手里有枪,屋内可能还有人质,大家小心包围。”

尽管警方人员非常小心,但现在是冬季,树叶早已凋零,漫山遍野的警察,屋内的人自然能从窗户内看见。

“都他娘的不许『乱』动。”金裕昌一边疯狂的往嘴里塞东西吃,一边用枪抵着由千科的头。

面对野人一般的金裕昌和那冰冷的枪口,由千科吓得浑身颤抖,不住哀求道:“这位朋友,我有钱,你要多少都给你。”

“老子不要钱,少他娘的废话。”金裕昌骂道。

“要女人也有。”同样跪在地上的『毛』梦琪,手里端着个盛鸡的大盘子,低声说道。

“『毛』『毛』,说什么呢。”由千科恼羞的白了她一眼。

“只要这位大哥肯放过我们,我愿意付出。”『毛』梦琪道。

“臭娘们儿,有点出息。”

“我这也是为了你。”

“吵什么吵,烦死了。”金裕昌道,他已经从窗户看到了警察围了过來,心中无比后悔,不应该为了一口吃的进屋,刚才应该马上开车逃走才对。

可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『毛』梦琪正给老太太熬鸡汤补身子,金裕昌走近后,立刻闻到一股扑鼻的香气,他早就饿得头昏眼花,脑袋一空便冲了进來,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吃的。

房子很快被包围的水泄不通,从足迹上分析,能够确定金裕昌就在屋内,范金强冲着屋内高声喊道:“金裕昌,不要再心存侥幸,快点出來认罪伏法。”

“都他娘的给老子撤离,否则,我就杀了这些人。”金裕昌疯狂叫嚣道,扯着由千科的衣领,将他推到窗前。

“救命啊。”由千科可怜的喊道。

“从后面包抄进去。”范金强对身边的一名警员吩咐道。

“宝玉,哎呦喂,我的亲兄弟啊,你还活着啊,快点救我啊。”由千科从窗口看见了人群中的王宝玉,忙不迭的大喊道。

顺着由千科的喊声,金裕昌探出头一看,果然看见了背着手的王宝玉,先是一愣,随即恼羞的用枪使劲砸了一下由千科。

由千科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呼,几乎要站不稳,金裕昌死死的将由千科抵在窗户上,冲着外面不甘的喊道:“王宝玉,你,你他娘的使诈。”

“金裕昌,老子死不了,反而你,就等着牢底坐穿吧。”王宝玉不屑站直身板冷声说道。

啪的一声脆响,窗玻璃碎了,一颗子弹擦着王宝玉的鬓角而过,正是里面的金裕昌冲着王宝玉开了一枪。

王宝玉顿时沒了英雄气概,连忙找个地方隐蔽起來,好汉不吃眼前亏,金裕昌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开枪,这个人已经是彻底疯了。

“到底怎么了。”屋内,一个老人的声音传來,正在由千科的老妈过來了,她有些感冒,在另外的屋里睡着了,刚刚被吵闹的声音给吵醒了。

“妈,你快别过來。”由千科忙喊道。

“你干嘛伤害我儿子。”老太太根本不听,拄着拐棍过來质问金裕昌。

“你快走,我不想伤害你。”金裕昌看了一眼老太太,不由想起了自己的老妈,心头一软,如此说道。

但是老太太年纪再大,眼下的情形还是看明白了,大声说道:“你快放了我儿子,我这条老命可以给你。”

“我也不想杀你儿子,我只想从这里逃出去。”金裕昌道。

“放了我儿子。”老太太拿着拐棍,冲着金裕昌就砸了过來,由千科几乎被吓掉了魂,『毛』梦琪则捂住了眼睛。

“你别『逼』我下手。”金裕昌吼道,用胳膊抗了一下,老太太出手很重,一条胳膊立刻就麻了,同时飞出一脚将老太太踹到在地上。

“你他妈的……”由千科刚想冲金裕昌大吼,但看到他冷漠的眼神还是忍住了,却对一旁的『毛』梦琪说道:“『毛』『毛』,赶紧把老太太扶起來啊。”

『毛』梦琪连爬带滚的來到老太太身边,沒想到护子心切的老人家竟然自己利索的站了起來,同时把『毛』梦琪推开,还给她使了个眼『色』。

“放了我儿子。”老太太就像疯了一样,吵嚷着又想往前走。

“让你妈赶紧停下,否则我真开枪啊。”

“妈,你别激动啊,我沒事儿的,你看外面这么多警察,他们一定会救我的。”由千科摆手,示意母亲停下。

然而老太太哪里听得下去,挥舞着拳头又冲了过來,由千科生怕老妈有个什么闪失,也开始极力挣扎起來。

内忧外患的金裕昌忍无可忍,杀机顿起,刚想扣动扳机,突然,脑后传來一阵剧痛,眼前金星『乱』冒,顿时瘫软在地,失去了知觉。

袭击金裕昌的正是『毛』梦琪,趁着金裕昌跟老太太纠缠之时,她悄悄过去『摸』到了玻璃烟灰缸,用尽全身的力气,猛然一下子打中了金裕昌的后脑勺。

随后,三个人又对金裕昌一顿暴打,直到金裕昌再也不动了,这才招呼警察们进來。

“他娘的,这光天化日的,老子居然差点丢了小命。”由千科心有余悸道。

“嘿嘿,我早就给你看过,你是能活九十的命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安慰道。

“妈,我挺聪明的吧。”一旁的『毛』梦琪得意的对老太太炫耀道。

“你们年轻人啊,遇到点事儿就慌了,要不是我给你使眼『色』,能行吗,姜还是老的辣。”老太太絮絮叨叨的,被小媳『妇』搀扶着又去屋里补觉去了。

“兄弟,前些日子跳楼是怎么回事儿,你嫂子为此哭了好几场呢。”由千科不解的问道,说得当然是大媳『妇』姚黎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