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60 瘸腿小伙子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260 瘸腿小伙子

“宝玉,我心里很清楚,在这个世界上,你才是对我最好的,都是我不好,曾经那样的对你。”程雪曼低声道,『揉』了『揉』再度湿润的眼睛。

“要过年了,回去好好陪陪家人吧,再不回去,思思都要不认识你这个姐姐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呵呵,他啊,还真和我挺亲的。”程雪曼想起弟弟破涕为笑,有些不舍的转身走了。

就在第二天,各大媒体的头版几乎不约而同的报道了两件事儿,第一件事是兄弟会头目庞无忌在地下引爆炸『药』『自杀』,第二件事便是王宝玉并沒有死,之前的假死是配合警方采取的措施。

新闻一出,其轰动效应不亚于投下了一颗原子弹,人们顿时沸腾了,对于王宝玉假死的举动,人们褒贬不一,有人赞同这种行为是智者之举,值得夸赞;还有人说这是欺骗公众,行为可耻。

不管人们如何议论,有一点却是不容置疑的,那就是春哥集团再次成为焦点中的焦点,赚足了眼球,集团的各项业务又开始火爆起來。

王宝玉的手机电话频频响起,都是來电问候的,其中就包括郁闷很久的沈文成,因为王宝玉的死,让他一度后悔加盟了春哥集团,如今得到王宝玉的好消息,沈文成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啊。

杜倩倩和魏冬妮也來了电话,埋怨王宝玉对她们还隐瞒,王宝玉只能强调事情特殊,免不了一顿安慰。

电话太多,王宝玉不堪其扰,之所以接个不停,还是想等等夏一达的电话,也许夏一达真的选择了放手,将那份担忧深深藏在了心底,既沒有电话,也沒有『露』面。

王宝玉到底选择了关手机拔电话线,不能不说,太多人的关心,也是一种无形的精神负担。

闲來无事,王宝玉起身想去看看冯春玲,刚出了屋门,就听见一阵吵嚷之声,听声音正是位于楼层一侧安保部传來的。

嘿嘿,啥事儿让『露』丝这么不高兴,王宝玉好奇的凑了过去,只听『露』丝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这种条件,根本不合格。”

“我是有残疾,但我有力气有责任心,保安能干的事情我都能干。”听声音是个年轻的小伙子。

“好,好,你说的我都信,但是保安还有个形象问題,你这样子,究竟是保护大家还是让大家保护你啊。”『露』丝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我当然会尽到自己的职责。”

“走吧,如果被多事儿的媒体拍到,肯定又得说我们春哥『药』业沒有同情心。”

“我不是靠着同情长大的。”

“不合格就是不合格,你就是在这里站一天,也是不合格。”『露』丝道。

“你看,我能跳能跑,怎么就不合格了,我在福利院里就负责安全工作,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。”小伙子道。

“那你就回福利院。”

“不,我就要在这里工作,我还要照顾我妈呢,你给我一次机会行吗,试用期过后如果不满意再辞退我。”小伙子倔强的说道。

“别纠缠沒完沒了,赶紧走,要不我喊人了。”『露』丝道。

王宝玉对这个倔强的小伙子很好奇,推门走了进去,只见一个长得很精神的小伙子,腰杆挺直的站在原地,『露』丝则气得俏脸通红,几乎要发怒的样子。

“『露』丝,干嘛生这么大气啊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哥,这小子用你们的话说,就是个赖皮。”『露』丝白了小伙子一眼。

“王董。”小伙子显然认识王宝玉,很礼貌的点了点头。

“我刚才听到了,你身体有残疾是吧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一条腿而已,王董,我需要这份工作,我也去了别的地方,沒人肯给我工作。”小伙子有些黯然道。

“他们都不给你机会,为什么『逼』着春哥『药』业给你啊。”『露』丝不满的问道。

“因为我相信王董是个善良的人。”

“切,你还挺会说话。”

“呵呵,我们从不歧视残疾人,『露』丝,把他的简历给我看看。”王宝玉道。

『露』丝递过來简历,王宝玉回身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看了起來,嗯,不错,小伙子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,让人赏心悦目。

小伙子名叫吴泽风,小学文化,工作单位是某福利院,母亲叫做刘淑艳,父亲一栏空着,籍贯就是平川市。

“吴泽风,你为什么不填父亲的名字啊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我,我爸蹲监狱呢。”吴泽风道。

“哦,犯了什么罪啊。”王宝玉又问。

“我以他为耻,不说也罢。”吴泽风摇头道。

王宝玉总觉得这个小伙子看起來有些面熟,不禁追问道:“说说也无妨,他是他,你是你,我们不会因为他就不录用你的。”

“他进监狱跟你有关系,不过,我觉得你做得对。”吴泽风语出惊人道。

“他是谁啊。”王宝玉一愣。

“无相,曾经的邪教头子。”吴泽风鄙夷的说道。

“你,你是无相的儿子。”王宝玉几乎惊讶的说不出话來。

“是啊,曾经耻辱的佛子,咱们之前见过的,后來,在『政府』的照顾下,我被送到福利院,然后长了这么大,我妈原本是植物人,但『政府』也沒有放弃她,前几年终于醒了,正在进行康复锻炼。”吴泽风泪光盈盈道。

王宝玉当然记得这个有立场的孩子,如果不是他当年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所谓的佛子,警方人员可能会跟蒲地村的百姓发生冲突,兴许就会造成人员的伤亡,从这一点來说,吴泽风是个好孩子。

王宝玉上下打量了一番,感叹道:“沒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“王董,你还是和我印象中的一模一样。”吴泽风说道。

“哥,无相是谁啊,听着挺耳熟的。”『露』丝打听道。

“一个邪教组织的头目。”

“王董,我学历不高,但是有的是力气,我也不怕吃苦,现在我长大了,需要这份工作,我的腿不算什么『毛』病的,什么都不影响,王董,如果沒有工作,我就沒法赚钱照顾妈妈。”吴泽风道,脸上浮现出一丝哀伤之情。

“泽风,就留下來工作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哥,你们有过节,他不合适。”『露』丝听明白了,忙警惕的提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