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81 迷失的灵魂

混世小术士

“别装迷糊,美凤在你心中是有位置的,远比那个女人高,尽管你不承认,我却看得清清楚楚的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嘿嘿,这回你身边的所谓情敌都沒了,咱们也能踏实结婚了吧。”王宝玉也不解释,嘿嘿笑道。

“还有一个四眼。”冯春玲指了指代萌。

“其实你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她,我们只是哥们儿,纯哥们儿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唉,你的感情生活还真是混乱,好了,总算是晴天了,我今天肯定能睡个好觉。”冯春玲颇有深意的说道。

“嘿嘿,以后我天天搂着你睡。”

随后,又來了一切企业家朋友,纷纷过來跟王宝玉和冯春玲打招呼,热闹的场面中,沒人注意到一个细节,一个新疆人打扮的高大男人,胡子拉碴,推着一辆手推车,上面放着一块年糕,就停在路的对面,也不见他叫卖。

十点到了,一辆加长林肯缓缓的行驶过來,身穿白色西装的白英杰,连忙从酒店里跑出來,几步迎了上去。

车门打开,一身洁白婚纱的钱美凤,从车上款款的下來,高高挽起的发髻插着鲜花,精心化妆的俏脸,显得格外的漂亮,甚至可以用惊艳來形容。

哇哦,好漂亮的新娘子,新郎也很帅,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惊呼。

“瞧你,眼睛都看直了。”冯春玲羞恼的推了王宝玉一把,王宝玉这才讪笑着,也迎了过去。

接下來就是走红地毯,只要走过这几十米的红地毯,钱美凤就将真正属于白英杰,王宝玉暗自一声叹息,尽管他早有心理准备,但是,当这一刻真正到來之时,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。

“宝玉,今天很精神,很英俊。”钱美凤冲着王宝玉微微一笑。

“美凤,你今天也特别的漂亮。”王宝玉道,但是近距离观看,厚厚妆容下的脸庞还是显得有些阴晦,说不出來哪里不对。

“老公我是不是更精神,更英俊啊。”白英杰稍有不快,却呵呵笑着打岔道。

“还行吧。”钱美凤随口应了一句,挽着白英杰的胳膊,站在了红地毯上。

一阵鞭炮声过后,婚礼进行曲奏响,终于抱得美人归的白英杰,有些激动的跟美凤踏着节拍走向前台。

正当作为伴郎的王宝玉,跟着一起走上红地毯的时候,突然,那个卖年糕的新疆男人悄悄靠了过來。

这身打扮在人群里很是不和谐,服务生也看出端倪,上前问道找谁,新疆男人并不理睬,挤过人群就往前冲。

服务生不客气的拉住他,说道:“先生,这是尊贵客人的婚宴,不能吃霸王餐。”

新疆男人低吼一声,滚,势力狗,他使劲推开服务生,猛然一下子跃起,从怀中拿出了一把长长的尖刀,冲着王宝玉就扑了过去。

“王宝玉,今天老子杀了你。”男人咆哮的大喊着。

事情來得太突然,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,王宝玉转头一看,却立刻认出了这个男人是谁,正是阚振良。

婚礼现场人很多,王宝玉几乎无处可躲,眼看着尖刀就要刺向了王宝玉的后背,钱美凤却一把拉开白英杰,毫不犹豫的侧身挡了过去。

扑哧一声闷响,雪亮的尖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刺入了钱美凤的后背,立刻,鲜血从钱美凤的后背喷涌而出,溅满了洁白的婚纱。

“臭娘们儿,快闪开。”疯狂的阚振良,使劲拔出刀來,又冲着钱美凤的头猛击了一下,钱美凤倔强的回过头來,双手死死的抓住阚振良的裤管,虚弱而坚定的说道:“谁也别想伤害我的宝玉。”

说话间,钱美凤一阵心悸,侧脸往地上吐了一口血,一束婚礼彩光照在她这张精致的面孔上,纯净而凄凉,阚振良只是看了一眼这张俏脸,便呆住了,手中的刀子落地,“你,你是谁。”

“宝玉,快跑,宝玉……”说完,钱美凤再也支撑不住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这时,人们才吓得尖叫起來,小胆的还四处逃离,胆大的则上前试图制服这个男人,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,阚振良仰天发出了一声无比后悔的大喊:“啊,我怎么会对你下手呢。”

“救护车,救护车。”阚振良颤抖着手探了探钱美凤微弱的鼻息,歇斯底里的狂叫。

此刻,站在门前的露丝已经奔了过去,一脚将阚振良踢翻在地,愤怒的挥拳就打,阚振良并沒有任何反抗,仿佛像是一个死人一样,口中还在说道:“找了你这么久,我这是干了什么啊。”

就在刚才,阚振良终于找到了李可人画上的女孩,那个梦中的少女,钱美凤长得跟阚振良的妻子非常像,他被王宝玉忽悠去了新疆,苦苦寻找画中的女孩,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,还遭了大罪。

阚振良断定是王宝玉愚弄了他,无比恼羞的他,这才返回來想要杀了王宝玉。

只是阚振良沒有想到,自己寻找这么久的女人,竟然倒在了自己的尖刀之下。

被打得几乎快死的阚振良,被拖到了一边,王宝玉这才反应过來,随即呆傻的來到钱美凤身边,小声的喊了句:“美凤,快起來,快起來。”

钱美凤双目紧闭,已经沒了知觉,后背上的血还在不停流淌着,所有人都围了过來,王宝玉用手捂着钱美凤后背上的伤口,一时间手足无措,这一刻,他的大脑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。

“快送医院啊。”赶过來的冯春玲,着急的喊道。

白英杰也被吓懵了,听到冯春玲的喊声才反应过來,弯腰就要抱美凤,却被王宝玉狠狠的撞开:“走开,谁都不许碰美凤。”

神态恍惚的王宝玉奋力的抱起了美凤,一声不吭,向着车子疯跑了过去。

原本载着幸福新娘驶过來的加长林肯,回去时却变成了救护车,司机猛踩油门,一路闯红灯,向着市第一人民医院而去。

“美凤,快醒过來,不带这么玩的,你再这样,我可真要生气了,美凤,快醒过來。”车上,王宝玉神智不清的一个劲嘟囔,他的手颤抖的厉害,心跳的厉害,灵魂却已经随着钱美凤一块迷失了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