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63 我不跳

2263 我不跳

然而,就在王宝玉刚打开门,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进了屋内,一下子摔倒在地上,眼前出现的不是钱美凤,而是一个无比愤怒的男人,手里拿着一把尖刀。

“乔伟业。”王宝玉惊呼出声。

“王宝玉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”乔伟业双眼赤红,衣衫褴褛,手中的刀子泛出的光却格外刺眼。

王宝玉第一反应,就是想爬起來找个地方躲闪,他刚刚爬起來,乔伟业飞身就是一脚,正踢在他的后心上,顿时又是一个前趴。

紧接着,乔伟业疯狂的又在王宝玉的身上一顿猛踹,直踢得王宝玉几乎五脏俱碎,差点背过气去。

按理说,如果王宝玉不是喝了酒,又或者早有防备,单单一个乔伟业,未必能对他造成伤害,只是,一招被动,下下被动,更何况乔伟业的手中还有刀,王宝玉现在只有挨打的份,沒有还击的可能。

乔伟业又狠狠踢了几脚后,这才扯着王宝玉的后脖领子,将他拖起來,用刀架着他脖子,不由分说的就往外推,“不许喊人,否则老子先捅死你,再捅死别人。”

王宝玉到底还是沒敢喊,生怕钱美凤等亲人知道,不顾一切的冲过來,徒增无谓的死伤,但是王宝玉还是一边走,一边尽可能的发出声音,希望能吸引人注意到,当然这个举动很快就被乔伟业识破,拿刀柄又使劲敲了王宝玉一下脑袋。

“你想干什么。”王宝玉吐了口嘴里的血,惊恐的问道。

“干什么,你不是有能耐建起春哥大厦吗,你不是会跳楼装死吗,今天,老子就要让你真得从春哥大厦楼顶跳下去。”乔伟业道。

“乔伟业,你会受到法律制裁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反正老子也一无所有,苟且偷生,狗曰的金裕昌被抓,一定会供出我來的,早晚坐大牢,杀了你又何妨。”乔伟业道。

“金裕昌疯了,他根本就沒有供出你來。”王宝玉试图稳住乔伟业,忙说道。

乔伟业微微一怔,显然沒想到,“你忽悠小孩子呢。”

“真的,金裕昌脑子现在有问題,即使说出你來,警方也不能凭借一个疯子的话抓人。”王宝玉急急说道:“乔伟业,想想你的家人,想想那些疼爱你的长辈,千万不要一错再错。”

王宝玉不提这个还好,乔伟业一想到从前风光无限,前呼后拥的曰子,再想想如今的落魄,对王宝玉彻骨的恨意就更多了几分,既然已经來了,当然不会就此罢手。

“什么狗屁亲人,他们早就把我逐出家门了,我才不管那些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你,不,用刀子杀你太便宜你了,老子要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粉身碎骨。”乔伟业理智全无的喊道。

王宝玉被乔伟业推搡着來到了楼顶,刚才是看风景,现在则是面临死亡,心中的恐惧是可想而知的。

“乔伟业,只要你今天放了我,我一定不会说你來过的,你照样可以好好生活,我甚至可以给你一笔钱,多少你來说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钱,呸,家回不去了,下面也彻底萎了,我生不如死。”乔伟业吐了一口道。

“其他人不说,想想你妈啊,她养你这么大不容易,什么时候当妈的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儿子。”王宝玉又打出了亲情牌。

“我这个儿子,只会让她老人家蒙羞,你放心,等你跳楼后,我也跳下去,你这个功夫还是想想你妈吧。”乔伟业不为所动,硬是将王宝玉推到了楼边的水泥围栏处。

王宝玉头一次觉得,站在这个高的地方,是如此恐惧,黑暗中的路灯,汇集而成的不是风景,更像是魔鬼的大嘴,要将自己吞噬一般。

冬夜的寒风已起,吹得人似乎站立不稳,王宝玉浑身打颤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苦苦哀求道:“乔伟业,你放了我吧,我给你找最好的医生治病,你也知道我公安局有点关系,以前的罪名我可以替你洗清。”

“我才不会信你的鬼话呢,我的关系不比你的铁,其实我跟你也斗累了,也就这一次吧,放心,到了阴曹地府,我不会再找你别扭的。”乔伟业义气的说道,使劲将王宝玉往水泥护栏上推。

生死一线间,王宝玉不顾脖子上尖刀的冰冷,死命的抓着护栏,怎么都不肯松手,乔伟业拿着刀子相逼,无奈王宝玉宁愿被捅死,也不想从八十八层高楼上摔成肉饼。

一心想让王宝玉的乔伟业刀子不断的加力,直到王宝玉脖子上渗出血丝,王宝玉还是那句话,我不跳。

乔伟业累得气喘吁吁,干脆将一只脚跨上护栏,扯着王宝玉的裤子,试图将他硬是抛下去。

“王宝玉,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,如果你再不跳的话,我一刀子捅死你,然后照样把你扔下去。”乔伟业气喘吁吁的威胁道。

坚持了半分钟,羞恼的乔伟业拿尖刀在他手、胳膊等处戳出好几个口子,王宝玉再无力气抓住栏杆,只得无奈的闭上眼睛,似乎看见死神正狰狞的笑着向他招手。

就在这危急时刻,只听乔伟业突然传來一声闷哼,与此同时,再次架在王宝玉脖子上的尖刀,刺啦一声划过水泥墙壁,掉下楼去。

王宝玉猛然睁开眼睛,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小伙子,宛如天神下凡一般,正手持警棍,还在冲着乔伟业击死命打着。

竟然是吴泽风,真沒想到,当年死对头的儿子,竟然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,不管怎么说,也不能打死乔伟业,王宝玉捂着还在出血的脖子,连忙喊道:“泽风,不要再打了。”

吴泽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不知道是累的,还是太过紧张,也是一脑门子的汗珠,他稳稳神,这才问道:“王董,你沒事儿吧。”

“我还好,都是小伤,幸亏你赶來了,否则,我这条命还真就交代了。”王宝玉心中大定,感激的说道。

“我今天值后半夜的班,刚上楼就发现了他推着你走,腿脚慢些,才赶过來。”吴泽风有些歉意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