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282 放弃还是继续

2282 放弃还是继续

钱美凤一动不动,悄无声息,脸色却越來越惨白,脉搏越來越弱,王宝玉都要仔细探好几次才能探到。

王宝玉的精神防线也崩溃了,他终于嚎啕哭了出來,大声喊道:“美凤,你要坚持住啊,只要你活着,我什么要求都答应你,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。”

钱美凤的嘴角隐隐浮现出一丝微笑,王宝玉才真正意识到,钱美凤是多么的爱他,甚至不惜生命的代价,而他,也同样无法放下钱美凤,这么多年的感情,钱美凤就像是他的生命。

下车后,王宝玉又抱着钱美凤跑进了急诊室,立刻医生护士们都围了上來,将钱美凤抬上了车子,推进了手术室。

王宝玉扯过一名医生,喊道:“医生,你一定要救活她,多少钱都行。”

“你以为钱就能解决一切问題吗,我们会尽力的。”医生冷冷的抛下一句话,进了手术室,门一下子被关上了。

王宝玉这才呆呆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这才发现衣服全部都湿透了,随后,家人们都赶了过來,贾正道和林招娣都哭成了泪人一般,如果不是刘玉玲使劲拉着,他们甚至都想冲进手术室里。

白英杰也赶來了,他默默的将美凤掉落的一只红皮鞋递过來,一脸黯然的坐在王宝玉旁边。

“宝玉,美凤会醒过來的。”

“当然会醒过來。”

白英杰擦掉眼里的泪水,拍着王宝玉的肩膀道:“你真不该错过她,美凤心里装得全是你,再也沒有别的男人一点位置。”

王宝玉也不说话,白英杰叹了口气,不舍的扒着手术室的门看了又看,终于迈开坚定的步伐,离开了医院。

“女儿啊,就让娘用这条老命换你吧。”林招娣哭喊道。

“爹的也行,只要你能活着。”贾正道也真情流露,泪眼婆娑。

“美凤这么善良,一定会沒事儿的。”刘玉玲不停的劝着,但也忍不住泪水直流,走过來对王宝玉道:“快去洗洗,瞧你的脸,全是血迹。”

王宝玉这才起身,无神的去卫生间洗净了脸,刚一出门,王琳琳领着多多也赶來了,钱多多上前一把扯住了王宝玉。

“我妈呢,我妈呢。”钱多多到底是钱美凤的女儿,拼命忍住眼里的泪水,在手术室前面大喊大叫,王琳琳哭着劝了好半天才把她拉回來,“多多,别影响医生做手术,你妈妈一定会沒事儿的。”

“姑姑,流那么多血,肯定是伤到要害,我已经长大了,什么都明白。”钱多多咬住嘴唇说了一句让大家都心碎的话,回头看见王宝玉,钱多多走到她跟前,愤怒的喊道:“这回你满意了吧,你为了娶别的女人,非得把她给逼死吗,王宝玉,你是世界上最混蛋最混蛋的爸爸。”

多多的话,让在场的人所有人都愣住了,刘玉玲愣愣的问道:“多多,你刚才喊舅舅什么。”

“哼,他不是我舅舅,我妈为了他,等了十几年,等得命都沒了,王宝玉,我恨你,我恨你。”多多到底沒忍住,哭了起來。

“宝玉,多多说得是真的吗。”贾正道问道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儿。”一向慈爱的林召娣,也气得直跺脚。

王宝玉的眼泪再次流了出來:“多多不是杨纬的孩子,而是我跟美凤的。”

“你,你瞒了我们这么多年。”林召娣气得全身哆嗦,扬手在王宝玉脸上扇了一巴掌,打在儿身,痛在娘心,林召娣痛心的看着儿子脸上的手指印,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,嘴里哭喊着:“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。”

刘玉玲也是痛心不已,但也说道:“对,打死他。”

“你这臭小子,真是无情无义,你害了美凤一辈子。”贾正道气得浑身颤抖,劈头盖脸的冲着王宝玉就打,王宝玉也不躲,干爹说得沒错,自己对美凤就是无情无义,今天的结局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。

到底还是母亲心疼儿子,看着儿子的脸都肿了,贾正道被两个母亲拉开,还是在那里坐着呼呼的喘粗气,王琳琳也过來埋怨道:“哥,你都干了些什么啊,也就美凤姐傻,苦了十几年。”

王宝玉缓缓站起身,噗通一声在亲人们面前跪下,哽咽道:“爹,娘,我知道错了。”

“宝玉,妈也为你感到失望,美凤是多好的孩子啊,如果美凤真出了事儿,你这一辈子也会过不好的,偿还不起的情债啊。”刘玉玲也感叹道。

王宝玉垂着脑袋,使劲抓着自己的头发,钱多多还想骂王宝玉两句,却被王琳琳拉开了:“多多,别理那个阴谋家。”

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说风凉话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这是实话,多多,别哭了,怪不得大家都说你长得像我,你可是我亲侄女,以后姑姑的遗产也有你的一份。”王琳琳将钱多多给拉开了。

无影灯下,面无血丝的钱美凤,宛如一尊玉雕一般,一动不动,医生护士们在满头大汗的忙碌着,消毒、止血、缝合、随着殷红的血液不断输入,钱美凤的脸色渐渐好了很多,却还是沒有任何反应。

在无比煎熬中等到了天黑,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,医生一脸疲惫的走了出來,众人立刻围了上去,焦急的问道:“医生,怎么样了。”

“幸好送來的及时,命算是保住了,其中一刀伤了左肺,已经处理好了,但打在后脑的那一下却不容乐观,大脑皮层受损,你们是选择放弃,还是……”医生欲言又止。

“什么叫放弃啊,大夫,你啥意思啊。”王宝玉咆哮问道。

“病人,可能会成为植物人。”医生停顿了下说道。

“不……”王宝玉不甘的喊道:“大夫,无论什么代价,我们都让她活着。”

“注意克制情绪,病人尚未度过危险期。”医生冷声警告道。

“你是说,我妈要一辈子躺着。”多多已经知道植物人是什么意思,抓着医生问道。

“也有醒过來的例子,还要看后期的照顾情况,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。”医生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