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00 百亿富翁

2300 百亿富翁

“当然,盛大投资言出必行,给我们一周的时间。(/ )”老者道。

一场雷人的投资拍卖会就这样收场了,随后,盛大投资签订了投资协议,之所以向后拖了一周,那是因为,他们自己并沒有这么多钱,还要融合其他两家投资机构才行。

王宝玉一时间还是转不过弯來,极力保持平静表情离开后,坐在冯春玲的办公室里就不住的傻笑。

“笑什么,宝玉,咱们成功了。”冯春玲兴奋的过來,一把揽住了王宝玉的脖子,使劲在他的脸上狂亲。

“这么说,我成了真正的百亿富翁了。”王宝玉拉着冯春玲的手道。

“好几百亿啊,呵呵,我当时都快坐不住了,想跑出去大笑一场,只不过,你跟临东都傻掉了,最后还得是我出马。”冯春玲嘲笑道。

“嘿嘿,所以说这个家以后就交给你打理,我跟临东辅佐。”王宝玉环住冯春玲的腰开心的说道。

“我可不敢,你这个身价,足可以买下一座小岛,成立一个小国家。”

“可以娶很多媳妇,生一堆娃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。

“你敢。”冯春玲瞪起了眼睛。

“唉,只是这么多钱,也不能唤醒美凤。”王宝玉又想到钱美凤,立刻沒了笑脸,又是一阵的摇头叹息。

“是啊,金钱并不能换來一切。”冯春玲也是面现黯然之情,她的伤感是,在王宝玉的心里,百亿美元似乎并沒有钱美凤醒來更重要,她跟宝玉之间的感情,又该如何去处理。

“春玲,我现在脑子很乱,公司的事儿都交给你來处理吧,我先把这个好消息去告诉美凤,让她也高兴高兴。”王宝玉说着拿起外套,晕头转向的就奔向医院,身后的冯春玲一脸落寞,她环视自己这间大办公室,头一次觉得,这里才是她的家,只有在这里,她追寻的目标总能一个个被实现。

“美凤,你猜今天公司怎么融资的。”医院里,王宝玉拉着钱美凤的手傻呵呵的问道。

“傻大妞,猜不到吧,哈哈,老子搞得是拍卖融资,你再猜,最后融到多少钱。”

钱美凤面无任何波澜,王宝玉爱惜的抚摸着她的脸庞,兴奋的说道:“你肯定还是猜不到,告诉你吧,是一百亿美元,美元你懂什么意思不,一美元可以换六七块人民币,美凤你也吓到了是不是,嘿嘿,听说有了这些钱,我就可以买个小国家当皇帝,你來当皇后行不行。”

“美凤,你不高兴啊,那我就只要你一个皇后,带上春玲行不行,只要一个皇后一个妃子,美凤,你怎么不理我,你说话啊。”说着说着王宝玉忍不住又呜呜的哭了起來,即将迎來自己的人生巅峰,但是却沒有美凤陪着他一起见证这个成功的时刻。

一周之后,盛大投资的百亿美元到了春哥集团的账户,所有人都沸腾了,那些购买过内部股份的员工们,兴奋地几乎要睡不着觉,要知道,即便集团沒有上市,他们手中的股份,也翻了近十倍的价值。

大家不再抱怨了,私下的小算盘打得更响亮,买什么房子啊,赚那仨瓜俩枣的,还不够费心的,幸亏当初买了春哥药业的股份,现在大家都成了有钱人。

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,用得最多的词汇,就是“奇迹”二字,市委书记阮焕新高兴的打來了电话,祝贺春哥集团的融资成功,他已经看到了平川市的大繁荣和大发展,省里更是无比重视,甚至希望春哥集团能够落户省城,地点随便选,甚至省政府都可以迁址。

“臭小子,你还真是个商业奇才啊。”李专员沒了以往严肃的语气,笑呵呵的打來了电话。

“嘿嘿,运气好而已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好好的发展,国家看好你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那个,将來长生丹的审批,是不是也能开绿灯啊。”王宝玉讨价还价道。

“应该沒有问題,包在我身上。”李专员拍胸脯道,又说:“对了,有了这么多钱,上市的风险就会小了很多。”

“上一次上市的搁浅,就是因为黑手党的单自行,哼,这回我倒是有兴趣跟他斗上一把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上次的决定是正确的,其实,我沒跟你说,为了你的上市,港区政府也准备了一笔钱救急,现在看來,是用不着了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你怎么不早说。”王宝玉恼道。

“嘿嘿,我们当然希望你们能自己解决问題,对了,千万别偷税漏税,还有,西电东送,南水北调都需要资金,你们可不能袖手旁观啊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好说,好说。”王宝玉笑呵呵的扣了电话,牛气十足。

在大洋的彼岸,黑手党金牌头领单自行呆坐在办公室里,一脸颓废,全然沒了傲气,跟一个拥有千亿人民币的集团对抗,难度是可想而知的,多次的斗争下來,非但沒有搞倒王宝玉,反而让这小子越做越大,他不甘心,黑手党们更不甘心。

“跟咱们有关系的投资公司有多少家。”单自行问旁边的一个年轻人。

“十五家。”

“能动用多少钱。”

“二百亿美元。”

“那就还有希望。”单自行又有了信心,他还是想在股市上翻云覆雨,让王宝玉的资产烟消云散。

“必须要对王宝玉采取激烈的行动。”一个矮胖的秃顶外国人进屋來,怒气冲冲的说道,此人正是黑手党的另一个头领,名叫尼古拉斯。

“有什么用,那小子命大着呢,刘宇逍、你培养的庞无忌,还有你那个手下老猫,不都是折了吗。”单自行不屑道。

“你这一套也沒有效果啊。”尼古拉斯道。

“哼,中国有句老话,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,我就不信了,只要他经商,我早晚将他打回原形。”单自行道。

“那我们就看看,到底谁的方法更有效。”尼古拉斯转身气咻咻的离开了。

“笨蛋,马上就让你看看老子的本事。”单自行骂了一句,吃了一粒降压药,闭上眼睛,摆了摆手,那个年轻人立刻知趣的退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