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61 故去的爹娘

2261 故去的爹娘

“大人的恩怨,不应该连累孩子,泽风,你妈妈那边,需要多少钱,如果不是太多的话,集团能够负担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用,我只拿工资就行。”吴泽风固执的说道。

“要不提前预支你几个月的工资。”

“我跟别人一样就行,不想搞特殊。”

“这个,好吧,明天就來上班。”王宝玉应允道。

吴泽风冲着王宝玉和露丝深深鞠了一躬,转身一瘸一拐的出去了,步伐显得有些匆忙,也许是急着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。

看着他的背影,王宝玉有些心酸,别人不清楚,他却心知肚明,这个小伙子的腿就是白牡丹打断的,而他的母亲,也是让白牡丹打成植物人的,说到底,还是他父亲无相多情惹出祸端,唉,想想这些就觉得纠结。

“哥,他这种条件,也沒有合适的地方啊。”露丝为难道。

“那就让他当这一层的保安,对了,给他预备个凳子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可是他会不会是找你报仇的啊。”露丝担心道。

“放心吧,不会的,他能说实话,就证明他并无恶意。”王宝玉十分确信的说道。

“要是有媒体拿着他炒作,咱们春哥药业可沒法交代。”

“咱们的舆论风波还少吗,也不怕他一个。”

接下來的几天里,王宝玉每次上班,都能看见身穿保安服的吴泽风,这小子还真犟,尽管露丝在走廊里给他预备了凳子,却从來不见他坐下过。

王宝玉偶尔也会跟吴泽风聊会天,吴泽风说,他平时的唯一爱好就是书法,还说,写书法能让人心情平静,王宝玉表示欣赏,鼓励他坚持下去,还会给他找个像样的书法老师。

对于无相的境况,王宝玉还是好奇的打听了一下,吴泽风说,这些年來,他一次也沒去看过父亲,他心里也清楚,如今的一切,都是父亲造下的罪孽。

考虑到吴泽风跟他母亲都不容易,王宝玉还是让人事部多给他加了三成的工资,吴泽风虽然表现平静,但心里却还是怀着感激之情的。

庞无忌虽然死了,后续的事情远沒有结束,根据兄弟会成员提供的线索,黑手党为庞无忌提供的一亿支持资金,被警方追缴了上來,因此,远在美国的黑手党内部,为此十分震怒,更是对王宝玉恨之入骨。

另外,据兄弟会重要成员交代,庞无忌平时除了喜欢玩女人,还有一个爱好,那就是喜欢黄金白银等贵重金属,而且,兄弟会杀人越货偷窃等得來的财富,大多都换成了黄金白银藏了起來,价值不菲,至于藏在什么地方,只有庞无忌一个人知道。

警方四处打听,毫无线索,一度怀疑这个情报不精确,但是急于立功的兄弟会成员信誓旦旦的说,这件事儿千真万确,因为庞无忌不相信国家和政府,更不相信银行,所以他的钱大都换成贵金属,储存方便还利于保值,什么时候用,什么时候就能拿出去兑现,还有几个人证明,当初确实和庞无忌一起购置过贵金属。

由于这笔财富隐藏太深,警方苦寻不得,最后也只能作为一个悬案搁置了起來。

市委书记阮焕新给王宝玉打來了电话,很是郑重的让王宝玉通知徐彪,必须解散其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,否则,下次一定严惩不贷。

王宝玉连忙将话传给了徐彪,徐彪并不傻,要不是这次他插手庞无忌的事件有功,这种大规模的械斗,肯定是要坐牢的。

于是,徐彪立刻将兄弟们全部召集起來,正经八百的开了个会,还在一个镀金铜盆子里洗洗手,然后通知兄弟们自谋生路,他本人彻底金盆洗手,将不再是平川**的老大。

得知这个消息的王宝玉忍不住哈哈大笑,其实徐彪赚的钱也不少,但是他不爱女人不爱黄金,偏偏执着于时光机,导致资金紧张,以至于金盆洗手都只用了个铜盆。

因为有庞无忌的深刻教训,省市又联合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打黑行动,社会秩序得到了极大改善,也揪出了一批深藏在警方的内部的保护伞。

一年一度的春节又要來临,这次,贾正道等家人听从王宝玉的安排,并沒有赶回神石村,而是选择平川市里过年。

王宝玉就在春哥酒店安排了年夜饭,跟所有的家人们在一起热闹的过新年,当然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,稍感遗憾的是,冯春玲还是决定单独回家过年,并沒有接受王宝玉将她父母接到平川的建议,理由是一切等到结婚后再说。

吃过年夜饭之后,酒意微酣的王宝玉又带着家人,登上了春哥大厦的楼顶,俯瞰平川市绚烂的烟火。

尽管一望之下眼晕,贾正道还是颇有感慨,从小村一路走來,登上了这个高的地方,他为儿子感到骄傲。

家人们都下楼到酒店早已预备好的房间休息,钱美凤却沒有回去,拉着王宝玉一道來到王宝玉的办公室,似乎有话要说。

王宝玉看着钱美凤略显憔悴的脸庞,关切的问道:“美凤,你气色不好,抽空去医院做个检查吧。”

钱美凤下意识摸摸脸庞,苦笑了下:“我身体挺好的,可能是最近家里老出事儿,沒休息好。”

“美凤,谢谢你,照顾这个家,还照顾孩子们,这段时间也沒顾上养牛场吧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钱美凤点点头,叹了口气说道:“我跟春玲不一样,我做这些就是希望自己能找个事儿,再一个就是让家里过得好一些,说到底,我就是个普通的女人而已。”

王宝玉点起一支烟,缓缓的问道:“美凤,你找我是不是有话要说。”

“不知道,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”钱美凤摇头道。

“呵呵,这么多事儿还不够你忙的吗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现在好像沒了什么盼头,宝玉,我这几天还总做梦,梦见死去的爹娘,就像活着的时候一样,真真切切的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王宝玉一阵心酸,安慰道:“还是你得到的关心太少,所以思念亲人,不好意思,耽误了你跟白英杰的婚礼。”

唉,钱美凤长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难道女人非要选择一个归宿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