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70 签字生效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2270 签字生效

“我想问问这次募股的事儿。”王宝玉言词闪烁。

“挺顺利啊。”

“不是,我是说还有的员工沒有买上,该怎么处理。”

冯春玲一听这个,脸色立刻沉了下來,“你是为程雪曼求情的吧,她前科太多,沒资格要股份。”

“她也是元老了……”

“既然是元老,也该明白收敛,不要居功自傲,老是拿着这个说事儿,烦不烦啊。”冯春玲恼道。

“嘿嘿,多少也给点,媳妇,算给我个面子。”王宝玉拱手道。

“你的面子是多少股份。”

“我,我想将自己百分之一的股份赠给程雪曼。”王宝玉费力的说道。

“她有钱买吗。”

“以后慢慢还呗。”王宝玉到底沒敢说出來白给。

果然,冯春玲立刻怒了,拍着桌子道:“不行,绝对不行,百分之零点零零零零一都不行,这件事儿沒商量。”

王宝玉一下子愣住了,头一次见冯春玲如此的生气,但是,男人的尊严作祟,他立刻冷着脸道:“春玲,你这是跟谁拍桌子呢,是不是把你给惯坏了啊。”

此言一出,换上冯春玲愣了,自从南方回來之后,王宝玉总是言听计从,还是都一次如此冷脸相对,她幽幽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宝玉,你后悔让我当总裁了吧。”

“谈不到后悔,我只是不明白,为啥我任何事儿都不能做主。”王宝玉继续气咻咻的说道。

“你做主的事儿也不少啊,就是在程雪曼身上犯糊涂。”

“什么叫难得糊涂啊,这些股份是不少,但她也掀不起大浪來。”王宝玉说道:“春玲,你能不能别这么独裁啊。”

“你可真抬举我了,我们是一个集体,什么事儿也不都是我在完全做主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总之一句话,今天谁挡住也不行,股份是我自己的事儿,我愿意赠给谁,跟你们沒关系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怎么沒关系,这将会关系到全体股东的权益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什么全体股东的权益,那只是我个人的权益,你们分明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程雪曼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你这样做,谁能用平常心去看她,因为跟你关系暧昧,轻松就得了百分之一的股份,让大家伙知道,会怎么想。”冯春玲坚持道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让你很沒有面子啊,如果是那样的话,我就和程雪曼签个私人协议,以后分红时,我自己给她就是了,别人还都不知道。”王宝玉自作聪明的说道。

“荒唐,如果是那样我立刻走人。”

王宝玉气得压根痒痒,“你真的容不下她。”

“是她做事儿太绝,我对她已经够宽容的了,换上别人弄丢了春姐丸的配方,肯定会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。”冯春玲恼道。

“那件事儿不是也沒造成什么恶劣影响吗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总之,这件事儿我不会答应,董事会也不会通过的。”冯春玲坚持道。

“别总拿董事会压我,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,谁不同意可以出局,集团不缺股东。”王宝玉气哼哼道。

“你真的肯为一个程雪曼,跟全体股东都闹翻吗。”冯春玲冷冰冰的问道。

“是你们欺人太甚,赠与百分之一都不行,当初我假死的时候,把全部股份交给你,也沒见他们放个屁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哈哈。”冯春玲突然笑了起來,说道:“你不提我还忘了,那份股份转让书还在我这里,反正也沒写日期,只要我签字就立刻生效。”

“春玲,你……”王宝玉惊得几乎说不出來话來。

“宝玉,你已经沒有股份了,拿什么赠与程雪曼啊。”冯春玲冷笑着问道。

“你在开玩笑吧。”

“如果你之前也是在开玩笑,我也是,但是如果你沒有开玩笑的话,我也是认真的。”

“你……好吧,算我对你看走了眼。”王宝玉无比愤怒的摔门离开了。

回到办公室里,王宝玉几乎快要气疯了,冯春玲,老子如此相信你,你居然拿这个要挟老子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难道还想把老子搞成一无所有,惨淡出局吗。

一直等到天黑,也沒见冯春玲过來安慰自己,王宝玉的心几乎快要凉透了,无比郁闷的回到了家里,却是跟谁也不说话。

就这样僵持了一个星期,还是不见冯春玲有任何动静,王宝玉心生一股凄凉,完了,冯春玲彻底背叛了,唉,看來谁也不能信任,即便是如此爱着的人,谁让自己当初写下了那份转让合同,造成了如此难以挽回的局面。

都说老子心软,女人的心还能比老子硬,王宝玉打算走个曲线救国的路子,这天终于敲开了冯春玲的门,见王宝玉进來,冯春玲也沒抬头,一声不吭的继续忙碌着,能够看出,她似乎瘦了不少。

“春玲,从明天开始,我就不來上班了,春哥集团将完全属于你了。”王宝玉带着些凄惨的笑道。

“想去哪儿啊。”冯春玲一愣,开口问道。

“从哪里來回哪里去,我原本就是一个乡下的二流子,也许这个都市根本就不该属于我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跟我斗,就这么轻言放弃了。”冯春玲问道。

“如果换成别人,我一定不会饶了他,哪怕鱼死网破,但你不同,春哥集团就当做我对你曾经伤害的补偿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冯春玲冷笑了一声,又问道:“你难道不想跟我结婚了吗。”

“我现在是穷光蛋,而你坐拥亿万家财,高攀不起。”王宝玉叹了口气,也许是太投入,突然觉得浑身沒有一丝的力气,人生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被自己最信任的人算计了。

“你的私人户头上,可是还有三十亿呢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你要是想要,也都给你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如果你肯放弃赠与程雪曼股份,我就把那份转让书还给你。”冯春玲道。

王宝玉心里哇凉哇凉的,沒想到冯春玲这个时候还在纠结股份问題。

“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,我不喜欢任何人要挟我。”王宝玉转身背着手就往外走,如果冯春玲真的变了,变得眼里只有钱,何须再留恋她呢,所以,一定要离开这里,离开春哥集团,离开自己所有爱过的人。

刚到门口,就听见冯春玲从背后喊道:“宝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