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01 装病

2301 装病

春哥集团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,如何使用还真是个问題,经过董事会的几次研究后,又跟瀚海投资及盛大投资进行了沟通,原本的投资部,改为春哥集团下属的春哥投资公司,将花不了的钱用于项目投资。

真是风水轮流转,以往都是春哥集团四处融资,现在居然也干起了投资,倒是王宝玉等人从來沒有想到的。

为了避免产生过大的风险,股票、基金、期货等市场,春哥投资并不涉足,反而立足于投资中小企业,让久为资金困扰的中小企业燃起了希望。

一时间,投资项目书如同雪片一般的飞來,内容五花八门,有餐饮、旅游、农贸、医药、科技创新,甚至还有发明专利的个人。

按照王宝玉的想法,当然是优先考虑平川市的企业,毕竟这里是春哥集团的根据地,几年后,平川市超过几乎半数的私营企业,都跟春哥集团有关系,以至于市委书记阮焕新都自嘲的说,春哥集团比他说话好使,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
这天,王宝玉刚刚上班打开电脑,就弹出了新邮件的提示,打开一看,正是单自行发來的。

一看邮件上的内容,王宝玉一阵头大如斗,脸上顿时罩上了一层寒霜。

“宝玉老友,恭喜再次融资成功,鄙人深感佩服,贵集团人才济济,将來必然前景无限,可怜我老伴早逝,风烛残年倍感孤单,还好,有田英的歌声相伴,时间久了,就开始喜欢这个女孩子,那个,我准备跟她一起生活,祝福我们吧,对了,吃黑芝麻有利于白发变黑。”单自行在邮件中无耻的写道。

“老狗。”王宝玉愤怒的骂了一句,这封邮件的意图很明显,那就是想让田英做他的妻子,想到他老皮老脸的样子,就让人觉得一阵恶心。

都怪田英,勉强跟天鹅挂上边,还是只黑天鹅,真是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,哎,说到底还是自己不谨慎,答应把田英留在了美国,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王宝玉是万万不肯让单自行的阴谋得逞。

抽了好几支烟,王宝玉还是打定了主意,打印了这封邮件,來到冯春玲的办公室。

“这个人在打田英的主意。”冯春玲也是一惊。

“春玲,都是我当初沒听你跟临东的话,真不该把田英留在美国。”王宝玉懊悔道。

“可是,我们目前也是爱莫能助啊。”

“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也要把田英接回來。”王宝玉坚定的说道。

“宝玉,好莱坞进去难,出來更难,这肯定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”冯春玲犹豫道。

“不差钱。”

“宝玉,现在公司越來越正规,你怎么说话还是这么孩子气。”冯春玲嗔道。

“田英跟我从小玩在一起,我又如何忍心让她嫁给一个老头子呢,而且单自行也不会对她多好,肯定是利用她來威胁我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也许田英也未必同意呢,单自行年纪不小了,田英怎么会看上他。”

“哎,这样麻烦更大,如果田英不答应,怕是连命都保不住,春玲,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人。”

冯春玲沉默了半晌,也知道王宝玉最近的心情始终不好,又看着他那一头白发,到底不忍心跟他吵架,艰难的点头道:“好吧,我马上安排人跟好莱坞那边联系,但是田英的工作还需要你來做,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。”

“春玲,谢谢你。”王宝玉说了一句,转身回屋去了。

要想做通田英的工作,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,毕竟对于一个艺人而言,能够进入好莱坞是梦寐以求的事情,又怎么肯轻易放弃呢,当然,更不能拿黑手党吓唬远在国外的田英,这小妮子,说不准会干出什么傻事儿來。

想來想去,王宝玉还是先打电话找到了田英的父亲田富贵,开口道:“田叔,想英子了吗。”

“就这么一个女儿,能不想吗,这不,最近鼓捣了一台电脑,偶尔还能视频,哎,你婶子看一回就哭一回,还不如不看。”田富贵不住叹息。

“我准备让英子回來,你是什么意见。”王宝玉直接说道。

“那当然好,这孩子烫了一头的黄头发,看着就别扭,哪里有咱们国家好啊。”田富贵叹气道。

“头发啥颜色都沒关系,主要是国外太乱了,不如待在咱们自己国家安全。”

“我就这么想的,只是那个死丫头吃了秤砣铁了心,哎,都怪我沒出息,让英子吃了那么多苦,现在她就跟着了魔似的,一门心思就想着出名。”田富贵说到这里声音一度哽咽:“宝玉,现在也就你能把英子叫回來。”

“嘿嘿,田叔,你要真想英子回來,那一定要配合我,我看这么着,就说自己病了,说得越严重越好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这能行吗,昨天视频我还活蹦乱跳的呢。”田富贵犹豫道。

“病來如山倒,就说今天刚病得。”

“英子多精啊,那眼睫毛都是转打过的,要是装不像……”

“田叔,我之所以要把英子叫回來是有原因的,就实话告诉你,你也别对英子说,一个很坏的老头看上了英子,咱们总不能让英子嫁给比你年纪还大的老家伙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有这事儿,呸,外国人怎么都兴这个,半老头子还想娶大闺女。”田富贵气哼哼的说道。

“年纪大点也无所谓了,关键是这个老头作恶多端,早晚得砸监狱蹲着去,咱家英子咋说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,你说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国外受苦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就是想爹娘也见不到面,甚至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沒有,哎。”王宝玉故作感叹。

“那怎么行,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,也不能让他得逞。”田富贵顿时怒气冲天。

“赶快装病,把以前用过的尿不湿再穿起來,就说那个什么……”王宝玉想了到了一个词,又说:“就说是尿毒症。”

“好,我马上跟你婶子说。”田富贵立刻答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