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10 两种方法

2310 两种方法

王宝玉立刻答应,只要美凤能好起來,付出两条狗命又算得了什么,别说,正常的狗好买,所谓的“植物狗”却不好弄,费了好大的劲儿,才总算是在一个杀狗饭馆前买到,卖狗的也不是傻子,毫不客气的要了三倍的钱。

麻醉剂却费了一番周折,这毕竟是限制性药品,托了些关系,才算是从医院里弄到了几盒,医院却要求必须将瓶子送回來。

两条狗和麻醉剂送到之后,肖恩立刻紧闭了院门,整晚的屋里亮着灯,似乎进入到疯狂的实验阶段。

王宝玉满怀期待的等着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可是一个月后,还是不见肖恩动静,他到底坐不住了,驱车來到肖恩的这处别墅。

敲了好半天的门,肖恩才穿着白大褂出來,表情上并无一点笑意,王宝玉已经习惯了这个不苟言笑的法国人,微笑着开口道:“肖恩医生,打扰了。”

“有什么事儿吗。”肖恩开口问道,但还是站在门口,似乎沒有欢迎进來的意思。

“病人躺在**,我这不是心急嘛,想过來看看进度如何。”王宝玉换上副笑脸。

“那,就跟我來吧。”肖恩微微皱皱眉,还是前边引路,來到房门前。

一只狗就蹲在门口,还冲着王宝玉汪汪叫了两声,看起來这只正常狗已经被当做看门狗,肖恩冲着它摆摆手,它便很听话的夹着尾巴躲到了一边。

别墅内简直堪称干净到极致,不光是一尘不染,甚至连桌布都不见一个皱褶,看哪里都是规规矩矩,比起李可人请的家政都不知道要强多少倍。

肖恩也不说话,一路带着王宝玉來到楼上的一个房间内,用钥匙打开了房门。

房间内空空荡荡的,只有一条狗躺在地上,肖恩蹲下身來,从兜里先是摸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在狗的眼前晃悠了几下。

王宝玉惊奇的发现,这只植物狗的眼神,居然随着手术刀的晃动,跟着转悠了起來,而且,眼神中似乎还充满了惊恐。

“有效果了。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。

“嗯,实验还很顺利。”肖恩应了一声,又拿出橡胶小锤子,在这只狗的腿弯和脖颈击打了几下,这只狗竟然蜷缩起腿,口中发出了嗯啊的哼声。

“肖恩医生,它居然有反应了。”王宝玉很惊喜的问道,尽管他不愿意将这只狗跟美凤产生联想,但有一点毋庸置疑,肖恩博士能够让这只狗有反应,那就非常有可能治好美凤。

“用不了一个月,它应该就能站立行走。”肖恩非常自信的说道。

“肖恩医生,你真了不起。”王宝玉不由上前激动的握住了肖恩的手。

肖恩似乎有洁癖一般,连忙抽回來了手,又带着王宝玉下楼在客厅上坐好,这才开口道:“一般來说,植物人都是大脑皮层受损,导致神经传导出现问題,因此,只要将这些受损的皮层及神经修复了,病人就会跟正常人沒有任何区别。”

肖恩说着,一只手还看似随意的摆弄着手术刀。

“那应该用什么方法呢。”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。

“方法无非有两种,一种是促皮层神经恢复的药物,这个时间可能要长一些。”肖恩道。

“大概需要多长时间。”

“这种方法,康复期大概需要三年,要知道,神经的修复是非常缓慢的,药量也是有非常严格的控制。”

“还有一种方法呢。”王宝玉觉得三年时间还是太长。

“这个方法最为直接,立刻见效。”

“立刻见效,好啊好啊,就这种,需要准备什么东西。”王宝玉激动的直搓大腿。

“只需要一间手术室进行一场手术,那就是把病人的颅骨剖开,找到病患部位,直接进行修复。”肖恩缓缓说道。

把头骨剖开,这也太危险了吧,万一美凤有个三长两短,怕是后悔都來不及,王宝玉稍稍犹豫,问道:“你在你们国家做过类似成功的手术吗。”

肖恩挺实在的摇摇头说道:“尚未普及,要知道,重大的医学研究成果都不是在医院通过手术來证明的。”

王宝玉点点头,这个他信,但还是表态说道:“采用第一种方法吧。”

“第二种方法虽然看似风险比较高,但是你的病人各方面情况都较好,具备手术条件,如果手术顺利的话,很快就能恢复健康。”肖恩还是更倾向后者。

“沒关系,我们可以等。”王宝玉作为病人家属,想的当然都是手术不顺利的后果。

“好吧,就按家属的要求來。”肖恩点头道。

不知道为何,王宝玉只觉得呆在这个屋子里很不舒服,身体总有一种说不清的痒感,也可能是对方过分干净的原因,就觉得自己是个肮脏的细菌源。

既然得知了肖恩的工作进展,王宝玉也不想再耽误时间,果断的起身告辞。

肖恩还是面无表情的将王宝玉送出了门,随即,大铁门咣当一声,就关了个严严实实。

操,不就是个洋医生吗,领导见了我还都客气的,你跟老子装啥逼啊,信不信老子装逼能吓死你啊。

不过,王宝玉到底还是忍住火气沒有踹门,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,稍安勿躁,医学狂人都这德行,既然有求于人,那就得隐忍,我忍,我忍,忍,忍忍。

回到办公室里,王宝玉还是觉得晕晕乎乎的,不知不觉居然就躺在椅子上睡着了,甄优美小心的给他盖了个毛毯,也沒敢叫醒他。

梦,做得格外混乱,几乎记不住什么,反而沒有开心事,一觉醒來,已是红日西沉,王宝玉揉了揉眼睛,又伸了伸胳膊,浑身疲惫的起身來,开车去看望钱美凤。

刚到病房门口,恰好小护士白云飘从里面走了出來,拉住王宝玉说道:“下午的时候,那个肖恩來过。”

“下午,你怎么沒给我打电话啊。”王宝玉有些吃惊。

“打了,沒人接。”白云飘说道。

王宝玉这才记起,下午自己困得厉害,什么电话也沒接上,“他给美凤做检查了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