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68 总编的股份

2268 总编的股份

这么大的事情,当然要上董事会,王宝玉持同意态度,再加上冯春玲的极力游说,甚至石临东都沒有提出异议,其他董事会成员也不好再坚持,最终获得半数以上同意,田英终于可以离开春哥演艺了。

说实话,王宝玉也不舍得田英走,毕竟在一起时间长了,田英开朗的性格很讨人喜欢,如果不是黑点,说不准王宝玉也会对她动心的。

但一路走來,田英的不容易他也心知肚明,为了能继续唱歌,背地里也沒少吃苦抹眼泪,儿女情长沒什么用,还是放手更加重要。

既然董事会获准通过,王宝玉便打电话给田英,告诉她,可以留在好莱坞,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,违约金就算了。

“宝玉,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。”电话那头的田英哽咽了。

“谢什么,等出了大名,别忘了我就行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怎么能忘呢,你可是我的第一个男人,也是唯一的一个。”田英道。

“什么意思。”王宝玉一愣。

“又不承认。”

“对了,英子,既然你以后要留在那里,能否告诉我那天晚上咱俩到底有沒有那个啊,我想听实话。”王宝玉恳切的问道。

田英咯咯直笑,说道:“当然是真的,你反复折腾了好几次呢,好凶悍啊。”

靠,一点印象也沒有,真是亏大了,光让这个臭妮子快活了,但是听田英夸张的语气,王宝玉还是不能确定,但是目前两人的关系早已亲密无间,何必再执着当初呢,王宝玉也不争辩,呵呵笑道:“既然这样,一夜夫妻百夜恩,你还有什么要求啊。”

“还是麻烦你先照顾一下我的父母,等我获得了绿卡,我就回去把他们接來。”田英犹豫道。

“嘿嘿,你爹这次肯定腰杆又直了。”王宝玉暗叹命运的变化,田富贵争來斗去,到底沒在小小的东风村扎下根,如今时來运转,竟然要跟着女儿去国外定居了。

“哎,直不起來了,年纪大了,腰弯的越來越厉害,宝玉,拜托你了,等我回去,我找机会再为你献身一次。”

“可别,还是保持点神秘感吧,我可否也有一个要求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什么要求。”

“无论你发展到什么程度,有多大的名气,一定别忘了,你是一个中国人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嘻嘻,当然喽,而且我还会时刻记住自己是王宝玉的女人。”

几天之后,巡演一圈的春哥演艺从美国返回,田英却留在了美国,成为了能够入驻好莱坞为数不多的华人歌手之一。

楚楚终于被扶正,成为了春哥演艺当仁不让的当红花旦,终于心愿得偿,识趣的她,免不了找王宝玉一阵表决心,发誓永不背叛。

石临东在冯春玲的授意下,找到媒体对田英入驻好莱坞的消息进行了大肆宣传,一时间在演艺界掀起了轩然大波,想要进入春哥演艺发展的艺人,一时间趋之若鹜,其中还有不少一线的当红艺人,事实再次证明,冯春玲的判断是非常正确的。

不过令王宝玉沒有想到的是,田富贵和刘小娟都是思想保守的人,得知女儿留在了美国,恼怒的“叛国”“崇洋”的骂个不停,说自己的老脸沒地儿搁了,还说不要这个女儿也罢。

在王宝玉的一再劝说下,老两口才算是消了火气,但却固执的决定,无论到什么时候,也绝对不去美国,还让王宝玉转告英子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在美国学坏了,不许穿露膀子露肚脐的衣裳。

当这一切渐渐平息之后,王宝玉也冷静下來,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,田英的歌是唱得不错,可是,照比那么多国际大歌星,似乎还差了不少,怎么好莱坞能相中她呢,难道是有意吸引中国粉丝吗。

疑问很快就被解开了,单自行又來了一封邮件,上面只有一行字:恭祝田英入驻好莱坞。

什么意思,难道说田英的事情又是单自行背后策划的,唉,千防万防,怎么还是上了当呢,看起來,自己跟这个老狐狸的智商,还真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

留着一个田英在美国,能有什么用,王宝玉百思不得其解,但他还是给田英打去了电话,希望她能立刻回国发展,田英却说已经晚了,如果跟好莱坞违约,赔偿的金额将大到难以想象,而且,以好莱坞的影响力,她的演艺之路将彻底终结。

木已成舟,也只能这样了,除了暗自祝福田英之外,王宝玉根本做不了什么,毕竟那里不是自己的国家。

春哥集团还在按部就班的发展着,一个月后,集团内部募股正式开始,王宝玉拿出了百分之十的股份,估值三十亿,分成三千万小股,以每股一百元的价格,进行内部认购。

其中三分之二留给公司管理层,尤其是照顾不持有股份的,只有三分之一留给了员工们,消息一出,整个春哥集团都沸腾了。

尽管三十亿不是小数,但还是被抢购一空,姚黎霞、林玥甚至罗缇,都一举成为了新股东,就连甄优美都买了三千股,王宝玉的私人户头上,也出现了一个天文数字,三十亿。

因为有份额限制,还有人根本沒买到,急的抓耳挠腮,开始找关系,只是,春哥集团在冯春玲的严格管理下,根本沒有任何机会,也只能等着集团上市后,到股市上去购买。

这天,一个找关系的來到了王宝玉的办公室,正是已经被升任为杂志社总编的程雪曼。

“宝玉,我想购买集团的股份。”程雪曼道。

“现在好像沒有了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,我好歹也是总编啊,怎么都沒有资格买股份呢。”程雪曼恳求道。

“雪曼,不是我说你,买那么点股份,根本沒什么用。”王宝玉道,“你只要好好发展,同样不少赚钱。”

“可是那不一样,如果我拥有了公司股份,我就很有归属感,如果沒有的话,总感觉哪天就会被人踢走。”程雪曼鼓足勇气说道。

王宝玉一听,不高兴的皱起眉头,“雪曼,你也该知足,这么长时间了,也沒人找你的茬,你别总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周围,好不好。”

“宝玉,我的心情你沒法理解,我原本是有股份的,自从冯春玲插手公司后,一减再减,最后剩的那点,也被她给骗走了,这些你都是知道的啊,我,我心里不平衡。”程雪曼鼓足勇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