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56 票难买

2256 票难买

王宝玉简单说明了情况,引得由千科一阵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心的感叹,“兄弟,前段时间啊,原本是打算把现有的钱**哥药业的股份呢,结果一听说你沒了,把我郁闷的啊。”

王宝玉一脸黑线:“大哥说话也太实在了吧。”

由千科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,“兄弟可别多想,我就是说春哥药业沒了你这个领头的,我信不过其他人啊。”

“老太太说是头晕。”毛梦琪道,老人家到底是受到了些轻微的惊吓,出现了身体不适的情况,由千科一听,连忙转身去照顾老妈。

一个小时后,警方的车辆來到了这里,将已经醒來却一言不发的金裕昌带回了警局,王宝玉长长吐了一口闷气,闹腾了这么长时间,终于阴霾散去,晴天了。

有些日子沒回家的王宝玉,被警车送回了家里,小光已经先一步赶回來,一家人自然是喜气洋洋,干爹贾正道一扫这些日子的自责,精神头也开始好起來,一高兴还喝了小碗粥,原本还可以喝更多的,医生怕连日沒有正经吃饭伤了肠胃,这才叮嘱要逐步加量。

贾正道卸去心头的负担,高兴的直抹眼泪,现在更是爱怜的抱着小光不撒手,不管谁劝都不撒手。

“爷爷,要是我丢了,你会不会也这么心疼啊。”一旁的钱多多有些吃醋的问道。

贾正道立刻瞪圆了双眼,大声说道,胡闹,随即拉过钱多多,又是老泪纵横,钱多多吓得连忙解释自己是在开玩笑的。

“多多,要是真还有一次,爷爷肯定就得去见阎王。”贾正道垂泪道,全家人又是一通劝,贾正道才又露出笑脸。

王宝玉将追捕金裕昌的过程讲述了一遍,又引起了家人的一阵欢呼,也许直到今天,这些老实过日子的人才终于明白,只有将这些丑恶势力彻底铲除,才能真正过上平静快乐的生活。

危险已经解除,王宝玉让露丝将北国大酒店的顶层全部包下來,庆贺小光脱险,还有这來之不易的全面胜利。

为了不引起轰动,王宝玉遮住脸,跟家人一道來到北国大酒店,王一夫、刘玉玲和王琳琳也纷纷赶到,得知消息的冯春玲和石临东也过來一同庆贺。

家人们都聚齐了,看着一张张的笑脸,感受着这份浓浓的亲情,王宝玉心情格外激动,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春运的火车票这么难买,却挡不住游子回家的脚步,亲情无价,一个人可以失去健康和财富,但亲人们总会陪伴在你身边。

今天的主角当然是小光,小家伙被妈妈们抱來报抱,被亲了无数下,小脸上全是口红印子,这个失去双亲的孩子,却在这里收获了更多的关爱,不能不说,这也是上天的一种平衡。

小光虽然咧着嘴笑,但情绪并不高,能够看出,这段伴随庞无忌的生活,对他的影响也是不小,王宝玉已经决定,过几天就让他去见魏冬妮,进行心理康复。

这段日子,因为王宝玉的事情,王一夫吃不好睡不好,显得憔悴不少,鬓角还多了些白发,王宝玉举杯來到他的跟前,认真的说道:“爸,最近辛苦你了。”

“宝玉,一家人不用客气,你和小光能安全回來就好。”王一夫释然的说道。

“以前我做得不够,今后再弥补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这孩子,总算是长大了。”刘玉玲欣慰的说道。

王一夫感动的眼眶湿润,重重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道:“宝玉,无论到什么时候,爸爸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。”

“以前我不信,现在真的信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哥,啥时候娶媳妇啊。”王琳琳笑道。

“这要看你嫂子啥时候答应嫁给我。”王宝玉斜眼看了看正在跟钱美凤窃窃私语的冯春玲。

“那就抓紧啊,别挡了我和东东的路。”王琳琳道。

“咱家不分先后,哈哈,临东,快过來,赶紧把我妹妹娶了,我妹妹正愁嫁呢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去你的吧,我还想再玩几年呢。”王琳琳面带羞涩的嗔道。

石临东闻声走了过來,嘿嘿一笑,“谁愁嫁啊,我正愁娶媳妇呢。”

“东东,你也跟着我哥瞎起哄,东东,你说,你向着谁啊。”王琳琳红着脸撒娇道。

石临东想了想说道:“嘿嘿,谁说的有道理我就向着谁。”

王琳琳少不了捶打几下,石临东接着举杯敬王宝玉道:“哥,我真是佩服你。”

“怎么说。”

“打不死的小强,只有这样强大运势的人,才能做大事儿。”

“臭小子,居然开我的玩笑,信不信我撤了你的职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信,但你一定不舍得。”石临东嘿嘿笑。

“哥,你敢撤了东东的职,我就带着他上你家吃住去。”王琳琳又开始护男朋友了。

酒桌上,唯有李可人显得有些落寞,王宝玉当然知道她的心思,还不是想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吕云天。

“大姐,实在不行,就去澳洲看看天天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去,那孩子已经不是我的了。”李可人道。

“天天就是那个性格,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你的。”王宝玉安慰道。

“小孩,不瞒你说,有时候看见小光,就会想起天天來,小时候都是那么可爱,怎么长大了就变了呢。”李可人叹了口气。

“孩子长大了,就该有自己的生活,大姐,我有种直觉,天天早晚会回到你身边的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。

“哼,反正我的家产不给他。”李可人赌气道。

“嘿嘿,你的家产都在弟弟这里,放心,弟弟一定给你看好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转了一圈,王宝玉才凑到冯春玲和钱美凤身边,有些发贱的问道:“你们在聊什么呢。”

钱美凤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当然是聊你的风流史,否则有什么好聊的。”

“我哪有什么风流史啊。”王宝玉讪讪的问道。

“跟过你的女人,都能建一个后宫了吧。”冯春玲轻笑道。

“净瞎说。”王宝玉有些尴尬道,心中却又想起了那句熟悉的警告,女人最怕结盟,那是男人的噩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