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69 白给

2269 白给

“唉,那些事儿都过去了,纠缠无益。.”王宝玉叹了口气,对于冯春玲擅自拿走程雪曼股份的问題,他虽然算不上耿耿于怀,却也并不高兴。

“宝玉,大家都认为你偏袒我,其实你还是偏袒她。”程雪曼面现黯然,又说:“我只想拿回一点股份,让我也能感觉到自己真正是公司的一员,我并沒有其他的心思,真的。”

程雪曼能有这份心,实属难得,想到自己假死的时候,她的真情流露,王宝玉又心软了,说道:“这样,等我跟他们商议一下吧。”

“冯春玲不会答应的,她对我带着很大的偏见。”程雪曼道。

“怎么会呢,她不是已经不再追究你弄丢春姐丸配方的事情吗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内心觉得,女人还真是麻烦。

“哼,我排了一天的队,却被告知我不能买,我去找他们理论,却得知,这都是冯春玲安排的,她搞了个什么黑名单,据说第一个就是我的名字,宝玉,我又不是恐怖分子,这分明就是找我的别扭。”程雪曼哼道。

这么做就是冯春玲的不对了,同样是员工,干嘛还有分别心,而且国内还沒发展到国外的地步,什么事都靠黑名单当标准,想到这里,王宝玉脸上泛起一丝不快,恼道:“这事儿我做主了,就卖给你股份。”

“宝玉,你这个样子才像是一个男人。”程雪曼道。

“对了,雪曼,你想买多少,有钱吗。”说了半天,王宝玉才想起这事儿,程雪曼手里的那点钱,不是都赔给公司了吗。

“我想出三亿,购买你百分之一的股份。”程雪曼语出惊人。

王宝玉被惊得差点跳起來,愣愣的问道:“你哪來那么多的钱。”

“我也不瞒你,我向吕云天借的,到时候公司上市赚了钱,还给他就是了。”程雪曼道。

“你刚才不是说不在乎多少,就只希望能有点股份吗。”

“是啊,但是买一次不容易,谁知道以后冯春玲会不会再找我麻烦啊,还不如一次性买了。”

王宝玉半晌沒说话,那么多人才分了百分之十,如今程雪曼一个人就要占百分之一,事情一定非常难办。

“唉,你还是瞧不起我。”程雪曼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,幽幽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不是那么回事儿,这事儿董事会万万不会通过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我都不知道你个董事会主席是怎么当的,什么都说得不算,当初搞春哥药业,可是我第一个建议的,我也在公司里工作了这么久,后來的员工都能有股份,怎么到头來,我却什么都沒有呢,这么做,分明就是卸磨杀驴,无情无义。”程雪曼忍不住喊道,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。

王宝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在他的潜意识里,也觉得对程雪曼不够公平,沒有功劳也有苦劳,如今的情况,换了谁都会寒心。

“看起來,你已经全然不念旧情,你可以让情人冯春玲当总裁,可以让妹夫石临东当常务副总,也可以让田英入驻好莱坞,还可以让以前的对头进入集团工作,我算什么,难道在你眼里,我只是个臭婊-子吗。” 程雪曼越说越激动,使劲的捶着头。

看着眼前这位曾经的梦中情人,已经变成了这幅样子,王宝玉心中最后一丝坚持终于松动了,坚定的开口道:“雪曼,我对你的感情,你比谁都清楚,只是,岁月改变了太多东西,有些事儿无法挽回,但我一直视你跟别人不同,否则,我也不会一直坚持留你在身边的。”

“你心里还有我吗。”

“当然,为了你,我可是和冯总还有石副总发生过无数次的冲突。”

“宝玉,对不起,我收回刚才的话,也许都是我做的一直不够好,总是让你为难,但我一直在努力,你一定要相信我。”程雪曼抽泣道。

“好了,别哭了,吕云天的情咱不能欠,你想啊,你跟他什么交情,他能借给你三个亿,这里面肯定有蹊跷,而且全澳投资也一直对集团虎视眈眈,我做主了,我私人无偿转让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,谁拦着也不好使。”王宝玉豪气的说道。

“哈哈,宝玉,你还是那个宝玉,我爱你,哪怕给你做一辈子的情人都行。”程雪曼激动万分的说道。

“雪曼,有你这句话,就不枉费我这些年对你的感情,情人的事儿就算了吧,我还想做个好丈夫呢,好了,去洗洗吧。”王宝玉释然的说道。

程雪曼欢快的出去了,多日以來的压抑,似乎在这一刻终于化解,百分之一的股份不重要,她高兴的是,终于看到了自己在王宝玉心中的分量。

程雪曼那颗头颅再次高高的昂起來,原來现在自己依然魅力不减当年,跟吕云天说几句好话,一下子就是三个亿,肯定他心里是有自己的,对着王宝玉哭一场,那就是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,换做其他女人能行吗。

变更股份是隐瞒不住的,王宝玉翻來覆去的想了一个晚上,也沒想好如何跟冯春玲说,这件事儿肯定会引起冯春玲的极大不满,更何况,冯春玲才刚刚放过了程雪曼,再要求给程雪曼股份,还白给百分之一,听起來真有点得寸进尺的架势了。

第二天,王宝玉硬着头皮,來到了冯春玲的总裁办公室,吞吞吐吐的却说不出口,却是心里也在埋怨自己,还沒结婚就这么怕媳妇,还真不像个爷们儿,同时也后悔,不该脑门一热,又给了程雪曼希望,如果现在退缩的话,她又得在自己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“嘿嘿,媳妇,别太辛苦,钱什么时候也挣不完,还得注意身体。”王宝玉陪着笑脸说道。

“呵呵,还不是因为你啊,你要是个操心的主,我就天天躺家里当阔太太。”冯春玲嗔道。

“你才不是这种人,闲不住的。”王宝玉有一句沒一句的说话,冯春玲都沒法继续工作,忍不住问道:“宝玉,转來转去的,到底什么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