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315 精神病医院

2315 精神病医院

一定是肖恩把自己送到这里來的,难道说,从此这个世界上,就再也沒有王宝玉这个人吗,家里人肯定都得急坏了,但也不会有任何线索。

王宝玉重重闭上眼睛,不愿再继续想下去。

就在这时,突然传來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,一名小护士的脸出现在门口的小窗户中,王宝玉一看,正是白云飘。

王宝玉欣喜异常,连忙高声喊道:“白云飘,快來救救我。”

白云飘推门进來了,手中还推着放满了瓶瓶罐罐的车子,她冲着王宝玉抿嘴一笑,略带埋怨道:“你这个病人还真难缠,又到该吃药的时间了,对了,我不叫白云飘,我叫晶晶。”

“我不管你叫什么,快放了我。”王宝玉挣扎道。

“那可不行,那要违反医院的规定,來,再吃药平静一下。”白云飘说着,从车下拿出了一粒药丸。

“你为什么让我吃药,是不是你也被那个疯狂医生下了药。”王宝玉惊恐的问道。

“说什么呢,我又不是病人,当然不需要吃药,來听话,张大嘴巴,啊~”白云飘将药送到王宝玉嘴边。

“我不吃,我沒病,快放了我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來这里的人,都说自己沒病。”白云飘吃吃的笑道。

“这是哪里。”

“平川市精神病院啊。”白云飘道。

王宝玉顿时一呆,随即怒吼道:“什么,老子不是精神病,老子是个正常人,我跟你姐很熟,你快放了我,老人有上百亿,你要多少都给你。”

“唉,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我是独生子女,沒有姐姐,而你也沒有上百亿,你的妄想症好像越來越严重了,除了焦虑不安,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反应沒。”白云飘叹了口气问道。

“什么妄想症,你们分明是迫害,老子明明拥有春哥集团,还有八十八层的春哥大厦。”王宝玉吵嚷道。

“醒醒吧,我知道你说的什么。”白云飘伸手在王宝玉的枕头下面,拿出了一个宣传画册,封面上的图片就是春哥大厦,下面还有一行字:春哥集团董事长石临东,携全体员工,诚邀各方合作洽谈。

“看看这个,你就知道那一切都是你自己凭空想出來的,石总好帅啊,要是能嫁给这样的人,真是幸福。”白云飘摩挲着宣传画册说道。

“不,石临东明明是我的妹夫,是集团的副总,他怎么当上董事长的啊。”王宝玉痛苦的喊道,难道说这一切都是石临东的阴谋吗。

“就是人家的企业,他还是平川十大杰出青年呢,石董家世显赫,能力非凡,听说他们的产品还要走向世界呢,真是为国争光。”白云飘道。

“不对,你说的都不对,求求你,把我那些女人们叫來,钱美凤、冯春玲、夏一达、代萌,甚至程雪曼也行。”王宝玉着急的喊道,他相信这些女人一定会出手救他的。

“唉,还真是痴情,你的那些女人,不都在墙上吗,她们可是陪了你好多年了。”白云飘指了指一侧的墙壁。

王宝玉转过头一看,只见墙上贴满了美女的大头贴,每个大头贴的下面,还都标注着名字,除了钱美凤、冯春玲、夏一达,甚至他还发现了马晓丽、叶连香、林玥等字样,每个美女都那么熟悉,都摆着造型,微微笑着,而离他最近的,赫然就是程雪曼。

不,这不可能,王宝玉痛苦万分,难道说所有的一切,都只是自己的幻觉吗,不行,这一定是一场巨大的阴谋,是有人想要试图抢夺春哥集团的财产,必须去阻止他们,还有,美凤还躺在病**,我一定要去救她。

“白云飘。”

“叫我晶晶。”

“晶晶,我怎么恍惚记得,我是去救你的,后來被那个肖恩给偷袭了,你是怎么逃出來的啊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呵呵,我照顾你好几年了,感谢你在幻觉中还想着救我,肖恩医生刚才还來看过你,他就是医院的院长啊,他这个人可真是好人,给你免了不少的药费呢。”白云飘如此解释道。

王宝玉一阵摇头,根本就不信,反而吵嚷道:“他是个坏蛋,你千万不能相信他。”

“就知道不该跟你废话,來,乖,把药吃了,吃完了药,咱们再编美凤的故事好不好,上次你说她变成了植物人,是不是快要好了啊。”白云飘哄孩子般的口气,又端过一杯水,再次将药丸递到王宝玉的嘴边。

“什么编故事,钱美凤就是病了,对了,你不就是市医院的护士吗。”王宝玉试探的提醒道。

“哎,连精神病人都知道我的工作太苦太累,工资还不高,要是能到市医院当护士该多好啊,可惜我沒那命,我还有很多事儿呢,赶紧吃药。”软的不行,白云飞掰开王宝玉的嘴巴,就想硬塞。

老子才不吃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就在这时,王宝玉突然猛往前伸了一下脖子,一口咬住了白云飘的手腕,白云飘哎呀一声惨叫,水杯碰到床沿,碎裂开來。

“你这个病人,可真是难伺候,你打坏了那么多东西,你家穷得什么也赔不起,真是辜负肖恩院长对你的照顾,你就自己在这里幻想总裁美女豪宅吧,哼。”白云飘气鼓鼓的走开,随即又拿着扫帚清理了地面和床铺。

一切又恢复了如死一般的寂静,王宝玉尽量维持着大脑的清醒,苦思冥想出去的办法,突然,他的手似乎摸到了一件光滑的东西,立刻高兴了起來。

正是一块玻璃杯的碎屑,王宝玉忽然有种感觉,这是白云飘故意留给自己的,嘿嘿,小丫头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,不错。

王宝玉吃力的弯着手腕,不停的划着那里的绳子,累的手酸了,就歇一歇,然后接着割,终于,手腕上的绳子被割断了,一只手被解放了出來。

王宝玉心中大喜,连忙用这只手解开了全身的绳子,顿觉浑身轻松,立刻跳下床去。

门并沒有锁上,应该也是白云飘故意如此的,身穿条纹病服的王宝玉,小心翼翼的出了门,看见一条空荡荡的走廊。