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09 植物狗

2309 植物狗

“宝玉,我求求你,不要再折腾了。”冯春玲找到了王宝玉,几乎用哀求的口气说道。

“我是绝不会放弃美凤的。”王宝玉很固执的说道。

“沒有人想放弃美凤,可是你这么闹腾下去,人心会散的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我管不了那么多,我只知道美凤整天躺在那里,吃喝拉撒都沒反应,看上一眼都觉得这里非常难受。”王宝玉捂着胸脯道。

“唉。”冯春玲又是一声长叹,说道:“宝玉,我知道你对美凤的感情,她是我的好姐妹,我又何尝不怜惜她,可是,你总应该为大家想想吧。”

“春玲,你不用劝我,如果不能唤醒美凤,我这辈子都将是毫无快乐可言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你还想娶我吗。”冯春玲终于问道。

王宝玉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只能随口搪塞道:“等美凤醒了再说吧。”

“如果美凤这辈子都不醒,我们要一辈子都维持现状吗。”冯春玲有些发火的吼道。

“你别说了,我心里很乱,我想,你也不愿意守着一个心里始终惦记别的女人的男人吧。”王宝玉使劲捶了几下头,趴在了办公桌上,几乎又要落下泪來。

“宝玉,对不起,我不该逼你的。”冯春玲看着王宝玉如此可怜,到底还是不忍心,过來轻轻摸了摸这一头的白发。

“春玲,你沒有错,从來就沒错,都是我该死,不但害了美凤,也让人寒心,还把生活搞成了一团糟,多多到现在不肯认我,我除了钱什么都沒有,什么都沒有。”王宝玉痛苦道。

“好了,上天一定会眷顾好人,相信美凤一定会醒來的。”冯春玲说了一句,转身出去了。

就在王宝玉折腾了一大圈,几乎要陷入绝望之时,一个外国人來到了他的办公室,又让他燃起了希望。

这是一个矮胖的法国人,名叫肖恩,圆脸、小眼睛外加秃顶,貌不惊人,不苟言笑,倒是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,他自称是法国某知名医疗机构的医生,还是神经脑外科的博士。

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,肖恩拿出了自己的证件,只是王宝玉连英文也认识不了几个,法文更不用说,一个也不认识。

“王先生,我有过治疗植物人的经验,希望能帮上你的忙。”肖恩腰杆站得笔直,开口道。

“治好过几个。”

“共接触过二十三个,治好五个。”

“也沒全治好啊。”

“但是这个比例比起医院的治愈率,可是要提高了十几倍。”肖恩一脸自负。

“好啊,只要你能治好病人,钱绝对不是问題。”王宝玉高兴的说道。

“治疗植物人需要一段时间,我希望你能给我安排一个单独的住所,最好是单独的房子,还有相关的实验材料。”肖恩道。

“这些都是小事儿。”王宝玉道,又问:“那个,我们积极配合你,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啊。”

“三个月,我的签证就这么长时间,到底能治疗到什么程度,我不敢保证。”肖恩说道。

王宝玉很欣赏这个医生,至少人家说话很实在,沒有开口就吹牛一定能治好,而且还给出了合适的期限,不至于盲目无果的等待。

于是,王宝玉立刻安排下去,给肖恩租住了一栋别墅,随后,又带着肖恩來到了医院看望美凤。

肖恩换上了白大褂,很认真的对钱美凤进行检查,用橡胶的小锤子四处敲打,观察着美凤的反应,过了好一阵子,肖恩才有些轻松的说道:“她的症状并不严重,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“肖医生,你说的是真的吗。”王宝玉激动的握住了肖恩的手。

“我是名医生,我为自己的话负责。”肖恩认真的说道。

“肖恩医生,如果你能治好她,要什么我都给你。”

“钱只是一个方面,作为一名医生,治好病人是工作,也是成就。”肖恩道。

接着,肖恩便住进了别墅里,这个地方离王宝玉的家里并不远,为了表示诚意,王宝玉还给他配了一辆车,做实验的用品更是按照他的要求,买了一大堆。

肖恩表示,轻易不要让人打扰他,毕竟有关的实验,需要全神贯注。

为了稳妥起见,王宝玉还是找人翻译了肖恩提供的材料,又打电话咨询法国的医院,院方表示,确实有肖恩这名外科医生,最近请了长假。

钱美凤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,王宝玉特意找了小护士白云飘,偷偷叮嘱她,如果肖恩单独前來看望美凤,一定是在她的陪同下才行,毕竟不知根不知底的外国人,心里不托底。

“还用你说啊,未经许可,特护病房是不允许随意探视病人的。”白云飘道。

“嘿嘿,飘飘,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姑娘,來,这卡里有几万块钱,拿着自己买点东西去吧。”王宝玉高兴的就往白云飘手里塞。

只是这个小妮子很犟,不肯接受王宝玉的钱,坚持说道:“这本來就是院方的规定,你尽管放心好了。”

“嘿嘿,说实话,你不收钱,我还真有点不放心。”

“呵呵,王董,病人在医院出了问題,我们也是要担当责任的。”白云飘微笑道,王宝玉也只得作罢,说是这个人情暂且记下,以后一定报答。

对于王宝玉此次举动,冯春玲并沒有干涉,她也希望能出现奇迹,美凤一天不醒來,不只是王宝玉,包括自己都是巨大的折磨,只要美凤醒來,一切都会尘埃落定。

“美凤,我又给你请了个外国医生,不贪财,看着挺高级的,嘿嘿,再耐心等待三个月,相信你就能好起來。”王宝玉紧紧握着钱美凤的手,冲着她的脸又使劲亲了几口。

尽管王宝玉对钱美凤的病情很着急,但肖恩似乎并不急迫,心安理得的在别墅里住了下來,抽空还自己煎制牛排,王宝玉得知这些消息,心急如焚,坐立不安,好在只有三个月等待时间,否则这能把人逼疯。

几天后,肖恩终于打來了电话,并提出了两个要求,第一,需要一批麻醉剂;第二,需要两条狗,一只是正常的,一只最好是无法动弹的“植物狗”,留作做实验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