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64 寻人

2264 寻人

“不说这些,赶紧报警,再叫救护车來。”王宝玉吩咐着,壮着胆子凑到乔伟业的跟前,只见他满头是血,可见吴泽风用了很大的力气。

而就在此时,斜躺在水泥栏杆上乔伟业,突然睁开了眼睛,无比怨毒的看了王宝玉一眼。

王宝玉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,生怕乔伟业再冲过來伤害自己。

然而乔伟业伤势较重,几次挣扎却沒有站起來,反而拼命向前蠕动了一下,大半截身子立刻悬空了。

“乔伟业。”王宝玉喊了一声,不由上前一把抓住了他,任凭傻子也能看出來,乔伟业这是想要跳楼。

“王宝玉,你放开我,让我死吧,來生我还要找你报仇。”乔伟业使劲的向前挣扎,一幅非死不可的姿态。

“不,你不能死,你要死在这里,沒人敢租春哥大厦了。”王宝玉喊道又冲着愣愣出神的吴泽风招手:“泽风,快过來帮我拉住他。”

“让我死,我不能坐牢,那会把乔家的脸面都给丢尽的。”乔伟业大声嚷嚷道。

“泽风,还愣着干嘛,赶紧过來帮忙啊。”王宝玉急急的说道。

“王董,我什么都沒看见。”吴泽风犹豫了下,随即坚定的说道。

到底还是年轻,一双爱恨分明的眸子里明显缺少智慧,王宝玉急急说道:“人命大于天 ,你胡寻思啥呢。”

吴泽风这才反应过來,也帮着一起拉乔伟业,两个人用尽了吃奶的力气,才将乔伟业拉回來。

正当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刚擦了擦汗,乔伟业又挣扎着站起身來,还是想去跳楼,又被两人按住。

乔伟业求死心切,力气格外的大,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,无奈之下,王宝玉只好夺过吴泽风手中的警棍,冲着乔伟业的脑袋又是一下子,乔伟业终于瘫软的躺在地上,彻底昏死过去。

吴泽风随即找來绳子,将乔伟业绑的像粽子似的,才松了口气。

在吴泽风的搀扶下,王宝玉跌跌撞撞的回到办公室里,这才感觉浑身的骨头节都要散了架,他拿起电话报了案,警车很快赶到了春哥大厦,乔伟业被带走救治,面临他的将是法律无情的审批。

王宝玉受了些伤,也被送进入了医院,新年就是在医院里度过的,但他总算是卸去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,金裕昌疯了,乔伟业被抓,似乎再沒有任何威胁。

从目前看來,只剩下一个潜逃的阚振良,王宝玉认为,他一定去了新疆,而新疆是个好地方,说不定阚振良面对新疆美女,乐不思蜀,再也不回來了。

“宝玉,都怪我不好,非要拉着你说话,要是早点休息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儿了。”病房里,钱美凤含泪的说道。

“嘿嘿,不能怪你,这个人盯着我很久了,早晚的事儿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无论怎么样,我都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。”钱美凤真心的说道,“每次听说你有事儿,我都觉得天要塌了一样。”

“天不会塌的,你也别哭了。”王宝玉伸手替钱美凤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而钱美凤则握住王宝玉的手,在脸上摩挲着。

“我真后悔,不该长志气回房间去,如果我跟着你在一起,我就是拼了命,也不会让他伤害你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“傻瓜,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,所以也沒有呼救。”王宝玉叹了口气,也许只有恩爱的两口子,才会为彼此拼命。

“宝玉,你的磨难什么时候才能全部过去,一次次的担惊受怕,我真的再也承受不了了。”钱美凤说着泪水又滑落下來。

这时,另外一个女人刚巧推开了门,看见了眼前的一幕,她微微叹了口气,又无声的退了回去,正是赶回來的冯春玲。

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,王宝玉精神饱满的出了院,新的一年又开始了,而今天将是春哥集团的另外一次大的转折点,上市。

家人们回了神石村,一切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,露丝将除夕上半夜值班的保安给开除了,又申请对吴泽风进行嘉奖,只是,吴泽风却坚持说这是自己份内的事儿,拒不接受任何奖励。

“哥,他是不是脑子坏了啊,给钱都不要。”露丝气哼哼的说道。

“那就升职。”

“也不要,沒见过这么笨的小子,什么都不要,根本就沒前途。”

“你让他來一下吧,我还沒好好感谢他呢。”王宝玉道,心中却也猜到了几分,吴泽风不要奖励,一定另有目的,尽管他对自己表现非常忠诚。

片刻之后,吴泽风进來了,不难看出來,小伙子面带喜色,似乎很开心的样子,走路都显得轻快了不少。

“泽风,你救了我,一直沒有好好感谢你。”王宝玉客气道。

“王董,保护你是我的职责。”吴泽风站直了腰杆,很正经的说道。

“你能够不计前嫌,我深感钦佩,说吧,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。”王宝玉和气的问道。

“沒有。”

“行了,说实话吧,现在不说,以后可别怪我不帮你。”王宝玉道。

吴泽风犹豫了片刻,终于开口道:“是有一件事儿,想请你帮忙。”

“这就对了嘛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王董,这些年我始终在查找一个人,却一直沒发现线索,也许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小,我知道春哥集团势力大,一定能帮我找到这个人是谁。”吴泽风脸上沒了笑模样,微微叹了口气。

“这就是你当初选在在春哥药业工作的原因吗。”

“有这个原因,但也不全是,我一直认为,你是个有爱心的企业家,一定可以接纳我。”吴泽风坦言道。

“找谁啊,失散的亲戚还是儿时的朋友,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。”王宝玉问道,以他跟警方的关系,只要这个人活着,并不难找到。

吴泽风摇摇头,气愤的说道:“我想找那个当年打断我腿,又将我妈打成植物人的那个恶人。”

王宝玉一愣,这个人他当然知道是谁,就是白牡丹,难道说,吴泽风想要找白牡丹寻仇吗,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